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东部加尔克汉德省境内,有一处规划良好的「中华民国驻印军兰伽公墓」,它是近千名的国军官兵长眠之地,

可能也是台湾境外照顾得最好的国军公墓,但除了极少数人,外界并不知道它的存在。

这座位于加尔克汉德省(Jharkhand)首府兰齐(Ranchi)近郊的兰伽(Ramgarh)公墓,原名「印度兰伽中国抗日远征军烈士公墓」,是在1980年代由旅居印度梅县客家侨领张其勇与全印华侨募款修建,并雇请专人管理。

接近印度加尔各答的中国军队义冢。

这座位于加尔克汉德省首府兰齐近郊的兰伽义冢,原名“印度兰伽中国抗日远征军烈士义冢”, 1956年,年仅20岁的广东梅县青年张其勇,只身前往投靠在印度加尔克汉德省(Jharkhand)兰齐市(Ranchi)做生意的叔父。叔父告知,在兰齐市附近的兰伽(Ramgarh),有一片无人管理的荒冢,埋葬近千名中国抗战远征军将士的遗骨。有感于自己也是流落异乡,身世飘零,张其勇于印度事业有成后,发愿要为这批埋骨异域的国军忠烈重修坟茔。

由于旅印华侨财力有限,张其勇与中华民国政府侨务委员会及时任立法委员的陶镕联络,表达欲重修国军坟茔的想法,获中华民国政府同意,拨款400多万卢比(当时相当于新台币18万元)支应。

重修国军公墓的工程自1981年动工,1982年完成,定名为「印度兰伽中国抗日远征军烈士公墓」,后改名为「中华民国驻印军兰伽公墓」。公墓门额上的大字,均由何应钦将军书写。历经多方,将本来堙灭在荒草荆棘中,碑残茔颓的中国军人坟墓集中迁葬一处,修复成一座庄重厉穆而环境幽静的义冢。中华民国国防部分别于1982年及2011年拨款修缮

义冢中一位将官的墓冢

整个园区占地约600平方米。安葬国军遗骸580具,现有667具,安葬者军衔最高为少将,最低为上等兵,虽然都有墓碑,但姓名可稽者仅40位。

有关人士表示,兰伽义冢由来至今仅少数老华侨知情,由于亡者多为孤军,在印度无任何家眷,加尔各答地区不存在任何中国军人遗孤,且时隔数十年,当年未亡老兵不是转赴印度其余地点,即是返回中国大陆或台湾,难以察访。

为协同英军抵挡日军及确保后勤补给通路顺畅,中国在二次大战期间构成远征军,前往缅甸作战。后来远征军新38师师长孙立人撤至印度兰伽,整训新军,奠下反击缅北基础。

1942年4月孙立人将军率新38师于到达缅甸,出席曼德勒会战。4月17日,西线英军步兵第一师及装甲第7旅被日军包抄于仁安羌,粮尽弹缺,水源隔绝,陷于绝境。孙立人受命率军队星夜驰援,废止了7000英军之围,并救出被日军俘虏的英军官兵、传教士和新闻记者五百余人,史称“仁安羌大捷”。

抗战名将孙立人将军

仁安羌一役是中国远征军入缅后第一个胜仗,孙立人以不满一千的军力,击退数倍于己的仇人,救出近十倍于己的盟军,惊动全球。美国总统罗斯福给与孙立人“丰功”勋章。英王乔治六世也给与孙立人“帝国司令”勋章,孙立人是第一个获得此勋章的外籍将领。

不过,英军在仁安羌战争后,酌夺撤守缅甸,孙立人受命掩护盟军撤退。由于日军强力反击,远征军酌夺从缅甸撤退,杜聿明执行命令,从野人山撤回云南,但孙立人认为不行行,酌夺转往印度。

远征军也自此后分成两路,前往印度的孙立人军队,改称为“中国驻印军总指挥部”,简称“驻印军”或“中国驻印军”;另一部分军队退至中国境内怒江东岸,连同往后新增军队,到1943年春从新成立“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司令部”。

中国驻印远征军

1943年10月,驻印军再次展开中印缅作战,此次反击最首要战争即是1944年攻陷密支那,胜利铲除日军在缅甸的首要据点,但也酿成中国军队死伤繁重 ,耗费数个师的军力。

驻印军攻陷密支那后,整编成新一军与新六军,孙立人担负新一军中将军长,率部陆续攻取八莫、南坎。1945年1月27日,新一军与滇西中国远征军合夥攻陷中国境内的芒友,打通了滇缅公路。随后,孙立人在3月指挥新一军各师团继承猛进,陆续攻占腊戍等地,消亡日军在缅甸主力军队,结束中印缅作战。

如今这些义冢静静的留在这里,然而比现实之碑更重要的是人心之碑,纸面上的历史在现实中显得苍白缥缈。站在凄凉的荒地上,拜祭者为太多的不得而知而陷入尴尬——人们不知为谁而哭,甚至连地下所葬者的容貌和姓名也不知道。半个多世纪来,数以万计的中国远征军军人之躯,历经时光冲刷、人为破坏,湮没于缅北丛林,让后人无处祭奠。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艺古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