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金融监管来讲,首先应该意识到它是一个成本。那有没有可能在这个角度上,把监管成本边际化?

首先,实践中很多律师看待科技金融企业的未来时,认为还是有可能做到降低监管成本的。为什么英国在FinTech领域是最宽松的国家,在于它有许多对原有体系的反思,无论是民间还是有识之士都会对现有的金融体系进行反思,而反思是很重要的。

其次,另一个观点也与传统的金融认知不同。传统认知认为金融是指一个信用的活动,央行和银行体系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实际上,大家仍会发现,每次金融危机发生了以后,银行的系统是非常脆弱的。虽然有巴塞尔III,有各种各样的资本监管手段,但银行本身仍然是一个非常脆弱的系统。所以为什么我们会对金融科技感兴趣?就在于,未来可能真正会迫使我们去掉信用就能让价值流动。这个假设,我觉得就是金融科技的未来。

比如,我看到金杜澳洲一个合伙人研究区块链下的智能合约问题。当真正了解到智能合约的概念的时候,会发现资产能够真正的数字化,而资产价值的流动将完全取决于交易的双方在设立这个交易的智能合约之时就设定的一些交易标准。只要达到交易条件,它就会自动触发,然后资产的所有权发生变化。这个时候甚至不需要银行这个第三方机构介入。因此,我觉得这就是金融科技对现有体系最大的一个颠覆。

这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情况,不是按照现有的金融体系、监管体系和现有的想法去做,也不是现在金融科技公司的做法,而是把现有的体系肢解,把现有金融体系做的效率不高的地方拿出来做,未来是重新一套打法,这个打法不依赖信用进行价值流动。

首先看一看,2016年互联网金融的板块,发生了什么事情。

2016年P2P进入了一个关键时期,引起很多关注,为什么?因为只有P2P领域是真正的发出了相关的明确监管规定的。大家通常会认为一个监管规定出来后,会对现有的业务进行限制。但我们去看整个P2P,会发现它是正好符合现在上面的要求的。虽然对于有一些原来是做大标的的平台而言,受到的限制相对较多,比如说个人借贷的总金额,拆解后的个人借贷的金额都受到了一些限制。但是别忘了,P2P成为了唯一一个真正的已经实现公募化的平台——规定里面没有限制人数。也就是说,只要在符合监管要求的基础之上,可以向公众没有门槛的去做P2P的产品发售,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资源。当然未来,大家还会看到现在监管方向是不会再让那么多人还有机会叫自己P2P。这是跟我们现在的趋势看上去完全相左的一个趋势,希望大家能够关注。

另外一条希望大家关注的是P2P规定的25条,这是一条非常神奇的规定。在之前的征求意见稿里面是没有提到这一点,即没有提及出借人做决策的问题。但在正式发布的时候,25条规定,未经出借人的事先同意,不可以代为决策。很多自动化的处理中,和出借人之间产生的情绪或其他方面的议题,需要通过策划的方式来完成。其实就是,你想什么,你宣传什么不重要,关键就看你在做什么。如果我们所有的现在做的互金的平台,你想要做的是赚利差,那么你一定会把25条用到极致。

在股权众筹领域,我的判断是——遥遥无期。因为,原来在推股权众筹的部门是证监会的创新部门,现在被裁撤了。所以这个被裁撤的部门所提出的理念什么时候能够付诸实施,是很难判断的。在年终的时候我们跟很多的做众筹的创业公司谈过。很多公司都反馈说现在创始人、CEO在做的事情不是去想怎么做好金融科技,而是在面对所有投资人的质疑——什么时候能够让我退出,发生风险应该怎么办?这其实是做众筹企业应当共同去思考的话题。

再看财富管理领域。实际上很多时候,大家容易把财富管理和P2P混淆。大家发现,经常跑路的有P2P,但是也有很多的是地面的理财团队。实际上他们做的就是原来的第三方理财的线上化,也是通过在社区经营它的网络,从老太太、老头那里拿到钱,然后有可能因为进行自融,也有可能是因为风险处置不当等各种原因,最后跑路。这一块,实际上是风险最多的一个领域。因为它是直接挑战现有模式的。大部分的所谓“理财”,基本上是承担着银行的负债功能的一种模式。但是,它又在完全不受监管的情况下,资金使用如果存在大量的变化,出现风险是一个很必然的结果。

在保险领域,保监会颁布了关于怎么样做互联网的保险的规定。很简单,就是你成为了保监会的一个发牌机构,之后你就可以做互联网业务。但是会有另外一个弊端,因为中国人或许有增量的能力,或者说是获取流量的能力非常领先。我举一个例子,有一个比较著名的创业企业,做了一个P2P互助。他的想法提出是2016年的一月份,是做互助保险或者将互助保障。正式开始做是三月份,但到八月份的时候,就已经大概有了300万的真正的用户了。但是看整个公司网页上的介绍,会发现互助一块提供的全部都是类保险方面的业务。因此,大家会看到保监会近期也采取一定的行动。

再看支付。支付是体系里面价值最重的一个。现在,从央行的角度来讲,一定要清晰的知道资金的流向。所以,网联一出来就把所有现有的支付系统里面的现有的赚钱模式,都通过清算、结算统一了起来。

总结而言,整个2016年,回过来看,P2P登记备案之后即可以获得一系列的公募的好处,反而成为了唯一一个真正能够既结合互联网的技术,又结合民间的资金需求的平台,成了未来的一个看点。

回溯2015年,2015年7月的时候出台了一个指导意见。指导意见对于整个业态的认知是这样的(见图):用当时的语言可以说是,左边是“互联网+金融”,右边是“金融+互联网”。

什么叫“金融+互联网”,就是指现有的牌照机构通过互联网做金融业务。今天,我们可能对分期乐、趣分期还有一些怀疑,但是其实通过看指导意见会发现,它们是互联网的消费金融,是放在“金融+互联网”一类下的。也就是说,实际上是需要拿到牌照,才可以去做消费金融业务的。

这张图里面,我刚才提到的理财业务,当时是叫网络金融产品销售平台。但是在2015年7月这个指导意见里面,并没有明确它的监管问题。

再看接下来的图,是2016年图,涉及的文件在10月份才公开,但是在4月份已经开始下发各地的金融办,并开始按照这样一个思路来进行整治了。

大家可以看到,2016年较2015年增加了一块。因为政府发现,地方也有很多地方金融的生态。这套生态也被毫无保留地接入了互联网金融的企业,比如保理、小额贷款、租赁、典当、担保,包括近期马上要开始整顿的资产交易所。因此,地方和中央是有博弈的。比如中央设立了一个时间表,希望能够按照牌照的规定,按照加强管理来把业务做清楚。但是对于地方而言,在这样的规定下要去做很多事情,所以地方是有反抗的。所以在实际过程中,很多企业是在近期才拿到整改通知的,甚至现在还没有被约谈。回到刚才讲到的网络金融产品销售平台,它成了由工商局和相应的涉及的金融产品相关的部门一起来合作监管的平台。工商局管什么呢?无非是管广告、非法经营,但其实它无监管到金融领域。这样的设计就来源于4月份的规定里面提及的所谓“穿透式监管”。

“穿透式监管”这个概念到了2016年才出现,我觉得是有点晚的。其实它就是整个互联网金融的概念,就是依照现有的金融体系制定的。我们现有的金融体系也是在这么做的,我们只是以互联网为媒介。在国家发现它还没有太大,还没有特别重要的情况下,其实是有一段金融自由化的时期。但是,现在大家发现,不打破资金的概念,不打破现有的情况,就会变成泛金融化但是无法去监管的局面。所以现在的监管就是要回归金融的本质,比如要审视你的资金来源。如果资金来源是C端,那么其实意味着你的业务很有可能是跟银行的业务接近的,那就需要对你实施监管,检查比如你的投资人的适格性,审查你是不是在经营类似银行的业务等等。另外就是,无论怎么包装、通过什么样的通道、什么样的架构、最终投向什么样的资产,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问题,正好是反映了民间的资金通道是不畅通的(underserved),大部分需要融资的人得不到资金,这是现有金融机构监管在中国的情况造成的。所以最终我们会发现,在资产端,很多人买卖资产就能赚钱。在金融监管出台以后,很多人发现我们又回到了金融监管的一个老路上去。

所以,接下来政府还应该要做一件事情,就是——找到你的爸爸。

如果你是地方的机构,金融办是你爸爸;如果你是银行,你做了作奸犯科的事情,那么人民银行和银监会是你爸爸。因为只有找到你的爸爸,从一个角度看,你的爸爸会保护你;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也可以找到归责的人——责任的压力,只有通过分担的方式,才能得到释放。在这个前提之下,就出现了四月份的这个明确的怎么样去做金融业务的指引,怎么样运用穿透式监管的规则去归责。

接下来我们可以来看看整个市场的变化。

互金会生产源源不断的、各种各样的资产,卖给个人投资人。整治之后,在各个地方,它还是或快或慢的发生了一些变化的。第一就是,很多非常保守的、或者说未来还是愿意去上市或者对上市公司进行并购的平台,需要去做一些事情:第一,是对非标资产要提供风控的系统、或者数据、仓库等类似的东西,从而去对接到机构。在审批的制度下,会生产很多不错的机构,也会生产没有能力的机构。而现在很多的金融机构,就面临这个问题——投资能力很差,没有办法去识别也没有办法去归结一个好的资产。2017年一定会有大部分的持仓行从各个地方吸收资金,然后投到比较有能力的银行去代为投资。第二,是对标准资产——通常是用来对接公募基金,稍微打点擦边球的是股票——它们基本上被公众认是类似于银行储蓄的一个产品,就要求把消费者、用户,引导到一个更加能赚钱的平台。

接下来,从现在的监管环境来看,机会有几类:正向的有两个,即开放的地方金融和技术、数据和设施。也有两个倒三角,即开放的一行三会和无法归类的创新业务。这都是从4月份的文件里面解读出来的。

那么很显然,被开放的一行三会,现在大家看到的所有的规定都是在趋紧的,包括最近的比特币,也是在趋紧而不会出现开放。而对于无法归类的创新业务,监管所体现的是必须要把创新的业务放到现有的某个归类下面,如果没有归类则没有业务可做。

但还是有一些机会:从传统的金融机构来看,它确实在尝试去接触零售端的客户。就放贷款而言,传统金融机构的能力是不行的。比如工行,近期就去找了一些能够提供数据的人,给它们以客户数据,以每天万分之零点零一的利率,来发放贷款。可见传统金融机构需要合作者。另外,有些城市,只要它没有大面积的发生互金风险,还是愿意去做一些新的尝试。比如重庆,在网贷规定出来以后又出了一个规定,要求在重庆注册的小贷企业,如果监管机构允许的话,可以代售理财产品,包括证监会体系下的产品和银监会体系下的产品。当然前提是要取得相应部门的同意。

接下来,我们来看一看后续的一些监管的要求。

一个是对金控公司的一个要求。比如说不能用一家公司干所有的事情——每一家公司都必须要区分明确的业态,而且公司设立之后,它没有办法再设立子公司去做其他的业务。比如说一家P2P公司下面不可以再设立一个众筹公司。但监管允许你成立一个金控公司,然后把P2P和众筹作为兄弟公司。

而牌照,现在总结的情况如下。

什么是牌照?从金融的一个角度去理解,牌照就是国家规定的你是不是可以直接从大众那里去吸取资金然后加以使用的资格。所以,它是一个合法通道,合法去利用储蓄的一个渠道。

对于互联网小贷是不是一定不能做资金端,这个我们还不确定。而P2P是一个非常完整的平台,既可以做资金端也可以做资产端,所以P2P有很多可能性可以去挖掘。众筹,它看起来是可以做资金端也可以做资产端的,但是在股权众筹这一块它是停滞的。那么金交所,上半年来看是两端都可以做,所以现在大家在想的是怎么样去处理它。不过大家也知道最近在整治金交所。

同时,现在还是有一些事情可以做的。一个人可以从金融上和情感上去定义,这其实是人的同一个问题,且它们可以通过技术上的方法和场景的结合而越来越接近。从金融上,人非常好定义,就三种情况,即消费、借款和投资。但它们实际上又对接着你的享乐需求、长远规划的需求或者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需求。实际上,现在很多事情都是在把这两类需求给打通。这是未来对于每一个个人的个性化管理,它管理的是你的总账本,囊括你的各种需求。

另外一块,是一个传统金融的模式,即通过一个开放的技术平台去连接工业的上下游。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重点就是是发票的环节。发票系统是政府的专业机构做的,所以在这一块事情上,我们只能去配合政府的要求,而不能自行制定标准。比如,要做众筹平台,如果依赖工商局去登记、审核、变更,浪费时间很多。其实妥协才是做事的常态,我们在帮助一个股权众筹平台处理工商局备案的时候,就把未来平台上要做的这套规则预留好一个出口。借此,所有的后续的交易行为,都是在我的电子平台上去完成的。这就是运用了工商局作为公示性的载体去做该做的事情,同时又用电子化的平台去实现效率。

最后再讲一讲对于区块链技术和智能合约的一个理解。

我们现在看到,区块链是把境内人的一些需求,比如到境外去买房等,产生的境外资产放到区块链里,最后通过比特币对接资产价格范围内的交换来完成购买和未来在二级市场的流动。

但我相信未来,更重要的是它要完成一个闭环。这个闭环不一定是要在交易的基础上的,而是说数据资产到底是怎么样去开发的。大家看智能合约会发现,它会有一个假设,就是什么样的情况能做智能合约——即一个资产的所有权是可以确定的,且如果有任何人违约它可以自动执行。那么这就会涉及到,未来它可能会和物联或者其他问题相关联起来。比如,一旦一个租户违约拖欠房租,过了宽限期还是没有付款,那可能当他回到家,就打不开房门。

也就是说,你必须做出一个产品,不需要依赖信用,才能真正降低整个交易体系的成本。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各种各样的交易成本太高了。而如果我们现在沿袭以前的整套的金融流程,实际上还是在继续堆高现有的成本。所以未来真正有长期创新价值的,应该在这个领域。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计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