订阅麦研图书馆可查看更多主题文章哦!


作者:周详(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助理教授)

原标题:《面向区域:大学发展的战略选择》


本文共2469字,阅读大约需要3分钟。


 无论是河北雄安新区的成立还是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的建设,都昭示着疏解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的计划已提上日程。承接北京高校功能疏解,首先应是服务于当地产业发展的需要,和新区产业高度相关的院校应是重点承接对象。由此可见,北京的部分高校理应一马当先,筹划分校区建设,以促进京津冀地区经济发展。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通州校区、北京电影学院怀柔校区、北京城市学院顺义校区等,均已列入北京市2017年重点工程计划中的“非首都功能”疏解项目;中国传媒大学成立雄安新区发展研究院;北京农学院与通州区农委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紧跟时代,顺应潮流。大学改革发展的道路在哪里?当代中国的大学建设为什么要面向区域、坚持“产教合一”?本文将以美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历程为鉴,结合中国当下的产业布局现状,一窥新型高校发展的方向所在。


2016年,中国各项改革事业将面临方向性的选择,在经济新常态的影响下,产业发展的模式将面临重大调整,不同区域的发展路径将产生巨大差异。随着经济发展的重心逐步下移,结构转型导致的人才需求多元化为高等教育的发展带来了挑战和机遇。《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指出,“高校要牢固树立主动为社会服务的意识,全方位开展服务”,为区域高等教育发展提供了重要指引。在“产教融合”“科教融合”的改革思路之下,现代大学需要面向区域产业发展才能够找到教学与科研增长点,持续提高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的质量与效率。变革与调整将成为高等教育发展的“新常态”。


大学组织如同独立的个体,拥有鲜活的生命,但也永远无法将其社会属性剥离。只有服务于社区、融于社区,与社区进行资源互换,大学才能够获得勃勃生机。这也是高等教育千年以来的发展历史证明的基本逻辑。纵观世界高等教育的发展与格局变迁,无论是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的建立还是英国牛津与剑桥的博弈,都源于大学知识传播与创新的属性与社区居民对知识的态度之间的矛盾与供需变化。


在大学诞生的初期,落后的生产力条件下,人们选择“用脚投票”来重构抑或是消解知识中心,大学由此也具有了“流动性”。这种以知识加工为核心内容的学术社区与市民社区融合的互动模式从中世纪开始便发生了作用,促成了大学的逐步成型与完善。到了现代,多重社区之间的互动则是通过知识创新中心的建立来凝聚和吸引人才,并不断强化他们之间的联系,最终形成科技中心与产业中心的统一。现代大学的发展与区域经济、产业的发展密不可分,相互促进,呈现螺旋上升的状态。


随着知识经济的到来与发展,现代大学组织与区域发展之间的关系变得更为复杂,集聚性更加明显,而兴起和衰落产生的惯性也愈发显著。美国波士顿地区128公路、旧金山湾区的兴起、发展、繁荣乃至衰落都是大学与区域经济紧密结合的典型案例,其生态系统的变迁对于我们理解大学面向区域的战略有着重要的意义。


“面向区域”是现代大学的基本功能。在美国二十世纪初功利主义哲学和教育民主化思潮的指导下,高等教育与区域经济的发展联系更为紧密,“教学、科研与社会服务”构成了稳定的三角结构。这种现象成为大学“现代化”的基本表现形式。由于美国是分权型社会,作为威斯康星地区的州立大学,威斯康星大学根本的资金来源于州政府的资助,再加之《莫里尔法案》(赠地法案)的支持,由此确定学校的根本任务是服务于区域经济发展。时任威斯康星大学校长查尔斯·范海斯理解的“社会服务”就是“区域服务”。他认为“大学的边界就是州的边界”,需要推动大学为社会提供直接的服务,使大学与社会生产、生活实际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被称为“威斯康星思想”(Wisconsin Idea)。克拉克·科尔指出:“公共服务概念始于美国的赠地学院运动。”而正是在公共服务理念的推动下产生了“威斯康星思想”,进而推动了美国高等教育社会服务功能的全面实现。


美国高等教育的高速发展起源于公立大学的兴起,而大学发展的区域化又是产业经济区域化的必然趋势。从结构上来说,现阶段美国公立高等教育占到整体规模的80%左右,与我国高等教育的结构相当,而美国高等教育的内涵与区域产业的匹配度要远高于中国。况且,现在美国的高等教育与产业结构经历了上一轮经济危机的破坏,正处在修复的过程中。在可预见的五至十年,美国高等教育与区域经济发展将进一步耦合,将对我国高等教育教育供给和产业人才需求形成双重压力。在这样的内外部压力下,我国高等教育的区域发展战略对建立良好的知识生态系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对稳定的人才供给和人才安全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国家公布的“一流大学、一流学科”计划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各地方政府开始了新一轮的高教改革浪潮。静观反思,随着这项战略的开展,我国高等教育机构将会出现两个截然不同的发展方向。一方面,有条件、有能力的高校将依托国家的优势资源冲击世界级的学科排名,逐步远离区域,服务国家战略;另一方面,大部分地方高校则紧密配合社会领域的综合改革,通过公共服务的发展思路,将高等教育从大众向普及化稳步推进,成为地方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核心。中央政府将适时在重点扶持的同时对高等教育进行重新结构化分类,甚至通过院校协同、学科协同的策略对高校进行跨省布局。


目前,应用技术大学的转型,是我国现阶段高等教育结构性调整的第一个阶段,是在政府层面进行大学区域化改革的重要尝试。在应用技术大学转型成功的基础上,可能会逐步完善应用技术大学的纵向分类以及横向分级,并辐射到其他综合类、单科性专业大学,顺应经济发展的需要调整我国高等教育结构与功能,服务于地方、国家的产业布局,最终实现高等教育机构与区域发展的动态耦合。同时,基于产业发展的市场性特征,省际之间的合作与交流也将成为区域形成的前提,无论是产业还是高等教育的发展,将面临打破边界、重构区域的过程。


目前,高等教育的人才培养目标已经转向多元化的趋势,跨省跨地区的产业布局也正在悄然形成。经济新常态下,高质量的人才培养与创新性的知识的提供将成为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内容,需要各级地方政府与高等教育机构两方的认识提升,创新执政理念与方法,明确高等教育发展在区域发展中的重要地位,切实落实高等教育在供给侧改革中的重要作用。


推荐阅读:

研究生“香菇”,怎么帮助学霸快乐成长? | 案例

声明: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麦可思研究编辑部(微信搜索MyCOS_editor或18602824882)。


如需了解麦可思战略规划相关服务,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联系我们。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麦可思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