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学者发起的公益学术平台

分享信息,整合资源

交流学术,偶尔风月

据Science杂志2月6日报道【1】,在活动人士的压力之下,国际肝脏研究联合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the Liver)和Wiley共同出版的学术期刊Liver International将一篇来自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论文撤稿。论文共同通讯作者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浙江大学医学部副主任郑树森教授。


这篇论文2016年10月13日在线发表在Liver International 【2】,题为

Safety limitations of fatty liver transplantation can be extended to 40%: Experience of a single centre in China

论文通过分析2010年4月至2014年10月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563例肝脏移植手术,研究移植肝脂肪变性及安全性。众所周知,对于肝脏绝症而言,肝脏移植是唯一的治疗手段。


然而,该论文引起临床伦理人士的关注。澳大利亚Macquarie 大学的Wendy Roger,悉尼大学的Maria Singh,和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Jacob Lavee一月三十日在Liver International 发表致编者信【3】,题为:

Papers based on data concerning organs from executed prisoners should not be published

指控浙大医学院论文数据涉嫌取自死囚犯器官,要求杂志撤稿。


浙大医学院论文明确指出,所有器官取自捐献者,而不是死囚犯【2】:

All organs were procured from donors after cardiac death (DCD) and no allografts obtained from executed prisoners were used.

但Roger等人信件对此提出质疑,并引用文献,声称在浙大医学院研究所涵括的期间,也就是2010年4月至2014年10月,中国90%的移植器官取自死囚犯【3】:

During the period of this study, more than 90% of all organs for transplantation were from executed prisoners. [2]

然而,其所引用的文献[2], 是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洁夫2007年在Liver Transplantation所发表的论文【4】,也就是说,该文献根本无法支持Roger等人所声称的90%的统计数据,时间完全不对!如此低级错误,令人费解。


Roger等人还引用黄洁夫副部长等人2015年在Liver Transplantation所发表的另一篇论文,试图论证浙大医学院的移植肝脏不可能来自捐献者,并声称证明清白的义务在作者【3】:

The burden of proof rests on the authors to demonstrate and explain the ethical sourcing of organs used in this research

然而,在并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Roger等人已经断言浙大医学院研究违反国际器官捐献伦理标准:

It breaches international organ donation ethical standards


据Science杂志介绍,在回复查询的电子邮件中,郑树森教授等向Liver International主编Mario Mondelli再次声明,所有器官取自捐献者, 而不是死囚犯【1】:

all organs were recovered from donors after cardiac death and no grafts obtained from executed prisoners were used.


据浙大医学院官网介绍【5】,郑树森教授是我国著名的器官移植、多器官联合移植及肝胆胰外科专家,领导着国内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提供全方位医疗诊治服务的肝胆胰外科中心。郑教授1993年开展浙江省第一例肝脏移植,截止2012年1月,已经成功施行肝脏移植1080例,良性肝病移植后1年生存率达到95.2%。同时开展多器官联合移植,施行肝肾联合移植25例,为国内移植数量最多,其中最长生存已13年,创国内存活最长记录;施行胰肾联合移植,现最长存活18年,目前患者肾、胰功能均正常,创亚洲最佳纪录。作为首席科学家,郑教授连续主持我国器官移植领域2个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项目,分别为“移植脏器慢性失功的免疫学应用基础研究”(2003-2008),“器官移植的免疫学应用基础研究”(2009-2013)。2009年起还主持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课题“肝癌抗复发转移治疗临床新体系的研究与应用”。


然而,Liver International 要求浙大医学院2月3日前提供官方文件,证明移植器官并非来自死囚犯,没有收到回复,因此将论文撤稿 【1】。众所周知,2月3日,中国仍处于春节假期之中。一个科学期刊在如此严肃的问题上,未经深入调查、没有确凿证据,就作出如此草率决定,有违科学精神,令人失望。


这不是Roger等人第一次指责中国的器官移植。2016年,她们要求Journal of Medical Ethics撤稿一篇来自澳门和澳大利亚的论文【6】,题为:

China to halt using executed prisoners’ organs for transplants: a step in the right direction in medical ethics

只因为这篇论文称赞中国政府在禁止使用死囚犯器官方面所做的努力,称其误导读者。这一无理要求被JME拒绝,因此Roger等人撰写一篇反驳文章【7】,题为

Smoke and mirrors: unanswered questions and misleading statements obscure the truth about organ sources in China

继续指责中国器官移植实践。


事实上,自2015年1月起,中国已经明确禁止使用死囚犯器官做移植【8】。黄洁夫曾向记者介绍说,刚宣布自2015年1月1日起停用死囚器官时,“也有一些好心人,问我说会不会停掉死囚以后,中国器官移植就走下坡路了?甚至有一些人说中国器官移植的寒冬时间到了。我就告诉他们,是春天到了”。

的确,2015年以事实证明了“春天”的到来【8】:国际移植界对中国移植界的“三不”政策宣告结束。本来,因为使用死囚器官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和全球移植界共同遵守的伦理准则,中国移植界一直面临“三不”的尴尬局面:不承认临床移植成果;不允许在国际权威杂志发表临床器官移植文章;不同意中国移植专家加入世界移植组织。2015年10月,在韩国首尔召开的全球器官捐献移植大会上,中国正式加入器官移植国际组织。

然而,Liver International撤稿风波说明,无论是中国移植界、还是国际伦理人士,在相互沟通和理解方面,还有漫长的路要走。而且,如下图所示【8】,按每百万人口的器官捐献例数来算,中国大陆的这一数字仅仅为2左右,排在全球的第59位,据世界第一的西班牙(每百万人口36例)有相当的差距,因而也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您如何看待撤稿风波和器官捐献?不妨留言告诉我们。

参考资料

【1】http://www.sciencemag.org/news/2017/02/study-retraction-reignites-concern-over-china-s-possible-use-prisoner-organs

【2】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111/liv.13244/abstract

【3】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111/liv.13348/full

【4】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02/lt.21081/full

【5】http://www.cmm.zju.edu.cn/chinese/scholar.php?uid=436

【6】http://jme.bmj.com/content/42/1/10

【7】http://jme.bmj.com/content/early/2016/05/04/medethics-2016-103533.full

【8】http://news.qq.com/zt2016/qgyz/home.htm

扩展阅读
 

Nature: 造化弄人? 中国学者论文惨遭群殴, 被撤稿!

中国科学家世界首次成功编辑修改人类胚胎基因

中国学术急需话语权:胚胎基因修复文章背后的故事

如需转载或者合作请看下方↓↓↓

投稿、授权、合作事宜请联系

service@scholarset.com 或微信ID: scholarset

回复“目录”或“”,浏览知社更多精华。长按二维码识别,可以关注/进入公众号进行回复。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知社学术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