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今日,诺贝尔奖得主受聘国内大学当教授或许已经算不上新闻。前几天,同济大学发布的一则消息却让人有些期待——

 

200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巴里·马歇尔正式受聘同济大学,并签约东方医院。这意味着,全球最受欢迎的诺奖得主不仅来沪当教授,还将在上海坐诊,为市民看病。

 


澳大利亚媒体曾报道,来自诺贝尔基金会的调查统计显示,在最受大众欢迎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前十位中,排名第一的是马丁·路德·金(1964年诺贝尔和平奖),巴里·马歇尔位居第二,第三位是爱因斯坦(1921年诺贝尔物理奖)。

 

巴里·马歇尔——


现为西澳大利亚大学微生物学教授、马歇尔感染性疾病研究中心主任、澳大利亚医师。


1982年,通过“以身试菌”,马歇尔和合作伙伴罗宾·沃伦发现了幽门螺杆菌以及这种细菌在胃炎和胃溃疡等疾病中的作用,并共享200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在全球科研工作者中,能摘获诺奖的从来都是“幸运的少数”。如果大多数科学家都没法获得诺奖,那研究的意义在哪里?


来沪受聘于同济大学当日,马歇尔直言,比获得诺奖更重要、更有意义的事情是发现新东西,用新发现来帮助、造福世界上的其他人。


对于科研,马歇尔有自己的理解:从事科学研究,比起科研环境、经费等外在条件,最宝贵的是时间。研究者有时需要辛勤付出,有时则可以“偷点懒”———拿捏好平衡点,才能做成大学问、获得成功。

 


 30年后再选一次,仍会“以身试菌”

 

在最初从事幽门螺杆菌的研究时,马歇尔只是一位普通的医师,并不是顶着名校教授头衔的“学院派”。1981年,巴里·马歇尔遇到了罗宾·沃伦,出于对胃炎的共同兴趣,两位志同道合的年轻病理学家从此共同开展对于螺旋杆菌的研究。


之前,主流学说认为胃溃疡主要是由于压力、刺激性食物和胃酸过多所引起的,没有特别的治疗办法。因此,胃溃疡病人都特别害怕出血,连长途旅行都不敢,否则,24小时内就可能丧命。


但是,马歇尔和沃伦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从胃溃疡标本中发现了幽门螺旋杆菌的培养体。那年,马歇尔才31岁。第二年,他们将关于幽门螺旋杆菌的论文投递给一个学术论坛,当时评审委员要从67篇论文中选择56篇,可结果他的论文还是落选了。


初次出马便遭到拒绝的马歇尔没有气馁,反而像有预见一般地,把这封拒绝信珍藏了起来,作为激励。

 

根深蒂固的旧理论主导医院,不给他们任何验证的机会。在极度的挫折感和不被认同感的驱使下,马歇尔萌生了一个念头:为什么不让自己先患上溃疡,再自行施治?于是,他喝下了一瓶含有数以亿计幽门螺旋杆菌的培养液,“如愿”患上了胃炎,并且用抗生素和抑酸剂“神奇”地恢复了健康。

 

 

之所以要“以身试菌”,马歇尔坦言,是因为他感到有一个真正的科学问题就在自己眼前晃,无法拿出更多的耐心去等待。


作为一名科学家,研究幽门螺杆菌,当然可以循规蹈矩。比如,先积累一定量的实验数据,然后做动物试验、发表学术论文……如果这一切都顺利,进入临床阶段,还需要耗费大量的研究经费。

 

有趣的是,尽管“以身试菌”的做法让学界开始关注马歇尔提出的假说,但此后真正弄清楚这种细菌在胃炎和胃溃疡等疾病中的作用,并通过实验去论证,这一系统研究的完成仍然耗时10余年。


这可能就是马歇尔对时间非常感冒的原因:做科学研究,有时还真快不起来。他笑言:“如果今天让我再选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

    

做科研,短期发奋固然有回报但不可持续

    

在2005年获得诺奖后,马歇尔一直没有停止科研的脚步。获奖以来的10多年,他一直做着自己感兴趣的课题,和世界各地的科研院所、机构合作,也乐于和病人、学生及学界同行交流。


“获得诺奖,毕竟已经是过去时了。”然而马歇尔说,得诺奖这件事给他此后科研带来的真正影响是,获得的及时反馈少了。所以,对于身边人的赞誉,他有时不得不保持“警惕”。

   


 “在没有得奖前,我到各地去做学术报告,自己做的项目的水平如何、哪些地方出错了,马上就可以获得同行的反馈。但得奖之后,我感觉听到的好话多了,意见则少了。”马歇尔希望,在和中方同行开启全新科研领域合作的过程中,能多获得一些有建树的反馈意见。

    

身处科研界,马歇尔很清楚,有些同行为了能在较短时间内获得突破,非常拼命。“有的人可以每天工作12至14个小时,也有的人放弃双休日,加班加点做实验、写论文。”但在马歇尔看来,短期的发奋图强,固然可以在研究上获得一些回报,但这样的科研状态并不持久。

    

要把研究继续推向更高的层次,抓住真正值得做的大问题,学者需要保持一种可持续的进阶状态。“有些时候不妨‘偷点懒’,要保证休息时间,提高效率。”

    

熟悉马歇尔的人都知道,他绝不是刻板“学究”,相反他非常热爱生活。据说,马歇尔是玩溜溜球的高手,还是不折不扣的IT控。


生活中,他的另一个乐趣是做科普,用浅显的语言把复杂的科学原理讲透。“现在很多年轻人和孩子不喜欢看厚厚的书,觉得太枯燥,我会把有趣的东西告诉他们,让他们喜欢上科学。

 

受聘同济后,将坐堂专家门诊

 

巴里·马歇尔受聘同济大学,出任该校特聘教授后,将在同济建立“马歇尔HP(幽门螺杆菌) 综合实验室”,为同济医学院本科生授课,并参与培养硕士和博士研究生。


马歇尔同时与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签约共建“马歇尔消化疾病国际诊疗中心”,在沪开展幽门螺杆菌的个性化精准治疗和消化疾病的国际化诊疗。今后,这位诺奖得主将会在上海坐诊、为市民看病。

 

 

事实上,获得诺奖后,马歇尔一直坚持坐诊、看病,迄今他围绕幽门螺杆菌已进行了30多年的临床与科学研究。他采用“马歇尔HP个性化精准医疗”,使得该菌的根除率超过95%。


马歇尔于2011年荣膺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此后,他逐渐将事业重心转向中国。有流行病学调查显示,中国有超过50%的人感染幽门螺杆菌,临床根除率却低于65%。

 

据悉,受聘同济后,马歇尔将在同济大学医学院、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的联合平台开展工作,每年在同济工作时间不少于3个月。根据计划,马歇尔将通过在上海建立的研究基地和诊疗中心,为国际新技术、新方法、新药物提供研究平台,为中国疑难杂症患者提供转诊国外诊疗机构的渠道。

 

东方医院将建设“马歇尔消化疾病国际诊疗中心”。据院方介绍,目前,马歇尔的外籍医师执业资格证正在申请办理,待手续齐全,马歇尔将在东方医院开设专家门诊、特需门诊与国际门诊。

 

 编辑:丁嘉


本帐号文章除注明外均为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文汇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