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未有严谨的统计说明南赵扶村的癌症比例高于其他地方,但癌症患者数量确有明显上升

记者 苑苏文

打过了年,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南赵扶镇南赵扶村村民因罹患癌症“死了一连串”。有村民说死了六七个,也有说法死了七八个。在村卫生院医生王峰的记忆里,让他印象深刻的是里面有两个十多岁的孩子:一个死于骨癌、一个死于鼻癌。

“都没有家族病史,得鼻咽癌的孩子爷爷80岁还活着呢。肯定和大体环境污染有关系。”这个在津保路边售卖风湿膏药的老中医说。

本村井水“有毒”,成了村民们的共识。财新记者在南赵扶村走访发现,村民们不敢饮用本村的井水。他们每天早晨定点去南边村落的深井打水,一些村民购置了饮水机,从水厂直接购买两块五一桶的桶装水,还有一些村民花费数千元购买了净化器。


2017年4月21日,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南赵扶镇其中一片渗坑,约17万平方米,废水呈锈红色、酸性。图/财新记者 陈玮曦


3月21日,“重庆两江”志愿者航拍曝光了当地一家废弃化肥厂旁蓝黑色的污水渗坑,面积达3万平方米;旁边不远处,是面积达17万平方米的呈褐红色的砖厂渗坑。南赵扶村村民认为,化肥厂的污水和污泥渗透了几十年,毒性更甚,甚至是地下水最初的污染源。


不过,大城县政府宣传部相关人员称,渗坑周边百姓健康未受到影响。4月19日,廊坊市环境监测站分坑采集了多个水样,采集南赵扶村2口饮用水井水样,对PH以及多种重金属污染物进行监测,化验结果尚未得出。


地下水危机


孙姓是南赵扶村的大姓,60岁的孙树根土生土长。他说,上世纪70年代,在外村的土地上就建起了大城县的化肥厂,主要生产磷肥,后来,化肥厂转型成了化工厂、镀锌厂。直到在七八年前才彻底关闭。


不少村民仍然能想起当时的排污“盛景”:黑色的污水直接流淌在大街上,与化肥厂相隔几公里都能闻到臭味。一位村民甚至指出,镀锌厂不止向渗坑里排污水,甚至打井往地下排。


“七八十年代的时候,工厂和村民都没有环保的概念。”孙树根说,2000年左右,村民曾向环保部门反映地下水的问题。有多名村民还反映,化工厂排放的臭气曾经熏死过附近的庄稼苗,村民路过也会呼吸困难。“工厂倒闭后,有人去捡生产线的废管道卖钱,结果中毒了。工厂堆的污泥,用手一碰手就烂了。”孙树根说。


如今,南赵扶村处理垃圾和下水的方式仍然粗放。财新记者在南赵扶村看到了五六个垃圾堆放点。“没人收没人管,垃圾都堆到家门口了”。一位在垃圾坑旁边居住的村民抱怨道,由于没有下水,村民的各种生活污水都往坑里排,时间长了,“别说我住在跟前儿的,几里开外的都能闻到臭味。”


村民深信几十年来土壤和地下水都遭到了污染,几公里外的一口深井成为了南赵扶村的主要水源。然而这井水仍不算正常。财新记者品尝后发现,确实有明显的咸度,而在一位购置了净化器的村民家里,过滤了一次的水明显更清淡一些。


“之前我们自己打的水井出的水颜色都不对,齁咸,炒菜不用放盐。”一位50岁左右的张姓大姐说,以前她们也并不十分在意,后来与她年龄相仿的几个村民得了癌症之后,她深受触动,花费2990元购买了净水器。


癌症已经“不新鲜”


王峰感觉到,这几年村里的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增长得有点快,好似到了高发期。“搁三四年前,你要是听说村里有谁得了癌症了,都新鲜,但是这两年越来越多,感觉比较常见了。”


不过,癌症发生率提高到底跟污染有没有关系,作为医生他仍然很谨慎:“这个得调查,看统计数据和科学。比如村里3000多人的癌症发生率、死亡率是多少,如果超出了正常的数值,那可能有问题。但是可惜的是,没有人统计过。”


村里的癌症患者对类似数据更加敏感。四十岁出头的张秀英几年前查出患乳腺癌,后来做手术切除了乳房,经过化疗后在家休养,花费逾10万元。“得癌症的人多了,打今年过了年死的人里,我知道的只有一个是老死的,其他都是肺癌、肝癌、食道癌什么的。”她推测因癌症致死率应该在七八成左右。


张秀英断言,自己得病“肯定和水有关系,我现在喝的都是买的矿泉水”。她还补充说,如今村里患癌的年龄越来越年轻化,“十五六岁的、二十多岁的都有,前几天有个十几岁的孩子去北京看病了,说是癌,但是没确定是哪种癌。”


许多村民称,除了癌症,村里得偏瘫的也“倍儿多”。“这已经都是习以为常了,谁家得病了,不是癌症就是血管堵了。”一位村民说。


“现在癌症哪儿的农村都多,也都年轻化,五六十岁就死了的也特别常见,不止咱们南赵扶村。”王峰对财新记者说,“你们可不能光说南赵扶的癌症多,不然人都不上这里来了。现在全世界的环境都在恶化,整体得癌症的就很多,究竟有没有超过整体上升的速度,这都还需要调查。”


(文中王峰、张秀英为化名)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