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一季度国产手机行业静如止水的背后,行业格局正在悄然迎来着改变。

 

近日,极光大数据发表了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市场智能手机销量排行,其中华为(含子品牌荣耀)以市占率19.2%位列第一,在其之后分别是OPPO、vivo、苹果、小米、三星等厂商。



国内手机品牌的重新洗牌


回首国内手机行业的多次洗牌,可以发现手机行业从兴起到如今逐渐走向成熟,在不同时期市场对于厂商考验的变化。


 

2008年,“中华酷联(中兴、华为、酷派、联想)”抱紧运营商大腿,在各地运营商网点建立了强大的分销系统,依靠高额的补贴通过“充话费送手机”的合约定制机模式,成为当时2G无线网络向3G过渡的中坚力量。


然而2014年,国资委连续发文削减运营商营销补贴,一时间为依靠运营商补贴生存的“中华酷联”遭遇重创。



与此同时,2012年后,互联网手机大潮席卷而至,这种在初期无需线下渠道积累、更多依靠定制版ROM与服务保持差异性的模式,受到了互联网创业者的青睐,一大批主打性价比的手机纷至沓来。其中“花旗小妹(华为、奇酷、小米、魅族)”成为了该时期互联网手机厂商的代表。

 

如今再看国内手机市场,去掉榜单中的国外品牌,可见国产手机厂商又一次迎来洗牌:“华米欧维(华为、小米、OPPO、vivo)”成为了目前国内的智能手机的“第一梯队”。


跻身第一梯队,除了情怀,还要实力


随着手机产业的日趋成熟,市场对于厂商的考验也越来越综合。


从“华米欧维”来看,虽然都在国产厂商中属于第一梯队上,但其成功要义已经出现了分化。



华为:作为从“中华酷联”到“花旗小妹”再到“华米欧维”,华为是唯一一家始终上榜的厂商。这要归功于华为内部面对市场发生变化时的及时转型,从线下渠道,到互联网营销,再到如今独占的麒麟系列自研处理器,华为在每个时期都表现出了足够的强势。


尤其是麒麟960,借由与高通、苹果等高端处理器的“错峰”发布,华为Mate 9和P10系列可以赶在竞争对手旗舰机发布的真空期发布,使其能够站稳国内市场的第一位。



OPPO、vivo:说到这两家的成功,不少人会想到它们庞大的线下渠道推广力度,以及在 广告宣传以及小鲜肉代言的支出。


诚然,除了这两家,全世界也难觅一年线下店能办365天活动,买手机还送耳机、充电宝、电饭锅的厂商。而两家的广告代言,也从线下的车站广告,蔓延到线上的网剧综艺。


但OPPO、vivo能在2016年取得接近翻倍的销量,很大原因还是因为其销售策略和供应商的支援。


在销售策略上,OPPO、vivo在外观、拍照、音乐等功能上下足功夫,主要满足那些对手机有特殊需求、对硬件参数不够敏感用户的需求。


而在2016年末,高通推出了具有中高端性能的骁龙653处理器和主打节能续航的625处理器,并在互联网上取得了不错的评价,而OPPO、vivo恰巧选择了这两款处理器,冲淡了线上参数党对于两厂“低配高价”的固有印象,也变相提振了两厂手机的销量。


 

小米:作为四家上榜厂商中唯一一个根正苗红的互联网厂商,虽然2016年受供应链影响,销量遭遇滑铁卢,但好在年末发布了小米MIX,颠覆性的全面屏设计,为小米赚回了不少口碑。刚刚发布的小米6也让小米在旗舰系列上加入了骁龙835、双摄等当下最受追捧的卖点。


而下一步,小米将在新零售市场发力,3年内投入建设1000家小米之家,董事长兼CEO雷军坦言:线下零售占总零售市场90%份额。未来小米之家或成为小米打破自身瓶颈的重要突破口。

 

自此,国内手机的第一梯队又一次逐渐成型,而在这些国内厂商中,被视为竞争对手的,除了国外大厂苹果、三星,就是国内同为第一梯队的彼此了。

 

可见,未来国内手机厂商之间的较量将更加多元化,无论是线上营销、线下渠道、技术或供应链积累都至关重要。随着手机产业信息逐渐透明,靠“情怀”与“故事”作为卖点的厂商逐渐失去溢价能力,与第一梯队差距将逐渐拉开。


国内市场的“围城”之势

 

对于目前的国内市场,可以说早已成了“围城”之势:国内的厂商想出去,国内的厂商想进来。



对于国内市场来说,如今已从增长期过渡到稳定期,消费者在购买手机时,“性价比”不再是唯一的追求,而是开始寻求消费升级,对于手机的品牌与品质有了更高的要求。这也敦促着国内厂商打造更高品质旗舰机型。


并且随着竞争力渐强,国内厂商逐渐通过自身积累或授权转让,积累了一定量的专利,为打破国外专利壁垒,寻求出海提供了条件。


对于国外厂商来说,中国是一个存量巨大的市场,其体量相当于国外数个经济体之和,站稳中国市场可保衣食无忧。又逢国内市场正在寻求消费升级,国民开始追求国内外高端品牌,若是能被主流高消费群体接纳,更是能赚得盆满钵满。


国外的竞争对手,手中最好的武器,莫过于对于元件技术的壁垒。例如索尼的G镜头、三星的柔性AMOLED屏幕,最新一代产品往往作为自家旗舰专属,对外出售则要落后一到两代。而对于芯片、存储等手机通用元器件,则主要采用限制供应的方法。




就比如最近沸沸扬扬的“闪存门”事件,且不说厂商认错态度如何,华为确实因为缺货导致UFS、eMMC闪存混用,而小米6则在闪存规格上标注为UFS(实为2.0、2.1混用)。


可见,面对全球固定的产能,国内还缺少些对于供应链的控制权。



回首去年乌镇互联网大会,华为、小米、联想高管在饭桌上把酒泯恩仇,称要共同杀进世界前三。


虽然如今看来,三厂商仅华为位列世界第三,且与前两位差距明显,但从言语之中,还是透出几分想把中国品牌做强做大,让世界人民爱上“中国造”吧。




爆文回顾


/  互 联 网 老 兵  /

小米的线下反击战

携程的“共赢”为未来在哪?

魅族高管谈再用联发科P10就吃手机

小米7年:从手机工坊到“新零售”电商的蜕变史

➤  互联网老兵“迅雷”


/  互 联 网 新 势 力  /

➤ WiFi万能钥匙的阵痛与救赎

➤ 春夏之交,ofo的生死时间

➤ 小猪下一个盟友也许是木鸟?

➤  摩拜联手腾讯,入局互联网金融才是大杀器?

➤  互联网医疗,三国杀不杀?


商务合作请联系QQ:800062661、800051170

投稿邮箱:news@sootoo.com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速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