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017-04-26 蒋祖权 别样一天


文/蒋祖权/公众号:yitian2781 


两千多年前,王昭君远嫁匈奴,泪洒一路一步一回头。虽然昭君出塞的很多故事被有些人渲染成了高大上,但是那些刻意描绘都不是王昭君内心的感受。“千载琵琶作胡语, 分明怨恨曲中论” 这句唐代杜甫的咏怀才略微道出了王昭君的悲情。


王昭君嫁给匈奴的单于后,生下一子,婚后第三年单于就去世了。王昭君请求归汉,汉成帝回复:“从胡俗”。于是王昭君只好又嫁给了单于之子,生下二女,十年后单于之子去世,而她才33岁。在历史的记述中,有人说她活到了53岁,有人说她无法承受再嫁前夫之孙服毒自尽。这就是两千多年前的对外联姻,那个时候没有哪个女子主动愿意远嫁异国他乡。



两千年后的世界不一样了,今天有很多中国女子愿意远嫁欧美等国。统计显示中国每年都有大量女性选择外籍配偶,这种趋势还在不断继续扩大。早在2000年的时候中日婚嫁就突破了万人大关,到2008年累计突破了10万大关,先后有大批中国新娘嫁到日本。至于说嫁到欧美国家,那更是很多中国女孩的梦想。她们依次最想嫁的是欧美,日本,韩国等外籍男子。中国男不是首选,黑人男不是尾选。


其实不少中国男人也想找外国新娘,奈何自身条件不够无法达成只能悻悻作罢。很多想嫁洋男却没有机会的中国女子也只能选择本国婚姻。有着这样心态的婚姻结合都是退而求其次,双方心里都有不少嫌弃对方的理由。


当今社会,中国女性嫌弃本国男人的理由太多了,多到无法简单列举。中国男人嫌弃本国女人的主要方面就是女人拜金,其实大部分中国女子也不想拜金,可是她们不拜金拜什么呀?她们想崇拜点别的,男同胞们也普遍没有啊。


中国女子也很想崇拜崇拜男子汉气概,很愿意崇拜崇拜贵族气质,可是这些东西举国上下确实难求。如今中国很多男人也确实不像个男人,根本谈不上什么男子汉气概,普遍发扬光大的是一种升级版的太监精神,而相对西方的贵族气质在中国呈现出来的却是土豪气味。


这种情况下,很多女人也是没办法只好一退再退,退到无路可退就只好拜金了。女人被逼到这条路上自然也就变得庸俗了,拜金需要啥?需要胸就隆隆胸,需要屁股整整屁股。这种世态导致现代中国大部分男女在婚姻选择上都跌落到了人生价值的谷底,即便相互结合也经常相互讨厌,北上广等地高达40%离婚率就是一个证明。


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族群男女的婚恋取向和婚姻状态出了问题,男女双方都有责任。至于那一方的责任大,在一个男权社会里就没必要争论了。一个简单的生活问题背后却有着一个很大很大的社会原因,一扯到根子上就扯不动了。


网络时代越来越开放与透明,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倾向走出国门接触另一个世界,注定会有越来越多的跨国婚恋。目前数据显示中外婚姻大部分以中国女性外嫁为主,中国女性选择外籍配偶数量已经成为全球首位,这一方面说明中国女性在全世界很受欢迎,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男性面临择偶困境。


一家外国杂志就此评论说:世界上婚恋竞争力排在最后的男女群体,一个是非洲女人,一个是中国男人。这种状态发展下去,短期看是个体在淘汰个体,长期看就是人种在淘汰人种。


图片上的这只北极熊一举击败了10名对手熊,伤痕累累抱得美熊归。狮子,大象,袋鼠,海豹等各种动物也都会为了争夺配偶大打出手。动物世界中争夺配偶总是获胜的一方赢得支配权,这也是大自然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法则。


人类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人类之间对配偶的选择也同样在体现大自然法则,但是人类世界要比动物世界文明多了。虽然人类也是经过数百万年的搏杀才达到食物链最顶端,但是现代世界人类之间的各种竞争与淘汰正在走出野蛮暴力模式,正在走向以“文明进步”做为优胜劣汰的进程。这种趋势也在影响着同一个世界中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不同种族之间选择配偶的标准。当然,现代中国社会也有很多人还在打着爱情的旗号比房比车,比脸比胸,另外这里面也有直接拼爹的。


说到这,想起了几年前的兰桂坊事件:一名外国男当着一名中国男的面,在大街上热吻他的女友,中国男怎么拉也拉不动跟老外热吻的女友。最后女子完全无视中国男的存在……这件事还被全程录下并发到网上。


这个就奇怪了,房子车子老子什么都还没有公开比较,单单是一个肤色,就搞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有人说那个女子崇洋媚外,也有人说西方渣男遇见了东方软男,还很多人站在道德与忠诚的角度上议论这起事件的种种不堪。我认为,这件事表面看是一场闪电般的移情别恋,实质上却代表了不同种族之间的自然竞争差异,结果就是在其他各方面条件被忽略不计的前提下:人种已经成了压倒一切的砝码。


外国渣男只是代表了一些个体,他们的背后却是几百年不断文明进步的西方历史。东方软男却是一个庞大的族群普遍特征,保留着几千年愚昧落后的苟且。这种明显的族群差异已经让不少外国渣男在众多中国年轻女子身上心满意足。


有一个化名jack的外国失业修理工,来到中国结交了200多名年轻女孩,他说他也不懂这些女孩子为什么喜欢他,他只是说走吧,她们就跟着他走了。他说他在社交平台上发了一些自拍,就有好多女生留言私信说要跟他生混血宝宝,他打算继续留在中国享受这些。


如果几个洋渣男来到中国就搞成了这个样子,换成普通正常的甚至优秀一些的洋暖男会出现怎样的状况?答案是现代中国有越来越多的女子想嫁给洋男,尤其是想嫁到欧美国家,这种择偶现象不断上升并没有因为一些洋渣男的龌龊行为而受到影响。


关于中外不同地区不同种族之间的文明与愚昧,进步与落后,相互之间强弱优劣的对比,这个问题就不必费力争辩了,自由选择的过程和选择的结果就是最好的证明。仅以上海跨国婚姻为例,从1980年代平均每年几百对到1990年代以后平均每年几千对成倍增长。这些跨国婚姻中,中国女子与外国男子的婚配占了百分之九十以上,也就是说,洋女婿占了九成,洋媳妇很少。


虽然目前受到地区环境等很多客观条件的限制,但是这种趋势和潮流还在不断扩大。还有一个数据,就是中外跨国婚姻的离婚率一直在10%左右,低于中国内地的离婚率(北上广深等地离婚率达近40%)。如果这些比例在越来越一体化的世界里持续发展下去,多长时间可以彻底淘汰一个落后的族群是不难计算出来的。历史上如果汉代女子都愿意远嫁匈奴,今天居住在中原的就是另一批人了。历史上的汉唐明清都没有女子主动愿意远嫁外族,但是今天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这种状态和现实结果不是一代人也不是几代人造成的,这是几千年慢慢形成的历史结果。如果一个族群跪了几千年,成为全人类下跪历史最漫长的族群,自然会有很多人接纳很多屈辱的承受却并不认为那是屈辱。历史上有的太监甚至说阉割是皇家的恩赐,满清退位之后,还有很多人不愿意剪掉屈辱了几百年的辫子,发展到现代社会,依然还有大批内心留着辫子,人格上自我阉割的精神跪族。这样的族群在封闭状态下可以几千年延续愚昧落后,拒绝文明进步。但是在一个被科技发展技术革新打开的世界里,却是无法永远自愚自乐的。


尤其是当一个族群的女性开始以选择其他种族配偶为荣,不仅仅说明这个族群的女性对本民族的失望,也说明这个族群进入了大自然的淘汰过程。但是历史不能据此来评价道德因果,尤其是女性的道德,尤其是中国女性的道德,她们世代守着很多道德规范熬过几千年了。世间男女选择配偶是无法用道德标准来对抗竞争与淘汰的自然法则,如果世界上任何一个族群用道德和忠诚来约束和保持族群内部的婚配,那绝对是一个加速自我淘汰的过程。女性对配偶的选择也是在遵循大自然优胜劣汰的规律,历史倒是可以从这个角度来分析一个族群的人种是否具有延续下去的竞争力。


不要让“崇洋媚外,嫌贫爱富”等等说辞成为个体失败和整体落后的借口。如果一个族群长期处于低迷苟且,很容易被历史无情地淘汰,这种淘汰不会在乎任何时代标榜的各种道德,不会在乎亿万之众的软弱无助。要么想办法自强,要么继续自虐。怕就怕自强的千年难题百年不解,自虐已经不是简单的传统习惯而是不自不觉深入精神骨髓的属性了。


个体是否优秀,整体能否文明进步,历史自然会做出公平的判断和选择。最后绝不是靠族群的人口数量来说了算,而是靠整体文明进步的质量决定命运。数量上的优势是靠不住的,数量上就是二胎再多精神上有辫子的人也一样会被淘汰的。


历史以文明进步的标准用淘汰人种的方式淘汰那些愚昧落后软弱苟且的人,没有什么可惜的,也没有什么能阻挡。世界上任何个体和种族在不能主动革新进步甚至也不能被动革新进步的时候,能被历史无情地淘汰掉就是整个人类的进步。现代中国女性面向西方选择配偶只是个开始,持续下去就是结果。


这是历史在应用大自然优胜劣汰法则的不同方式和标准淘汰发展过程中表现差的各类物种和人种的必然结果。相同物种之间会相互淘汰,相同人种之间会相互淘汰,不同人种之间也会相互淘汰。淘汰就是淘汰,过程就是结果。文明进步淘汰愚昧落后,也会淘汰人种。


狮子只能靠牙齿决定生存,人类也曾经靠武力决定命运,未来的发展注定是靠文明进步的优化组合。野蛮时代是男性选择女性,男性决定族群,现代社会的女性也可以选择男性,不一样的配偶决定不一样的后代,身心内外都没有辫子的下一代决定未来的族群。


做为核武大国,未来像蒙古和满清那样打进来改变中国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像英法联军和八国联军那样用武力改变中国观念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今天的西方已非昨天的西方,今天的东方依然神似清末的东方,一百多年见惯不怪了,也许西方人也懒得再操那份闲心了。历史用时间说明,像中国这样的发展过程是很难在原有基础上发生根本转变的。历史的希望总是从变化开始,未来的中国是否从今天的女性择偶上的变化开始,我先在这里提出一下,毕竟这也是一种和平进步的方式,另外也是一种自然淘汰的方式。


关于中国女性对外择偶或将改变历史的这方面看法,我曾在《中国会在哪里转弯》一文中提到过几句,我还是很乐观地看待中国女性的这种选择将给千年中国带来的变革。


像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几千年自成一体,怎么可能轻易就被本民族的女人抛弃和优化淘汰掉,被优化到一定比例的时候也许就会发生进步的飞跃了,就像一千多年前的鲜卑人给中原农耕族群注入新鲜血液之后融合出来一个兼容并蓄开放包容的盛唐那样。千年前不同族群的成功融合开创的大唐也是中国历史上一直引以为傲的繁荣时期。那时的中国还是世界上发展比较进步的地区,但在近代历史上,中国却有很多应该正常转型的进步都是通过非理性的途径与暴力方式被动实现的。近百年历史发展中很多进步的可能都变成了不可能,很多不愿意看到的可怕结果也接连变成了可能。


历史的挑战也是历史的机遇,中国历史却错过了很多机遇。女人的选择也是一种转折,中国历史也许因此再一次兼容并蓄,也许不能。美国就是一个不同种族通婚建立起来的新国家,很多有钱的人和没钱的人都想去那里,但是很难找到什么人愿意到美国跟原住民印第安人结婚。


一千年之后,如果西方的印第安人消失了,东方会不会出现另一个类似印第安人的族群?正如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那句著名的对白:to be,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面对文明进步的必然趋势,人种的优化更新正在自然而然地进行


留言评论请点击左下方蓝字“阅读原文”链接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蒋祖权说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