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做实习医生时碰到的一个病人。 


他四十出头, 是镇上一个红火酒吧的经理。他重度肥胖,体重 300 多斤,平时不锻炼,作息时间也没规律。


两周前,他下决心改变生活习惯,开始训练跑 5000 米。他年轻的时候是个游泳健将,所以一运动就给自己定了高强度。


几天后,他开始腿脚酸痛,然后呼吸困难,走路喘气,胸闷,实在熬不过来看急诊。



急诊医生检查后发现他的心肌酶有点高,心电图不正常,再加上有心脏病的家族史,就马上为他做了冠状动脉造影。


结果显示冠状动脉没有问题,但心脏有劳损并高压。结合他急发的呼吸困难、胸闷症状,我们又做了肺血管造影,发现左右两边肺动脉都有血栓。


诊断明确了,是肺栓塞。


肺栓塞形成后由于血液无法从右心室流向肺部,形成右心室血液堆积而产生高压。但是,右心室正常压为 15 mmHg 左右,而他的数值竟达到 80 mmHg!


医生们都觉得很奇怪,这样高的压力,如果是急性发作,一般人很可能已经休克或猝死了,但他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是因为他有长期睡眠呼吸暂停症(OSA)。


没有治疗的睡眠呼吸暂停症有很多并发症,最直接的是睡眠质量不好,白天嗜睡打鼾,但长期不治疗就会导致高血压和肺动脉高压 。


这次发病,他原本的右心室压已比正常人高很多,右心室和肺动脉在长期高压状态下重塑并适应,反而承受住了由急性肺栓塞产生的高压。


未治疗的睡眠呼吸暂停症竟神奇地救了他一命。



明确诊断后,我们当即给予了溶栓治疗 。


后来,经过进一步检查,我们发现他的血栓来源于右腿的深静脉。前两天他的腿脚酸痛很可能就是右脚深静脉血栓引起的。这就意味着他的后半生可能都需要服用抗凝药。


我去跟他讲这些时,他平静地听着,似乎也很理解。 我当时没多想,交代完病情后就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我的上级医生对我说,看到他一个人坐在房里抹眼泪。


我十分不解,极力回想刚才的对话中自己说错了什么。


后来我才渐渐明白, 一个原本感觉还算健康的人,信心满满地开始自己的运动计划,结果突然这么病一场,还发现自己可能一辈子都要用抗凝药物,还需要忌口并定期抽血检查,心里肯定不好受。


对于医生来说,这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在临床上见惯了生死,心也变的慢慢坚硬。但是对于患者来说,这真的是如晴天霹雳的消息。


「感同身受」这个词,说来容易,做起来太难。


现在回想起来,我多希望自己能早些觉察到他心思,可以顺势劝慰他,可以告诉他,医学一直在进步,现在已经有多种新型抗凝药物不需监测血液指标,他的肥胖和睡眠,通过调整生活方式都可以控制,一切还为时不晚……


病人的脆弱,大多时候是不易察觉的,有时甚至连身边最亲的家人也不一定能体会。


作为医生,需要短时间内掌握并理解病人的心理。做到这一点除了多沟通以外,还需要细心聆听和观察,用心去体会病人的弦外之音,有时没说出口的话比说出来的话更重要。


这是一门技术,更是一门艺术,需要时间的沉淀和高超的情商。


最后,还是特鲁多医生的那句墓志铭:


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


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


共勉。


欢迎投稿,原创 1000 元 / 篇!


本文由冰球说医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shamouer

图片来源:123rf.com.cn 正版图片库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丁香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