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中央主要新闻单位采编播管岗位人事管理制度改革的试行意见》。据新华社报道,中央主要新闻单位人事管理制度改革主要涉及统筹配置编制资源、开展人员编制总量管理试点、深化人事薪酬制度改革、完善考核评价和退出机制等四个方面的内容。这次报道甫一出台就引起了传媒从业人员的喜大普奔,地方传媒从业人员更是翘首期待该改革尽快覆盖到自家媒体。由于没有拿到具体的改革方案,我们没有办法去进行评论,但我们可以探讨的是,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改革呢?


财政对养老、医疗等基本保障兜底的改革


根据笔者了解,有一个副省级城市报业集团的总编辑到了退休年龄而不得不超期服役,原因很搞笑,是因为该报业集团由于之前没有给员工买养老保险,如果给该总编辑买养老保险就要给全体员工买养老保险,而这需要数以千万计甚至亿计的资金,这家报业集团当然没有这样的财力去给全体员工上社保,就只能这样拖一天算一天。而据笔者了解,还有一些报业集团没有给员工买医疗保险,而如果把医疗保险补齐则需要数以亿计的资金,现任领导自然没有动力去解决这种问题,而就任由这种难题击鼓传花。

因此,对于传统媒体来说,当前首先要解决的是员工后顾之忧难题,尤其是全体员工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基本保障难题。对于哪些已经深陷经营困境或者没有充足能力来为员工提供基本保障的传统媒体来说,当务之急是由本级财政提供相应的财政兜底,可以借鉴出版单位转企改制时的做法,对传统媒体尚未解决养老、医疗保险的员工采取视同交纳的方式予以解决。


选任有能力领导人改革


根据笔者的调研,东北一个地市级报社的社长难产,当地市长觉得当地殡仪馆馆长把殡仪馆搞得风生水起,进而认为其具有市场经营能力,就把其调到当地报社当社长。我们姑且不去谈殡仪馆馆长是否适合当报社社长,但在传统媒体效益快速下滑甚至亏损的情况下如何科学地选派一把手和领导层就至关重要。

国有单位尤其是传媒单位发展改革的核心是一把手及其领导层,纵观我国传媒业的改革发展实践无不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的范以锦、央视的杨伟光,广州日报报业集团的黎元江、SMG的黎瑞刚、国际广播电台的王庚年、浙江日报报业集团的高海浩、杭州日报报业集团的赵晴等都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实践已经充分证明,有了优秀的一把手不一定能够确保成功,但是没有优秀的一把手则一定不能成功。

何为优秀的一把手?主要体现在懂政治、明战略、会用人、担风险四个方面,所谓懂政治就是具有高超的政治智慧,能带着镣铐跳舞;明战略就是能够“站在未来看现在”,能够提前卡位新兴产业;会用人就是善于识人、用人,任人唯贤而不是任人唯亲,而核心是营造创业创新的积极向上的企业文化,担风险就是敢于承担改革发展中的各类风险,传媒业的改革发展是一项高风险的工作,不仅有市场风险还有政治风险,稍有不慎就会落得个锒铛入狱的悲惨下场。

因此,对于传媒单位来说,其人事改革的核心是选派素质高、能力强、肯干事、能干事的一把手及管理团队,否则给予再多的补贴和支持,都难以解决长期转型和发展的难题。


市场化取向的改革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而很多人却以传媒市场有特殊性而要求重回体制而由财政包养,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的实践都已经充分证明,哪家媒体的市场化能力强,其服务于党和政府中心工作的能力就强,就更能得到广大用户的忠诚,而哪家媒体的市场化能力弱,其服务于党和政府中心工作的能力就弱,就会被受众所抛弃。有一些媒体虽然形式上还在活着,还是本质上已经死了,因为其已经不被政务市场和商业市场需要,已经沦为彻头彻尾的寄生虫。而要进行真正的市场化改革,核心是处理好如下三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正确处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关系。媒体具有很强的意识形态属性,这就决定了其必须时刻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并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但是我们也必须清醒认识到的是:有经济效益的不一定有社会效益,如国外的色情杂志等低俗化媒体;但是没有经济效益的一定不会有社会效益,原因很简单,社会效益的基础是传播功能,而具有强传播功能的一定会有经济效益,没有经济效益的媒体说明其根本没有传播功能,这有何理由谈社会效益呢?在现实当中,我们常常发现,有些媒体片面谈社会效益,而且还以自己不追求经济效益而沾沾自喜,其实这不过是皇帝的新装,其根本上并没有真正的社会效益。

其次,政府应采取新闻服务外包的方式来扶持新闻业的发展。在当前技术快速变革的时代大背景下,传统媒体“二次销售”的商业模式已经坍塌,单纯的新闻已经难以转到足够的钱来维持自身的运转,但是每一个用户又需要新闻,事实上新闻尤其是严肃新闻已经成为“准公共物品”,这就要求政府把新闻尤其是严肃新闻纳入公共文化服务范畴,由政府采取服务外包的方式向提供优质新闻服务的机构进行购买。最好的方式是把新闻服务外包费用纳入政府预算,可以采取每人每天一元的标准进行确定。

第三,积极进行传媒单位的供给侧改革。当前,虽然传统媒体深陷困境的根源是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媒体的冲击,而传媒单位数量太多、太滥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因此,应采取“优胜劣汰”的市场化原则进行供给侧改革,把哪些既没有能力维持自身良性运转又没有能力提供优质新闻服务的机构淘汰掉,而把有限的资源向优质传媒单位倾斜。

对于传媒单位来说,在财政兜底基本保障的前提下,采取市场化的改革并选派有能力的一把手和领导团队才是应该选择的改革方向。而对于个人来说,唯有通过市场化锻炼自身的市场化能力才是正途,一定要牢记,唯有时刻具备“离开体制能活得更好的能力”,您才能在这个快速变革的时代活下来并且活得更好!

全中看传媒

“全中看传媒”由资深媒体人郭全中及其团队共同运营,致力于研究基于互联网的产业融合、TMT创投以及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


欢迎同道之人加入我们的团队,如须商务合同、广告及投稿,请投:guoquanzhong@126.com。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全中看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