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像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哪里能设厂就去哪里,肥美的水草没了,就迁徙。这一波的中国台商逃离潮,像是股市空头卖压涌现,一发不可收拾!

在中国市场征战二十多年的程丰原,在广州设厂十几年后,再转战安徽马鞍山市,工厂还没建好,地方政府承诺的事就跳票,只得再到河北沧州寻找第二春。不料,建好的厂房都还没启用,就因为北京现代汽车公司看上这块地,只得再度出让。

尽管河北沧州开发区并未主动要求让出,但担任广州台商协会荣誉会长的程丰原,深谙中国投资一定要「政通人和」,因此决定把土地所有权转让给这家「创税大户」,转进安徽绩溪另起炉灶。还好,沧州政府也没亏待识时务的他,即使没有投产过一天,仍因为土地与厂房的转移而小赚一笔。

程丰原的艺帘公司规模并不算大,但这波台商迁徙潮已经与规模无关。世界级的窗帘、窗饰大厂──亿丰,原本在广东东莞市常平镇上建立了规模可观的生产线;即使中国的工资、原料等成本不断增加,优惠一直缩水,亿丰仍坚守中国设厂的立场不动摇。

不只小厂受冲击

大厂也想走人或大幅缩编

这家全球前三大的窗饰企业,在常平镇一待就是二十多年。不过,亿丰近年为了平衡中国工资暴冲与「五险一金」强制执行所带来的成本高涨形势,不得不进行多点投资模式,不敢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就有常平镇的台商臆测,未来亿丰全球最重要的生产基地,极可能迁到缅甸去。

此外,全球最大的运动鞋代工厂宝成,受到中国工资与社福支出大幅上升的影响,在中国的生产基地规模也持续缩减中;不仅是沿海地区的生产线愈来愈少,甚至当初为了劳动力较丰沛而投资的内陆厂,规模也逐步缩小。

宝成在高埗原本有二十多万名员工,如今缩减到不足5万人,原本相当繁荣的小镇,景象已渐趋萧条。与此同时,宝成规划在内陆的庞大生产基地,也敌不过各项成本高涨,同样逐步缩小规模。在江西、湖北等内陆省分的发展,不仅未达到当年宝成在沿海的辉煌程度,部分甚至才设厂几年就有了关厂的打算。

艺帘、亿丰与宝成这些传产轻工业者还算幸运,当中国的投资环境出现变化时,它们的生产线还能进行搬迁。同样位于广州,原本由台湾高雄义联集团投资的联众不锈钢厂,在中国钢铁业产能严重过剩下,连年亏损,最后在2014年,只能忍痛认赔,把6成股权卖给中国鞍山钢铁。

开发利益看不到

厂房、资金、人员全部喊撤

一位与联众同样设厂在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台商透露,台湾钢铁南霸天会折翼羊城,最主要的困境还是得不到银行团的支持,加上中国钢铁业扩充太快,产能过剩,如果没有官方的补贴,确实很难维持下去。

义联集团会舍弃联众厂在广州经开区的庞大潜在土地开发利益,可见经营的难度有多大。鞍山钢铁买下了联众后,2016年因为员工降薪导致了2千多人的大罢工发生,由此可见,在瞬息万变的中国商场上,即使拿到了中央核准的项目,早就不再像从前是获利的保证,既要有真本事,而且还要有直达天听的本事拿到补助,否则再大的投资都有可能像铁达尼号般沉没汪洋。

这波逃离中国的浪潮,实际上早在3、4年前就已展开,但这波出走潮更像是股市空头市场来袭时,失望性卖压涌现的情景;以往的台商撤离模式,即使是工厂卖掉,但因为看好中国的经济,还是有许多台商会把资金留在当地,买房、买股做投资也好,甚至转行参加加盟连锁也好,总之不会像这次,工厂走了,钱跑了,人也不再留恋了。

一家大型灯饰厂商的老板就把所有资金分次全都汇回台湾了,因为经营得太累了,不仅欧美订单难有起色,中国市场更别想要拚过有狼性的本土企业。此外,中国官方对制造业已不再友善,即使目前经济情况不好,中国政府在春节前仍祭出了强力手段,要求所有企业达到最严格的环保标准,不少中小型的台资企业都纷纷在年节前关厂避风头。

一位台企联的常务副会长就表示,今年春节过后,包括台商在内的一些中小企业还会再掀一波关闭潮与出走潮。纵使全球硬碟大厂──希捷1月初宣布关闭苏州厂,资遣2千多名员工,但当地官方仍是波澜不惊。一位苏州老台商认为,目前土地价值暴涨,这块地如果卖掉重新开发,为地方带来的效益十分可观。可能就是这种心态,即使不断有台外商撤离,中国政府的态度也都显得无所谓。

当然,「公司跑了,人跑了,资金也要往外跑。」一位长期依赖地下通汇的台商就表示,想要逃出大陆的资金实在太多,中国官方的封阻动作,堪称是近年来最严厉的一次。

想要逃离中国的资金,除了台商外,也包括预期人民币贬值的避险金流,以及中国民众、企业家强烈海外置产的需求;而这其中,中国国家税务总局制定的《非居民金融帐户涉税信息调查办法》,明定从今年元月1日起,凡存款超过人民币600万元以上的「非居民」个人帐户,要进一步清查,让资金外逃更是雪上加霜。

一位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指出,在中国的台商、台干中,有台美双重国籍者不算太少,资产超过人民币600万元的人,粗估至少也有5、6千人,他们很担心在中国的资产资料被送到美国后,可能引发的追税与查税效应。

资金拚命外逃

地下通汇手续费屡创新高

资金外逃量大,加上地下通汇管道处处设限,从去年底开始,人民币兑换新台币的汇率节节下跌,但手续费却持续攀高;一位在两岸经营地下通汇长达20年的台商透露,现今人民币兑新台币的汇率普遍都在4.4以下,一般大约可以换到4.3、4.2,但如果大额兑换,以1千万元人民币以上为例,大约只能换到4的汇率。

不仅汇出的汇率愈来愈差,手续费也高得吓人,目前一般都在3%,即使是多年的老客户,最好的折扣也只打到2.2%;即使如此,想要汇出资金的台商,仍多如过江之鲫。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光电与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