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唯一官方认证和投资的离职员工组织-

···

融资 / 孵化 / 猎聘 / 宣传 / 创业培训


春节,对大部分初期创业者来说,很难彻底休息下来,甚至显得有些奢侈。即便是现在已经做大的企业,曾经也有过难过的春节。春节,或许正是创业者们静下心来反思的最好时机。今年,你能挺过来吗?


1999年春节是阿里十八罗汉记忆最深刻的一年。那年年前,马云做出了南下杭州做阿里的决定,十八个人在北京呆了十四个月,离京前终于去长城玩了一次。晚上,大家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饭店,天下着大雪,众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起抱头痛哭,最后唱起了《真心英雄》,此时已经是马云30岁以来第4次连续创业失败。年初五,杭州一个叫湖畔家园的小区里,马云讲出了“要做最伟大互联网公司”的梦想。后来创业早期的艰难岁月,穷开心是阿里团队印象最深刻的事。有一年春节,马云没有钱给大家发年终奖还要同事们加班。于是他把大家组织起来开会,说:“假如你们每人有500万元年终奖,你们想怎么花?”大家七嘴八舌就说开了,兴奋地畅想了近一个小时,这时马云突然打断:“好!大家说的这些都会实现,接下来干活吧。”有人说:“马总,再让我们多说一会儿吧,我才用了300万元呢!”大家哄笑着散开,继续工作。


1999年春节前夕

 

2009年的节前饭否年会上王兴也哭了。当年7月8日,已经拥有百万用户的饭否网被突然关闭,那次年会,当巨大的未知感袭来,团队成员纷纷落泪,王兴大半年一直一边等饭否一边尝试新商业。这是他创业10年一个不大不小的分水岭,也是一个影响深远的伏笔——在那之前的王兴是一个极客、一个连续创业者、一个认为极客天生改变世界,“信息沟通成本理应趋向于零”的理想主义者。而此后美团时期的王兴则开始努力学习传统商业的管理规则、用数据驱动的高运营效率降低未知感、将极客理想与商业融合并互相激荡。

 

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最难忘的一个春节则可能是2011年,做外卖最难熬的时候,他曾想过去陕西榆林挖煤。2011年春节,张旭豪去了联合创始人康嘉的榆林老家,当地有很多煤矿,那里很多人挖煤矿赚了钱,整个寒假两人都在矿区考察,并商量做煤炭生意的可能性,“为饿了么另谋出路”。那一年,张旭豪孤身一人住在榆林一家招待所里,北风从没法关闭的窗户钻进来,热水烫得没法洗澡。「每天为着几毛钱算来算去,值得吗?要不我们挖煤吧。」





也有人利用这个短暂的间隙在发现新机会,这或许是个反思、开放的好时机。


2005年冬天,陈华打算回老家过年。春运期间一票难求,苦不堪言的陈华为了随时关注火车票转让信息,动手开发了一个在线搜索系统,没想到火车票的问题迎刃而解。陈华随即找到了吴世春,两人一拍即合。这款火车票搜索引擎成了酷讯的雏形。2006年1月1日,搜索引擎上线当天,服务器就因不堪负荷而瘫痪。那天酷讯有几万人同时在线。“超乎自己想象的火。”回忆那年春节前夕,陈华仍满是自豪。

 

随后的2010年9月,王兴拿到红杉的第一笔投资,美团创立后的第一个生死劫终于跨越过去了。那年春节,王兴去在硅谷做软件工程师的姐姐家过节。这一次硅谷之旅,对他冲击很大。“硅谷真的相信科技改变世界,他们已经走出了IT的圈子,生命科学、能源等都冲到了前沿。NASA已经将15亿美元的合同交给SpaceX。为什么发射火箭一定要让政府干?他们真的相信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2015年滴滴快的合并,21天的“情人节计划”(合并谈判)给出行市场按下暂停键,合并后的那个春节,程维和柳青几乎是在快的杭州公司度过的。“花了很多精力,做动员工作,合并谈判时间很短,很多工作都是合并后做的。”程维在随后的夏季达沃斯发言这样说道:“我以为滴滴和快的竞争就是总决赛,合并后可以好好建设家园了,没想到只是亚洲小组赛。”




创业就像春节打麻将


过去一年创投圈印象最深的一件大事之一,是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的离世。张锐曾自比创业就像是打麻将和抽烟。以前,每次看到他母亲打麻将,一打打到半夜两点,坐得腰酸背疼,他看着都嫌累,但母亲高兴,“创业也是这样,很累,但你很爽,你说抽烟有什么好,这么难闻,对身体不好还花钱,但是我高兴。”这也许是大多数创业者的真实写照。

 

创业对很多人而言,早已成了骨子里会上瘾的事。一位创业者说过:“春节期间我在反思现在的创业生活,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要健康创业。想要让自己的创业更健康,然而我发现在创业的执念之中,需要何其强大的自制力才能控制好休息这件事。像安排工作一样去安排生活。”春节前找钱,很多FA的反馈会是:“希望你们能撑到春节后,如果那时候没死掉咱们再联系”,这可能会是创业来最焦虑的一些时刻。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南极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