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新浪财经微信号,把牢你的股票代码回复给我们,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哦!

来源:反做空研究中心和叶檀财经



股民,无论是小散还是机构和股东,都盼望自己的股票不停地涨涨涨。其实小散看得见股票涨跌表象,但看不透涨跌的本质。A股发展到今天,股票已经蜕变成为一种工具,类似于牌九、麻将、扑克或轮盘赌的转盘。最近一年来,新股发射火箭一样直奔九重天,这里面透露出资本市场投资风格和手段的风向转换。

  

前阵子天各大网站都转载题为《财金高官齐声警示风险: 过度金融化已让实体经济不堪承托》的文章,官员们能看透的可能也只是表象,因为中国的资本市场几近失控。

  

A股的资本控制者与监管机构一直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有段时间甚至是猫鼠一家亲。A股上市公司已经超过3000家了,2015年我国贸易盈余总额3.69万亿人民币;而2015年A股定增预案融资规模27599亿元,有586家上市公司完成定向增发,规模超过13727.62亿元。

  

2016年我国贸易盈余总额3.35万亿人民币;而2016年,共有579家A股上市公司实施了定向增发方案,融资金额为15180.45亿元。较2015年同比增长1452.83亿元,增长率达10.6%。

  

A股一年定增额就超过国家外贸顺差的一半!定增就是上市企业自己合法地随意填写空白支票,然后去A股里面兑现取钱。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定增后减持套现5477亿;2016年定增后减持套现3609亿。解禁后所有定增融资都会被减持。A股里存在价值投资没错,“价值”就是在极短的期限内圈钱变现。

  

央行发行的货币进入商业银行,银行的钱又通过券商、公募私募等机构搬到一只只股票里面,再洗出去。每一只票都曾经是洗钱的工具,然后银行被绑架了,它们就能安然无恙,不会被退市。如果100只股票集体同一时间退市,中国金融体系估计马上崩溃。资本系的那些大鳄就是一直四两拨千斤,几毛钱或一两块埋伏进去,几十块几百块时候割掉,银行和散户的钱全被他们薅去了。A股如果不限制跌幅,起码2000只要跌成辉山乳业。

  

笔者以前曾经总结过A股常规的圈钱套路:

1)不择手段IPO上市;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市值溢价十数倍、数十倍、百倍;

2)或借壳上市,垃圾也能炒成黄金;

3)或兼并、重组、跨界,以此为噱头拉升股价;

4)上市第一天按照现行规则可涨44%,再毫无限制地可以连续十几个、几十个涨停板;

5)10送20、30,高送转的烟幕弹诱饵二波、三波拉升,暗中出货套现;

6)高倍数溢价收购、并购,同时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

7)随心所欲填写空白支票定增、减持套现、走人;

8)转赠、实际控制人变更;背起钱袋子走人,裸奔。

  

现在,可以加上下面这一条了:

9)现在风向有点变,不能再随心所欲了,于是就在IPO后的涨停板上做文章,一口气能拉上20、30个一字板!拉高的目的无非是掩护庄家出货同时获得暴利。

  

为什么可以涨十几个、几十个一字板?谁规定这是合法的?

  

刘主席一片冰心在玉壶,似乎看透了资本大鳄们的这些手法,于是开始整治炒作雄安新区概念股、新股和次新股。话又说回来,炒股炒股,一个“炒”字用得很妙。不让炒了资本市场就马上撒泼打滚,一副要死给刘主席看的架势。A股已经是病入膏肓的瘾君子了,就靠着资本大鳄和投机团伙给它扎毒针苟延着。不给吸?那就拼命了。

  

上周大盘连跌5日,失守半年线,85%的股票都在跌,哀鸿遍野,很多股票价格跌破2015-2016年股灾期间的水平;一些互联网概念的股票跌幅达75%。与此同时则有人赚翻了:

  

全景网4月19日讯 华泰证券北京西三环北路的营业部在这一波雄安股炒作中成功套现超过25亿元,成为炒作雄安股的“最牛营业部”。

  

4月17日,多只雄安概念股复牌,但是股价已经出现了明显分化,当天荣盛发展下跌了7.4%,冀东水泥下跌了4.48%,而京汉股份依旧上涨了7.39%,金隅股份继续涨停。

  

4月17日,该营业部在京汉股份上的净卖出金额为60178.11万元,占总成交的比例为9.93%,排在卖出席位的第一位。该营业部4月17日还卖出冀东水泥34050.12万元,卖出金隅股份61078.14万元,上述三笔交易当天合计净卖出了15.42亿元。再加上该营业部之前几个交易日在荣盛发展上的多笔卖出,该营业部合计卖出雄安概念股套现25.21亿元。

  

从4月7日至4月11日,雄安概念股炒作正处在热火朝天的时候,该营业部不停操作荣盛发展,从4月7日、4月10日、4月11日,分别净卖出了荣盛发展49364.46万元、24302.69万元、24264.74万元,合计卖出了9.79亿元。

  


专家们说A股的票估值太高,尤其创业板。刘主席深思熟虑一番:然也!于是开始挤压估值的泡泡。或许是散户手里股票跌急眼了,或许是被整治的大鳄被套牢了,这几天就有人出来写文章与刘主席叫板。一篇文章题为《实名举报刘士余滥用职权、违反相关法律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秩序》作者:lxim,发表于数字网,另一篇题为《法外乱政猛于虎 政策股灾不停歇》,作者“人民的名义”,4月17日 发表于“中小投资者”。

  

这两篇文章无论出自何人之手,其心情股民都能够理解。笔者在此不想为刘主席歌功颂德,也不想对两篇文章作者情绪化、有失偏颇的观点做评论。如果客观冷静地分析股市现状,刘主席欲拨乱反正的精神值得嘉许,但A股一开始就不是在法治和市场化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发展到今天的3000多只股票,完全长成了一株歪脖子大树。治理它也就只能“人治”而做不到去法治。


A股估值高不是一两天、一两年的事情,A股20多年来制度设计上百孔千疮,有一部分权力和资本掌控的群体蓄意控制着A股制度设计,故意留漏洞、木马后门,的从来就没人从根子上去找原因,去堵漏洞打补丁。

  

A股历来就没有过应急预案、应对措施,怎么治理、打击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制度设计的有病,怎么整治都是剜肉补疮。

  

我们一方面整治股市、打击造假,另一方面又疯狂开闸IPO新股,变相实施着注册制。价值投资其实不在于股票数量的多少,而是在于上市公司的质量和前景,稍有常识就不会疯狂发新股。有多少老票是造假上市的,或者上市后虚报业绩避免ST戴帽,这些玩烂了的老股票不能退市,又发飙一样发新股。新股过几年又要披星戴绿帽子,监管机构的职责难道就是不停戴帽摘帽?每只股票都是一个筹码,疯狂新发IPO代表着新的资本势力在洗牌,玩法不会变。新股背后一串新蚂蚱,串起新的利益链条。

  

十年河东五年西,城头变幻大王旗。


  

现在骂刘士余的声音有点多,一切不外乎利益二字。而知名财经评论家叶檀女士则发声力挺:刘士余撑住! 大规模发行新股是政治任务!

  

刘士余得罪的第一波利益群体,是二级市场的投机者,大规模发行新股分流了资金,严厉监管二级市场使得再融资与二级市场投机成了泡影。


大规模新股发行,就是为了扶持实体企业,让实体企业得到更多的廉价资金,通过大规模发行新股,实体企业的发展、银行去杠杆,都获益良多。也正因为退出渠道比较通畅,中国的双创才能如此红火。

  

毫无疑问,这是经济转型期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

  

2016年2月刘士余上台,当年证监会核准了275家公司的IPO申请,核准的募资金额超过1800亿元,以核准IPO公司数量而论,在A股市场历史上稳居前三。而以A股市场的融资额度而论,包括IPO与再融资,2016年A股的融资额超过1.6万亿元,创出历史新高。

  

2017年以来,每周10只的节奏持续进行,按照这个节奏,全年将发行500只新股,将远超2016年的规模。

  

为了保障新股顺利发行,二级市场的一系列游戏手段遭遇严厉监管,双方斗争已经白热化。


  

4月8日,刘士余痛批“10送30” 高送转方案全世界罕见,必须列入重点监管范围,交易日一开盘,沪指震荡微跌0.52%,A股高送转概念个股集体大跌,板块内近20股跌停。

  

虽然绝大部分公司只能暗自嘀咕,但新华网等上市公司却不买帐,虽然最后发出不是对抗监管的解释,但怒怼的文字已经转遍了各个角落,那些心中不服的公司自然是暗地里称快。这就像《西游记》里,天上来的黄袍怪,跟天上来的孙悟空打个不亦乐乎,最终还得上天来收拾。

  

抑制高送转,就是为了抑制二级市场的投机,也是为了防止资金进入不断炒作的灰色上市公司。

  

高送转是融资企业利益层套现的传统招术,既然上市拿到了大笔钱,不如高送转做大市值。利润节节下降的上市公司居然还能高送转,追究一下大多是从市场得到了大笔融资。一边融资再融资,一边高送转,内部人趁机减持得到真金白银。这条老路本来挺通畅的,现在受到了抑制,传统的套路突然失灵,那些已经埋伏的资金骂娘都算是轻的。


  

《中国经营报》4月15日的报道点出一家“数字游戏套现公司”,融钰集团2011年10月上市,2014年10月,彼时实控人吕永祥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开始陆续解禁。

  

2015年3月17日,公司推出10转增18派10元的超高比例方案,相当于公司过去三年净利润之和,彼时正值牛市,公司股价大涨,从2015年3月17日的53.19元一路上涨到2015年4月9日的历史最高价119.12元(后复权)。

  

在推出高送转2天之后,公司公告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减持。最后,吕永祥家族带着62亿元现金离开。

  

这个典型事件说明在高送转的过程中,财富游戏是如何成为公地悲剧的,也说明股市资源错配到了何种程度。

  

抑制高送转,事实上是倒逼资金转回到一级市场中,转回到新股市场中。而鼓励分红,则是希望股票变相成为高收益的持有到底的有价证券。我认为,A股市场已经发生了本质的变化,考虑到市场信用如此之差,股票不得不转变成为类债券性质的投资品种。

  

不过,高送转从理论上来说并没有违法,监管举措遭遇到了滞后的法规的严重制约,刘士余成为利益受损人的谩骂对象,并且所有的谩骂戴着维护市场秩序的面罩。市场里,你让他损失30万都可能以命相搏,更何况,游资在雄安概念股上帐面可能损失了数百亿呢。现在谩骂者脸红脖子粗,也就可想而知了。



雄安新区绝不是用来炒的,而是用来建设的。对理论上可能理解,但被罚得倾家荡产的人,对刘士余的怨恨也就冲天之高了。

  

中国证监会对多伦股份操纵案的罚金高达34.7亿元,成为证监会截至目前开出的“史上最大罚单”。前发审委员冯小树4.99亿元罚没案,有人认为罚金还不够高,我认为这一笔罚金足以让这个原本富裕的家庭倾家荡产。

  

4月24日,证券法修订案进行“二读”,证券法可能会出现大面积修订,以完善监管手段,保护投资者权益,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刘士余的监管将受到法律的支持,这是必要而及时的。

  

至于,刘士余是不是需要说那么多话?该说则说。


源:反做空研究中心和叶檀财经

本文编辑:钟艳蓉

推荐阅读:

欺诈发行退市第一股“艰难时刻” 欣泰实控人:要退早点退,再拖企业就垮了

贵州茅台:到底是A股的一根脊梁,还是一根稻草?

“666666”,乐视这份“奇葩”年报,让全市场大跌眼镜

全球新闻眼
欢迎关注我们的小伙伴
新浪财经头条
欢迎关注我们的小伙伴

版权说明: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发送消息至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投稿及商务合作请联系:wujian1@staff.sina.com.cn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新浪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