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船掉头

 

这个世界很复杂,因为太多的事儿,让人目不暇接。这个世界也可以很简单,因为尽管事儿很多,但脉络上很明确,大趋势上都在围绕融合与孤立转圈圈。这么说有些模糊,对照历史和现实说一说吧。

就这两年国际局势看,所有的黑天鹅事件、恐怖主义事件、极端宗教问题、种族主义问题,大体上都能简化为全球化或孤立主义的问题,融合与反融合的问题。这些问题以前就存在。

过去几十年,欧美主导世界话语权,推动全球化。因此全球化被认为是世界的大趋势,与之相背的观点被认为是不合时宜的。而如今,号称世界警察的美国,曾经全球化的主推者为了自身利益逆流而动,给世界带来许多动荡不安。对于这些,已经有足够多的文字论述。我个人认为,其实可以更为简单一点,就是大船掉头的问题。

所有的国家和所有的人一样,都会根据自己的情况以自己的方式给自己争取利益。区别只在于体量大小对世界格局影响轻重不同,成败与否对世界格局影响趋势不同。国际格局上,小国的声音通常微弱,没有大国支撑的情况下,混乱或和平,对世界影响不大;而大国,尤其是超级大国,一旦转变战略,必然影响国际格局。好比说同样的道理,农民工说出来没几个人在意,马云或王健林说出来,就会成为热点。大国,尤其是超级大国,战略转变的成败,必然影响世界的趋势。

远的不说,就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大船掉头的问题之前至少出现过两次。

第一次是中国改革开放,共和国历史上战略中心第一次转移,开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那个时候的中国是大国,算不算强国争议很大。此后形成一系列冲击波,首先是促成中美和解。由于基辛格和尼克松突然访华,那时对美国盟友的冲击远超特朗普上台这一系列组合拳。随后中国广纳百川,成为东亚大陆上工业文明另一个汇集点。如今的中国开始试图主导欧亚大陆上的工业文明流。尽管因战略转移导致数不清的国内问题,但总体上还算成功。

第二次大船掉头是赫鲁晓夫在苏联推动新思维,结果导致苏联这么一个超级大国自我崩溃。一次彻底的战略失败。

那时候的苏联是世界一极,战略转移时的国力远胜改开时的中国,所以对世界格局的影响也大于中国的改革开放。苏联解体之后,主要继承者俄罗斯除得到“选票型民主政治”之外,从工业数量和质量到人口数量和质量全面萎缩,逐渐沦落为核弹和资源强国。美国倡导的全球化成为国际主流。

所以说大船掉头,难。

如今的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其国力远胜改革开放时的中国,也强于赫鲁晓夫时代的苏联,如果要放弃倡导许久的全球化战略而重拾保守主义,必然给世界格局带来更大的冲击波。

特朗普上台仅仅十天,就给世界带来如此波动。但如果特朗普真的要带领美国这艘大船掉头,之前那些策略仅仅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以美国内部看,谷歌和华尔街都是全球化受益者,分别是美国科技和金融的支柱。吃瓜群众很难想象得不到硅谷和华尔街支持的美国政府该如何发展美国。另外经过数十年的信息轰炸,全球化概念基本上触及到美国各个角落,成为美国人意识形态的一部分。中低层美国人选择特朗普,是想找回工作机会。但是当特朗普的计划和他们长久以来形成的意识形态冲突时,中低层美国人未必会一直支持特朗普。中国改革开放导致的意识形态争论,直到现在依然激烈。而中国是一党执政,美国是政党轮替。特朗普的路必然更难走。所以接下来就看特朗普如何发扬其商人才能了。

国际上看,美国盟友多数都是美国全球化的一份子与受益者。中国改革开放,大船掉头,融入全球化,给欧美提供廉价商品,欧美受益。苏联解体,大船掉头,东欧的财富和人力资源流向欧美。如今美国大船掉头,盟友们付出多于得到。所以欧洲,尤其是德国,对特朗普颇有微词。连撒克逊系铁杆兄弟加拿大都表示“美国不要难民,加拿大要”。意识形态上看,欧美之前崇尚的“民主和人权”已经深入骨髓,且和全球化思潮契合,和孤立主义格格不入。

所以说美国这艘大船想掉头,更难。

但不论美国这艘大船掉头的结果如何,都必然深刻影响世界格局趋势。

尽管不晓得美国大船掉头的结果,但可以分析一下可能性。下一篇再谈吧。

 

PS,明天有事,没法更新,这里提前说下,望朋友们见谅。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虚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