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  要:宋代宗正寺地位经历了由高向低的演变,其转变的节点是宋仁宗景祐三年(1036年)新建大宗正司。此后,自唐以来由宗正寺掌管皇族事务的职能,转由大宗正司管辖。元丰改制后,进一步缩小了宗正寺的职能,局限于管理皇族属籍登记、宗姓取名、皇帝玉牒、宗室类谱等图籍。随着这一变化,宗正寺专设了玉牒所,负责撰修《皇帝玉牒》《宗枝属籍》《仙源积庆图》《宗藩庆系录》《仙源类谱》等帝籍、宗谱。除《皇帝玉牒》特藏于玉牒殿外,其余四书均藏于属籍堂。宋代宗正寺地位下滑的根本原因在于,首先,宋代没有沿袭唐代“五世而斩”的宗室政策,这就使宋代宗室后裔,呈几何级数增长,宗室人数大量增加,管理日益困难;其次,宗正寺长官又是庶姓,“皇族狃习富贵,或弗能以礼法饬其下”,非皇帝亲属要去管理皇族,是难以驾驭的;最后,管理皇族事务之权交由以宗室充任的大宗正司。导致宗正寺职能与权力的减弱是宋代宗室政策导致的历史必然。总之,宋代宗寺与宗司并存,是宋代特殊宗室政策的产物,在中国古代宗室史上,实属空前绝后。

    关键词:宗正寺;地位下滑;职能缩小

       作者简介:龚延明,男,浙江大学古籍研究所暨浙江省重点研究基地宋学研究中心教授(浙江杭州 310028),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官制史、宋史等研究。

 

   宗正寺,为宋代九寺之一。宋初甚重宗正寺,特升宗正卿为正四品,宗正丞为从五品,其杂压在御史中丞、给事中、中书舍人之上。此与宗正寺沿唐以来之制,管皇室事务有关。然自景祐三年(1036年),将管理皇族事务划归新建的大宗正司之后,宗正寺地位降低,御史中丞、给事中、中书舍人升位在宗正卿之上,其职事主管玉牒、族谱等事。从宋代宗正寺所掌职事与地位之变化,可以看出,宋代宗室政策因没有沿袭唐代“五世而斩”而带来了严重后果,致使宗室成员不断膨胀,管理日益困难,导致更具有权威性的大宗正司的产生,宗正寺因此被边缘化。


一、宋代宗正寺沿革及其职掌演变


    宗正为古官,秦汉有宗正,属九卿之一。南朝梁天监七年(508年),宗正带卿字,即称宗正卿,为春卿之一[17302724。北齐有宗正寺之称,置卿、少卿、丞、主簿,是为唐、宋宗正寺之根[3755。唐高宗龙朔二年(662年)曾改称司宗寺,武则天光宅元年(684年),又改名司属,唐中宗神龙元年(705年)复宗正寺旧名[446551251

    北宋沿置宗正寺,初在延祐坊。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二月,宗正寺着火,于福善坊新建宗正寺[6]二〇之三3564。“国初,宗室尚少,隶宗正寺”[733。随着仁宗即位以后,宗室成员日益增加,“皇族狃习富贵,或弗能以礼法饬其下”[6]二〇之一九3573,坐享爵禄的皇族,凭恃优越的地位,目空一切,越来越难以管理。宗正寺已难以承担宗室族群事务管理一职。景祐三年(1036年)七月乙未(十七日),特增置大宗正司,以皇族宁江军节度使允让知大宗正事,“时诸王子孙众多,既聚居睦亲宅,故于祖宗后各择一人,使司训导、纠违失。凡宗族之政令,皆关掌。奏事毋得专达,先详视可否以闻”[8]仁宗景祐三年七月乙未2796。宗正寺与大宗正司并存,二者共为宗室管理机构,而分工不同。北宋初期,宗正寺职事俱存,掌皇族事务,奉宗庙、诸皇陵荐享,司皇族之属籍玉牒等。景祐三年,大宗正司建立,直接管理皇族事务后,宗正寺职务大为缩减,仅管奉宗庙、诸皇陵荐享,以及撰修玉牒、属籍、类谱等文字和奉祠等事,已成为大宗正司的配角。

    北宋前期,宗正寺属员有:室长、斋郎,无常员;属吏:楷书四人,府史二人,驱使官九人,庙直官一人;所辖:太庙宫闱令一人,后庙宫闱令一人,以入内内侍省官充,陵台令一人,以京官知永安县兼陵台令史;玉牒所,掌修皇帝玉牒,序宗派,纪族属,岁撰宗室子名以进;修玉牒官,无定员,典三人,楷书四人[6]二〇之一3563

元丰改制,宗正寺不再管理皇族族群事务,因“宗司设立后,宗寺原先参与议定有关宗室政令的职能也移于宗司,此后宗司、宗寺长期并存,在管理宗室事务方面,发挥作用的是宗司”[9]。

    元丰改制,宗正寺主要是领修帝籍玉牒、皇亲属籍、宗室类谱等图籍。修玉牒属籍,朝廷差修玉牒官,或置玉牒所,宗正寺官“凡宗正卿、少而下,悉与修纂”[6]二〇之五六3595。宗寺所领修纂皇帝玉牒、皇亲谱、图、籍,其别有五:一、帝籍《玉牒》,凡编年以纪帝系,而载其历数,朝廷政令、赏罚、封域、户口、丰凶祥瑞之事及因革;二、皇亲《宗枝属籍》,序同姓之亲,而第其五属之戚疏者;三、《宗谱》(《仙源类谱》),具其官爵、功罪、生死及宗妇族姓与男若女者;四、《宗藩庆系录》,推其所自出,至于子孙而列其名位者;五、《仙源积庆图》,考定世次、枝分派别,而归于本统者。《玉牒》《宗谱》《宗枝属籍》十年一修;《仙源积庆图》三年一修;《宗藩庆系录》一年一修。凡宗子生,应授官者,撰名以上吏部司封司[6]二〇之一3565103887。修谱、牒,要收集宗室家状,宗室和宗女的生卒、迁转、出适,宗妇成礼及夫为何官位与姓名,宗室官爵及叔伯弟侄儿孙等,同宗室三代名衔、生卒年月日时等第一手资料,需取会在京、州、军、县、镇所寄居、待阙、现任的宗室官或宗室,逐一开具报明,这也是非常烦琐的事务[6]二〇之九,二〇之十3567-3569

    此外,宗正寺职掌宗室赐名之依条拟选,即负责宗室训名。据《宗室条制》,修纂《玉牒》《属籍》,三祖以下共分十九宫院,其训名之辈分各有规定:一、太祖皇帝下,以“德、惟、从、世、令、子、伯、师”等字;二、太宗皇帝下,以“元、允、宗、仲、士、不、善、汝”等字;三、魏王廷美下,以“德、承、克、叔、之、公、彦”等字,各依昭穆次序,分位增广秩数。以上用以排行的字,随着宗室后裔螽斯衍庆,已不够用,宗正寺还得提出新的排行字,如:

    (南宋绍兴七年七月)宗正寺言:“太祖皇帝下‘希’字子欲连作‘与’字;太宗皇帝下‘崇’字子欲连作‘必’字;亲贤宅‘居’字子欲连作‘多’字;(棣)华宅‘卿’字子欲连作‘茂’字;魏王下‘夫’字子欲连作‘时’字。”从之。[6]二〇之一三3570

    宗室取名,最易重名,为防止同名,宗正寺考虑宗室赐名,必须二字,其中一字取自昭穆次序所排到之某字,如德、仲、善字等,与下一名字相连,所以别源派,序昭穆,定专名[6]二〇之九,二〇之十3567-3569。宗正寺草拟名字后,是否有宗室同名,需申吏部、学士院看定,然后,咨报中书省进呈取旨施行。

    这套程序,虽颇为烦琐,但对于别源派,序昭穆确有用处。如英宗名仲实,属“仲”字辈,一看就是太宗帝系之宗室。又如高宗是太宗后裔,他之前的真、仁、英、神、哲、徽、钦宗诸皇帝,皆是太宗皇帝子孙。高宗一子,南渡初夭折。时金人南下,中原未有息肩,臣僚认为:“太祖舍其子而立弟,此天下之大公。……今有天下者,独陛下一人而已。属者椒寝未繁,前星不耀,孤立无助,有识寒心,……仰违天监,太祖在天莫肯顾歆?”为此,上虞县丞娄寅亮提醒高宗,“天其或者深戒陛下,追念祖宗公心”,从太祖后裔中挑选皇位继承人[1112132。娄寅亮之建言,居然被处于战祸围困中的高宗采纳,遂对执政言:“此事不难行,朕于‘伯’字行中选择,庶几昭穆顺序。”[12616“伯”字行,即太祖皇帝下之七世孙。结果从民间找到了赵伯琮与赵伯浩,养育于宫中。赵伯琮父为进士出身、原嘉兴县丞赵子偁,其排行“子”,系太祖六世孙[13]高宗建炎元年十月丁丑条267148686-8687。最后,高宗通过一个细节的考察,选中了赵伯琮:

    (绍兴二年五月辛未)诏左文林郎赵子偁令赴都堂审察。时集英殿修撰、知南外宗正事令懬奉诏选宗子伯琮、伯浩入禁中。伯浩丰而泽,伯琮清而癯。上初爱伯浩,忽曰:“更子细观。”乃令二人并立,有猫过,伯浩以足蹴之,伯琮拱立如故。上曰:“此儿轻易乃尔,安能任重矣!”乃赐伯浩白金三百两罢之。后四日,以子偁为左宣教郎。[151112

    细节决定命运。伯浩因在皇帝前随意一脚踢猫,就被淘汰出局。伯琮则因在皇帝面前拱立,不受突如其来的事物干扰,赢得高宗的青睐。绍兴三年(1133年)二月,擢伯琮为贵州防御使,赐单名瑗,瑗即受高宗禅位之孝宗。由此可见,宗正寺所修《玉牒》《属籍》在维护赵氏皇室统治地位之中的作用。

    宗正寺别称宗寺、司宗、麟寺。元丰改制后,宗正寺依《唐六典》,其官复前制:宗正卿一人,正四品,少卿一人,从五品,丞一人,从七品,主簿一人,从八品;分案二:属籍案,知杂案[6]二〇之一3565。职事(吏):胥长一人,胥佐二人,楷书二人,贴书二人[103887。所辖:玉牒所,元丰官制行,分隶宗正寺。官制既行,修玉牒职归卿、丞矣[1671。掌修纂皇帝玉牒、皇亲属籍、类谱、图籍之事,修玉牒官,无定员[1038906]二〇之四二3588-3595

    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四月,因宋金战争,南宋朝廷立足未稳,寺监省并。宗正寺归太常寺。太常少卿兼宗正少卿,丞、簿并罢。如绍兴二年(1132年),太常少卿兼宗正少卿李易,宗正寺所掌四书《玉牒》《宗枝属籍》《仙源积庆图》《宗藩庆系录》,《玉牒》如帝纪,特详于“国书”,最为重要,建炎南渡,为不致金人掠去,举四书而逸于江浒,即扔于江中,为此,李易奏请重修《玉牒》[17]高宗绍兴二年七月丁亥条1148。绍兴五年(1135年)六月修成《玉牒》进呈。可见,宗正寺职事归太常寺兼管。又如绍兴三年,太常博士兼权宗正丞赵霈[18]高宗绍兴三年十一月壬子朔,庚申1361。此后,绍兴三年六月,复置宗正少卿;五年闰二月辛未,复置宗正寺[19]庚申551-552。绍兴二十年(1150年),在临安府旧车辂院新建宗正寺[20]行在所录·诸寺·玉牒所宗正寺3408


二、宋代宗正寺设官分职


    关于两宋宗正寺官的职守与编制,并非一成不变,要注意北宋前期、元丰改制、南宋之制的时段性及其演变脉络,简要论述如下:

    (一)判宗正寺

    北宋前期,宗寺官罕正除,太宗开宝二年(969年)正月曾以千牛卫将军赵崇济为宗正少卿,以后未见置,而置判寺、同判事二人掌宗正寺,判事以两制以上朝官充[212408。如阙,则以朝官以上宗姓为知宗正丞事。主簿一员,以京官充[6]二〇之一3563。如景德二年(1005年),太常博士、同判宗正寺赵湘,殿中丞、同判宗正寺赵稹[221342。景德二年五月甲戌条或以朝官、京官兼任宗正卿、少卿、丞,如大中祥符八年,以兵部侍郎赵安仁兼宗正卿。九年定制:丞郎以下兼宗正卿,给舍以下兼少卿,京官兼丞[23430。天禧元年(1017年)十月,赵安仁以尚书右丞兼宗正卿[24]真宗天禧元年十月庚午条2083。或置知宗正寺差遣官——知宗正寺、知宗正寺丞、知宗正寺主簿等,如太宗朝,虞部员外郎、知宗正寺丞赵咸一[258899。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度支员外郎赵世长知宗正寺。天禧元年十一月,卫尉寺卿兼宗正寺主簿赵鼎[6]二〇之四3565。以上诸宗正差遣官虽为国姓(姓赵),而非宗室。《石林燕语》谓:“唐宗正卿皆以皇族为之,本朝踵唐故事,而止命同姓。”[2692北宋知宗正寺少卿赵崇济、同判宗正寺赵湘、赵稹,兵部尚书兼宗正卿赵世长,判宗正寺赵概等,皆非宗室,无非姓赵(国姓)而已。但不用非赵姓官充宗正寺官。

    唯一以宗室为知宗正寺者,乃皇储赵宗实(濮王赵允让子)。嘉祐六年(1061年)十月,以宗室赵宗实(英宗)为泰州防御使、知宗正寺,管勾宗正寺事,特修宗正寺廨宇,在太庙南旧开封府司(司录参军官廨)[27]仁宗嘉祐六年十月壬辰4727。此乃宗室继皇帝位的台阶,属特例。

    (二)宗正寺卿

    秦置宗正,两汉宗正为九卿之一。西汉平帝时曾改名宗伯。后汉仍称宗正,卿一人,但不连称宗正卿[28703293589。南朝梁武帝萧衍天监七年(508年),始称宗正卿,位视列曹尚书,主皇室、外戚之籍;后齐以宗正为寺,始有“宗正寺卿”之名[27243755。唐、宋沿置。

    北宋前期不除,或为兼官。神宗元丰官制,宗正卿一人,正四品。卿掌叙宗派属籍,以别昭穆而定其亲疏。徽宗大观三年(1109年),诏宗正卿、少卿兼提举诸王宫大、小学[1038873078-79

    元丰改制正名,然宗正寺长贰,神宗朝虚而不除,专以丞听寺事[6]二〇之九3568。徽宗朝置宗正卿、少卿。

    南宋不除宗正卿。

    元丰改制之后,宗正寺官专用国姓(赵姓)官之制有所突破,非赵姓之庶姓,也在选用之列,因别有大宗正司统管皇族。唐代“宗正寺官员,悉以宗子为之”[311349。宋代对唐代宗正寺官必任以皇族予以改革。陆游《老学庵笔记》言:“宗正卿、少卿,祖宗因唐故事,必以国姓为之,然不必宗室也。元丰中,始兼用庶姓。”[3273元丰六年(1083年)九月十一日诏:“除长贰外,自今不专用国姓。《志》:大宗正司统皇族,故(宗正)寺长贰不专以国姓。”[212408-2409如元丰六年九月,以监察御史杨畏为宗正寺丞。至南宋,宗正寺长贰也用非赵姓官员。如绍兴四年(1134年)宗正少卿范冲、宗正丞孙纬[6]二〇之六356617]高宗绍兴五年闰二月卒未条1653

     宗正卿别称宗卿、冷卿。

    (三)宗正寺少卿

    北魏孝文帝太和中,设宗正卿等六卿,置少卿[332979-2980。北齐以宗正为寺,始以宗正寺少卿为名[27243755。唐、宋沿置。元丰改制,宗正少卿一人,从五品。辅正卿掌叙宗派属籍,以别昭穆而定其亲疏。然宗正寺长贰,神宗朝虚而不除,专以丞听寺事。徽宗大观三年,与宗正卿同提举诸王宫大、小学[1038773078-79

    南宋初,少卿以太常少卿兼。绍兴三年,复置宗正少卿一人。宁宗嘉定九年(1216年),宗学归隶宗正寺,“自此寺官又复预校试之事”[103877

    宗正少卿别称少宗正,亦称冷卿。

    (四)宗正寺丞

秦、汉宗正属官有丞。北齐始有宗正寺丞之设[3755。唐、宋沿置。北宋前期不除,为所带阶官,如太平兴国三年(978年)五月,宗正丞充两浙西南路转运副使赵齐,宗正丞定其月俸,月二十千钱[34]太宗太平兴国三年五月丙戌条428。但有知宗正丞事差遣,如景祐二年(1035年)四月,集贤校理、知宗正丞事赵元规[35]仁宗景祐二年四月己未条2726 

    元丰改制,宗正丞一人,从七品。神宗朝,宗正卿、少卿,虚而不除,以宗正丞掌寺事。宗正丞与太常丞、秘书丞号为“三丞”:

神宗董正治官,虚长贰不除,专以丞听寺事。盖与太常、秘书号为“三丞”。且其选甚清,自来率用馆阁英俊,以重属籍之寄。[6]二〇之九3568

    宋代“三丞”是台谏候选人,其资望较高。如仁宗朝重台谏之选,规定“三丞以上尝历知县人,除御史里行,二年后除御史”[734。宗正丞例参与编修宗籍图书。

    (哲宗元祐元年)九月十九日,宗正寺言:“其编修图书乞依旧例,丞纂修。”从之。[36687

    元丰改制之后,宗正寺官不专用国姓(赵姓)官,非赵姓之庶姓,也在选用之列,因别有大宗正司统管皇族。唐代“宗正寺官员,悉以宗子为之”[311349,宋代对唐代宗正寺官必任以皇族予以改革。

    (五)宗正寺主簿

    宗正置主簿,始于南朝梁武帝天监七年,“凡十二卿,皆置丞、功曹、主簿”,北齐始称宗正寺主簿[27243755。唐宋沿置。北宋前期不除,为差遣所带寄禄阶官。如庆历二年(1042年)二月,著作佐郎、宗正寺主簿、加崇文院检讨赵师民为宗正丞、崇文院说书,宗正寺主簿与宗正丞,皆非职事官,为所带寄禄阶官,主簿月俸五千钱[37]仁宗庆历二年二月丙戌条3323-3224

    元丰改制正名,宗正寺主簿一人,从八品,专以钩考簿书为职。《容斋四笔》云:“自元丰官制行,九寺、五监各置主簿,专以掌钩考簿书为职,它不得预。如《玉牒》修书,主簿不预,见于王定国《旧录》。”[23431

    哲宗元祐之后,主簿参与图书编修,并许与丞通管寺事:

    (哲宗)元祐元年,宗正寺言:“既许主簿通管寺事,窃恐亦合依太常寺、国子监例正通管杂务,其编修图书乞依旧例丞纂修。”从之。[36687

    建炎南渡后,凡寺监主簿率多与寺丞同签押文书,与丞平行。岳珂《愧郯录》谓:

    南渡而后,官失其守,凡寺监主簿率多预尾书,……再攷(考)典故,元丰六年七月庚申,诏寺监主簿,止是专掌簿书,其公事自当丞以下(上)通议施行。[38]寺监簿职守65-66


三、玉牒所


    玉牒所为宗正寺所属机构。

    何谓玉牒?玉牒源于汉武帝封禅时一种秘书——“玉牒书”,埋于“封”之下,玉制书简,通于神明[3916714053041160。宋真宗泰山封禅所用玉牒,即实以条状玉编缀成册书,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42271。从唐朝开始,还有一种《玉牒》,即在宗正寺设修玉牒官,将编修好的皇帝谱牒名为《玉牒》。《新唐书·艺文志》著录有开成二年(837年)李衢、林宝撰《皇唐玉牒》一百一十卷等书目,唯具体状况已不可考[4394。宋代沿唐之制,在宗正寺编修皇帝《玉牒》,但已非那种玉条连缀成册之玉牒,而是宋代皇帝叙帝系撰写在纸上的《玉牒》,每一朝皇帝,都有一部《玉牒》,宗正寺下还有专门的编修《皇帝玉牒》的机构——玉牒所。

    (一)《玉牒》

    《玉牒》全称是《皇帝玉牒》,与家谱有别,皇室家谱称《仙源类谱》。《皇帝玉牒》就是帝籍,一朝皇帝一牒。如《真宗皇帝玉牒》《仁宗皇帝玉牒》《神宗皇帝玉牒》《哲宗皇帝玉牒》《徽宗皇帝玉牒》《至尊寿圣皇帝(孝宗)玉牒》等[6]二〇之四二3588-3589,二〇之五一3593。某一《玉牒》,就是某一个皇帝生平与执政的实录。宋代史家林对皇帝玉牒的表述是:

    《玉牒》之书何记乎?记大事也。以纪帝系,以载厯(历)数,以籍昭穆。盖将绵天地亘古今为不朽传也。以书政令,以记户口,以别封域,盖将以理乱兴衰之大验,固与之为消长也。有大制诰,有大册命,凡关于事之大者,皆录之,又将使进退取舍予夺废。置揆之人情而安布之册书而信也。呜呼,亦重矣![4445

    《四朝国史志》对玉牒的表述是:

    玉牒,以编年之体,叙帝系,而纪其歴(历)数,凡政令、赏罚、封域、户口、礼文、祥瑞之事。[1038874445

宋制《皇帝玉牒》,从皇帝登基之年的生日起,即着手编修。以《光宗皇帝玉牒》为例,光宗于淳熙十六年(1189年)二月壬戌(二日)继位,其诞辰之日为绍兴十七年(1148年)九月乙丑(四日)。为此闰五月一日,就下诏右丞相留正提举编修《玉牒》,开始筹备,期以九月四日得以按时举行开局修光宗皇帝《玉牒》的仪式。是年闰五月二十四日,玉牒所即着手就开编首册内容所需材料部署征集工作:

恭见今上皇帝登宝位,本所合自皇帝诞圣之后编修《玉牒》,申请下项:一、今年来编修今上皇帝《玉牒》,合书注诞圣以后符瑞,及听读圣德、初封冠礼,并纳夫人及节次加封食邑,册立皇太子至登庸位应干麻制、册文、典礼,及辞免、批答等事迹,欲乞朝廷劄下随龙官属等逐一取降,编类申(玉牒)所。[6]二〇之四三,二〇之四四3590

    此后,随逐年一边征集与修《光宗皇帝玉牒》有关的事迹实录材料,一边按年、月、日归纳编撰,《玉牒》后面附有皇后事迹[4524646]仁宗天圣三年正月乙巳条2374。可见,《玉牒》内容十分丰富而重要,关乎一朝皇帝生平事迹、政令因革、户口增减、版图大小,乃治国理政的大事记。

    宋朝所有国史中,奉为国之宝藏,装帧最奢华精致的,当推《皇帝玉牒》。因《皇帝玉牒》秘而不宣,“士大夫罕有知其制度者”,甚至北宋宰相司马光、南宋宰相赵鼎都想当然地以为“玉牒用玉简刊刻如册”“(玉牒)不过刻玉如册耳”[472848]绍兴十二年五月辛丑条2732。发生这样的错误,根子在于“玉牒所事干国体,最为机密,今检准御宝,令漏泄玉牒宗枝,并依军法”[6]二〇之五九3600。故南宋绍兴十二年(1142年)五月,吏部差玉牒官杨愿修玉牒,因南渡初废玉牒官,“莫有知其体者”[48]绍兴十二年五月辛丑条2732。可见,除了玉牒官,百官对《玉牒》讳莫如深,不敢议、不敢问、也不想知。所以,由于神宗朝与南渡初,均未修成《玉牒》,不曾举行隆重的《皇帝玉牒》奉安玉牒殿礼,宰相司马光、赵鼎也无缘目睹《玉牒》实物,也就怪不得其无知了。实际上,《玉牒》虽装帧奢华,但其文字并非刻在玉条上为玉册,而是书写在罗纸上。《皇帝玉牒》用绣金花的红色罗锦裱糊装潢,书轴用黄金。如真宗朝修《玉牒》,“凡《玉牒》书,以销金花白罗纸、金轴、销金红罗褾带,禔(安放于)黑漆金饰匣、红锦裹、金锁钥”。至神宗皇帝阅先帝《玉牒》,以黄金书轴重,而不便批阅,诏改以黄金梵夹(用黄金作薄板上、下夹书,形如梵文贝叶经)。《玉牒》统用黄金匣存放,黄金锁、黄金钥匙。南宋乾道时,有所节约,《玉牒》装订改用镀金银梵版、销金罗纸匣袱,统由文思院制办。《玉牒》修成,于内殿行隆重进呈仪式,然后奉安(储藏)于太庙南宗正寺玉牒殿。守玉牒殿官每日进香敬奉,以及防范《玉牒》泄漏[472849]宗正卿·宋玉牒所502234326]二〇之六二3606

    (二)玉牒所与修玉牒官

    《玉牒》之修,始于唐,唐朝称《皇唐玉牒》,本属宗正寺职事。唐文宗太和二年(828年),于宗正寺外,别置修玉牒官[31135123431。北宋修玉牒职事,归宗正寺负责。寺专设属籍案。太宗淳化六年(995年),始修玉牒,以《皇宋玉牒》为名,设局置官,建玉牒殿[10389020]行在所录·诸寺·玉牒所宗正寺3408。此“设局”,盖指开修玉牒的专门编纂处,并非已建玉牒所,或借秘阁厅纂修《玉牒》[6]二〇之五五3595。建玉牒殿,用以藏皇帝《玉牒》,藏书之所而名之以“殿”,足见宋代皇帝对《玉牒》之珍重。真宗咸平初,于宗正寺建属籍楼(专藏皇亲属籍《宗枝属籍》之类,与藏皇帝《玉牒》之玉牒殿有别),督修《玉牒》。差翰林学士、知制诰梁周翰,与宗正卿赵安易同为兼修玉牒官,领其事。大中祥符八年,于大火后新建的宗正寺内建玉牒殿、属籍堂[6]二〇之五五3596;九年,专设宗正寺修玉牒官一员或二员,首除知制诰刘筠、夏竦为修玉牒官。仁宗康定元年(1040年),有宗正寺玉牒所之名,可见宗正寺专门置局纂修玉牒[6]二〇之五六3596-3597。仁宗朝始,《玉牒》冠以“皇帝”,若为当朝皇帝,则称《今上皇帝玉牒》[50]。南宋初未及置,至高宗绍兴十二年,“袭旧制,始建玉牒所”[6]二〇之五五3595。绍兴二十年,在临安府旧车辂院新建宗正寺、玉牒所,玉牒所与宗正寺,名虽为二,然宗正寺职事“独以玉牒重”,故宋人视“玉牒所、宗正寺同一官府”[20]行在所录·诸寺·玉牒所宗正寺3408

    玉牒所,作为掌修皇帝玉牒、皇亲属籍,序宗派,纪族属,岁撰宗室子名以进呈的专门修史机构,以修《皇帝玉牒》为主,同时纂修《仙源积庆图》《宗藩庆系录》《仙源类谱》等皇亲属籍、类谱。其纂修年限,《玉牒》《宗枝属籍》《仙源类谱》每年添修、十年一兑换,《仙源积庆图》三年一修,《宗藩庆系录》一年一修[6]二〇之五八3599。神宗熙宁三年(1070年),玉牒所于旧三班院置局,后徙编修院。南宋绍兴十二年,建玉牒所于太庙南[20]行在所录·诸寺·玉牒所宗正寺3408

    北宋前期,修玉牒官,无定员,除宗正寺官参与之外,临时差遣侍从官知制诰或翰林学士典领,“祖宗以来,编修皇帝《玉牒》,除就差宗正寺官外,亦有选差侍从兼领”,如仁宗景祐元年(1134年)以知制诰李淑为修玉牒官;熙宁中,以翰林学士范镇为修玉牒官[6]二〇之五八359951]哲宗元祐元年十月己酉条9491。典三人,楷书四人[6]二〇之一3563

    元丰改制,修玉牒职归宗正寺,以侍从官提举修《玉牒》,徽宗朝必充宰臣兼提举修《玉牒》。

    南宋绍兴年间,增重修玉牒的地位,以宰相一人提举修玉牒,修玉牒官一人,以侍从官兼,又有玉牒所检讨官;宗正卿、少卿、丞、主簿以及吏人,悉参与修纂。《容斋随笔》云:

    官制既行,其职归于卿丞矣。而绍兴中复差侍从为修牒,又以他官兼检讨,是与本寺为二也。[1671

    实际上,宗正寺掌修玉牒职为主,北宋以来一直不变,玉牒所与宗正寺实为一府。所不同的是,典领官不任以寺官,而由宰执官或侍从官提举,以增重其事。故洪氏所谓玉牒所与宗正寺一分二,并不正确。以绍兴十二年纂修《高宗皇帝玉牒》为例:

    诏宰臣秦桧提举编修玉牒所,就差宗正少卿、丞、簿三员为额,另差修书官,同共编修玉牒文字。编修官如试起居舍人兼充修玉牒官杨愿,又有点检文字官王亨。“在京玉牒所人吏,系就差宗正寺人吏”,即差宗正寺吏胥,之外从别处另差职级、手分五人以供祗应。其中一名祗应,指定差殿直官充玉牒所承受,其任务是请内外朝廷降高宗皇帝诞圣、授官、冠礼、出閤、节次转官、除拜、差遣;皇后生年月日、纳夫人年月日,封册皇后制诰;皇子赐名、授官、冠礼、出閤、出宫、节次转官;及皇女生年月日、下降年月日等事迹,并主管进呈《玉牒》最后成书定稿时,排办奉安玉牒殿一应事务。另指定三名通引官充玉牒所祗应,其任务是,专一负责投送三省、枢密司等中央、地方诸官司供撰写《今上皇帝玉牒》所需的文字,并限期催取,以交玉牒所。此项事务十分繁重而棘手。[6]二〇之五八3599显然,《皇帝玉牒》之纂修的基本队伍还是宗正寺官吏。

    孝宗乾道后,参知政事、枢密使副提举修《玉牒》,提举不专系于宰相。如孝宗乾道元年(1165年),以参知政事钱端礼、签书枢密院事蒋芾权提举修《玉牒》事。

    宁宗朝,则以宰相监修《玉牒》、侍从兼纂修《玉牒》官、京朝官兼玉牒所检讨官;宗正寺卿、丞、主簿皆参与纂修。[4446

    (三)玉牒殿

    北宋大中祥符八年,建玉牒殿、属籍堂[6]二〇之五五3596。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高宗于新建玉牒殿,御书“玉牒之殿”、“玉牒殿门”、殿门外“祖宗属籍堂”,字涂以金,安奉储藏历帝《玉牒》,书卷浩瀚,专差管理人员和防护兵士。南宋时,玉牒殿设主管玉殿所、玉牒殿香火官四员,差内侍三员、武臣一员充。乾道八年(1172年),改作干办玉牒殿所、玉牒殿,所有行移文字,用“干办玉牒所印”。干办官负责敬事玉牒殿烧香火、开殿点检殿内财物、封锁保管与掌握钥匙。此外,专知一人、专副一人,掌管玉牒殿《玉牒》与财物[6]二〇之五九3600,二〇之六一3602-3603。开禧元年(1205年),所差防护兵士多达一百零二人,日夜巡警,防窃、防风烛。若遇不测大风雨和火灾,殿前司另派二百人准备搬移、抢救役使。此亦可见,宋朝对皇帝玉牒的重视程度。

    然其时虽专设玉牒殿密藏《皇帝玉牒》,后因火灾及数度战火浩劫,两宋《皇帝玉牒》未能有一部完整地留传后世,皆已灰飞烟灭。今仅能从南宋官员刘克庄的《后村先生大全集》中窥见修玉牒官起草的《宁宗皇帝玉牒》初草稿二卷,内容多是宁宗皇帝上朝朝政处理和日常活动大事记,也没有什么神秘之处,举例如下:

    嘉定十一年正月癸酉朔,御大庆殿,群臣朝贺。……癸未,吏部引见某人等三十九人,诏并改合入官。……四月癸亥,閤门舍人熊武轮对,上谓武曰:“卿是东宫官,太子如何?”武奏曰:“殿下贤明仁孝,勤俭节用。人之才否、事之是非,无不尽知。每日讲论之暇,无他嗜好,手不释卷。且动如节度,又不喜酒。臣每轮当宿,绝不闻宴饮之乐。”上曰:“此天赋也!”……六月庚戌,月入氐。辛亥,填星晋守亢,乙亦有流星大如太白。[52135

    其内容大量是朝政活动,也记录天象。至于对太子的考察,算是机密,但东宫官讲的都是美言美语,似乎也不需保密。

    (四)属籍堂

    淳化间,称玉牒楼。大中祥符八年改名玉堂楼。南宋绍兴间,玉牒殿、属籍堂共建于玉牒所内。玉牒所,以修《皇帝玉牒》为主,并修《宗枝属籍》《仙源积庆图》《宗藩庆系录》《仙源类谱》。除《皇帝玉牒》特藏于玉牒殿之外,其余四书均藏于属籍堂。

    一是皇亲《宗枝属籍》。序宗姓赵氏之亲,而排其五服戚疏之次者;后妃也列入《属籍》。《属籍》是以某王、某公或某侯为世系之五服亲疏名籍,然卷首还得先列宣祖皇帝之子(太祖匡胤或太宗光义或魏王廷美)[532926]二〇之五3565,二〇五五3596。如英宗父濮安懿王允让,为太宗孙,哲宗元祐二年(1087年),宗正寺“被旨纂修濮安懿王以下属籍,故例以宣祖皇帝之子为卷首(按:太宗为卷首),次即以宗(按:即濮王)从高下为之序。今若以濮王为卷首,则先后不伦”,宗正寺之所以强调属籍不能以王、公、侯宗主为首,是遵惯例,针对有人修《濮王宗籍》,因濮王系英宗皇帝之父,欲突出其地位,略去原首卷太宗之籍而言[6]二〇之五七3598。关于《属籍》的用料材质与制作工艺,亲王《属籍》要降《皇帝玉牒》一等,如所用纸不用销金花罗纸而用销金白绫纸,轴用银不用金之类;公、侯《属籍》再降一等,如轴,不用金、银,而用象牙,所用白绫纸无销金:“属籍诸王,书以销金白绫纸、银轴头、红锦褾、带红罗复黑漆举涂银饰匣、锦裹,银锁钥。公、侯以下白绫纸、牙轴,余如诸王。”[6]二〇之五五3595-3596

    二是《仙源类谱》。《宋史·职官志》定义为:“序男、女、宗妇族姓婚姻及官爵、迁叙而著其功罪、生死。”[103887《神宗正史·职官志》定义为:“具其官爵、功罪、生死及宗妇族姓与男若女者,为谱。”[6]二〇之五3565这就是宋代宗室《宗谱》,其体例是,按宣祖皇帝以后宗派,即每世皇子、皇女立为一秩(宗派),历载宗派成员姓名、男女、生卒、官爵、功罪,编修成族谱,宗妇也收入,但只称姓不称名,如南宋淳熙五年(1178年)进呈《三祖下第六世仙源类谱》,嘉定六年(1213年)进呈《第七世仙源类谱》等[6]二〇之五三3595。由此可知,《仙源类谱》不但要记载宗室男、女,而且对宗妇也要加以记载。对官爵、事迹的记载,基本是为每一位入谱成员立一小传。现存北京图书馆善本室的南宋修《仙源类谱》残卷,为我们提供了实证[50]。有人把《仙源类谱》视为《玉牒》,这是出于对两者体式不辨,而导致的牵强附会①。

    三是《宗藩庆系录》。是一种简明的表示宗子出自哪一支宗派,由派主至于子孙而列其名位的宗室名录,内容没有类谱详。如淳熙十三年(1186年)十月修成《三祖下第六世宗藩庆系录》,北京图书馆现存有南宋纂修《宗藩庆系录》残卷。[6]二〇之四三358950

    四是《仙源积庆图》。此为图表,是将世系绘成一张宣祖、三祖(太祖、太宗、魏王)而下世次、枝派源流线性示意图。其特点“于便坐可张之”,即可以张挂浏览。[54515155422


余  论


    唐、宋两朝宗室制度相较,宋代明显加强了宗室管理制度。其根本原因在于,唐代宗室身份限制严格,局限于五等亲:皇帝袒免亲以外,一律不列入“天子族亲属籍”[51250。这就使唐代宗室人数有限,不至于无限扩大。相反,宋代关于宗室身份宽泛。其属籍范围,北宋初,除太祖赵匡胤、太宗赵光义子孙是宗室外,魏王赵廷美子孙也属宗室:“修纂《玉牒》《属籍》,(至徽宗朝)欲自祖宗以来每朝皇子、皇女及亲贤、(棣)华宅各为一秩,三祖下十九宫院,太祖皇帝下以德、惟、从、世、令、子、伯、师,太宗下以元、允、宗、仲、士、不、善、汝,魏王下以德、承、克、叔、之、公、彦,各依昭穆次序,分位增广秩数。”[6]二〇之九3567-3568其宗室人数已上万。显然,宋代宗室政策因没有沿袭唐代“五世而斩”,且不限于皇帝子孙,使得宋代宗室人数呈几何级数增长。到仁宗朝,宗室人数已很多,管理日益困难,导致新的更具有权威性的大宗正司的产生,宗正寺职能与权力因而减弱,日趋边缘化。

    此外,唐代宗正寺“官属,皆以皇族为之”[28705。宋代不同,虽制度规定“凡寺官皆宗姓为之”,但执行过程中,宗正寺官并非全部如此。陆游记载:“宗正卿、少卿,祖宗因唐故事,必以国姓为之,然不必宗室内也。元丰中,始兼用庶姓。”[3273庶姓,则非国姓赵姓,张姓、王姓也可。如熙宁中,以都官员外郎张稚圭为知宗正丞。诚如王安石所说:“前代宗正固有庶姓者。”神宗应道:“此虽无前代(如唐代)故事,行之何害?”[103888可是,“皇族狃习富贵,或弗能以礼法饬其下”[6]二〇之一九3573。庶姓为宗正寺长官,要去管理皇族,谈何容易?因此,自大宗正司建立,由皇帝兄弟或叔为判、知大宗正司直接管理皇族之后,宗正寺不能参与管理宗室事务,仅限于管理修纂皇帝《玉牒》和皇族《属籍》等工作。总之,宋代宗寺与宗司并存,是宋代特殊的宗室政策的产物。在中国古代宗室史上,实属空前绝后。


注释

①中国文明网200987日转载《光明日报》文章《家谱:连绵不断的家族史》:“上海图书馆馆藏家谱精品展上,一件玉牒格外引人注目,它就是宋代皇室家谱《仙源类谱》。”转引自王瑞来《宋代玉牒考》页下注1,见氏著《文献可征》,山西教育出版社2015年出版,272.

参考文献

1]班固.百官公卿表上[M//汉书:卷十九上.点校本.北京:中华书局,1962.

2]魏征.梁武之制[M//隋书:卷二十六百官志上.点校本.北京:中华书局,1973.

3]魏征.后齐制官[M//隋书:卷二十七百官志中.点校本.北京:中华书局,1973.

4]李林甫.唐六典:卷十六宗正寺[M.陈仲夫,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92.

5]宋祁,欧阳修,范镇,等.新唐书:卷四十八宗正寺[M.北京:中华书局,1975.

6]徐松.宋会要辑稿:职官二〇[M.刘琳,刁忠民,舒大刚,等点校.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

7]王栐.燕翼诒谋录:卷四[M.诚刚,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1.

8]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一九[M.北京:中华书局,2004.

9]汪圣铎.宋朝宗室制度考略[J.文史,1990,第三十三辑:171-199.

10]脱脱,等.职官志四[M//宋史:卷一六四.北京:中华书局,1977.

11]脱脱,等.娄寅亮传[M//宋史:卷三九九.北京:中华书局,1977.

12]脱脱,等.孝宗纪一[M//宋史:卷三三.北京:中华书局,1977.

13]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十[M.胡坤,点校.北京:中华书局,2013.

14]脱脱,等.宗室一[M//宋史:卷二四四.北京:中华书局,1977.

15]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五四[M.胡坤,点校.北京:中华书局,2013.

16]洪迈.容斋随笔:卷五史馆玉牒所[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

17]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五六[M.胡坤,点校.北京:中华书局,2013.

18]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七〇[M.胡坤,点校.北京:中华书局,2013.

19]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二二[M.胡坤,点校.北京:中华书局,2013.

20]潜说友.咸淳临安志:卷六[M//宋元方志丛刊:第四册.北京:中华书局,1990.

21]王应麟.咸平宗正寺[M//玉海:卷一三〇.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上海:上海书店,1987.

22]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六十[M.北京:中华书局,2004.

23]孙逢吉.职官分纪:卷十八[M.影印本.北京:中华书局,1988.

24]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九十[M.北京:中华书局,2004.

25]脱脱,等.赵晁传[M//宋史:卷二五四.北京:中华书局,1977.

26]叶梦得.石林燕语:卷六[M.北京:中华书局,1984.

27]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九五[M.北京:中华书局,2004.

28]杜佑.通典:卷二十五宗正卿[M.王文锦,王永兴,刘俊文等,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8.

29]范晔.百官志三[M//后汉书:志二十六.北京:中华书局,1965.

30]谢维新.九卿门·宗正卿·历代沿革[M//古今合璧事类备要·后集:卷三十三.四库类书丛刊本.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

31]王溥.唐会要:卷六十五宗正寺[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

32]陆游.老学庵笔记:卷六[M.李剑雄,刘德权,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79.

33]魏收.官氏志[M//魏书:卷一一三.点校本.北京:中华书局,1974.

34]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九[M.北京:中华书局,2004.

35]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一六[M.北京:中华书局,2004.

36]潘自牧.宗正卿·宗正寺簿[M//记纂渊海:卷三十一.四库类书丛刊本.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

37]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三五[M.北京:中华书局,2004.

38]岳珂.愧郯录:卷六[M//全宋笔记:七编四册.郑州:大象出版社,2016.

39]司马迁.史记:卷二十八封禅书[M//二十四史.点校本.北京:中华书局,2013.

40]班固.郊祀志[M//汉书补注:卷二十五上.王先谦,补注.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95.

41]仓修良.汉书辞典:玉牒书[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96.

42]王瑞来.文献可征[M//宋代玉牒考.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2015.

43]何兆泉.两宋波宗室研究:第二章第二节[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

44]林.玉牒[M//古今源流至论·前集:卷四.四库类书丛刊本.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

45]王盛恩.宋代官方史学研究:第六章[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

46]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〇三[M.北京:中华书局,2004.

47]王巩.闻见近录[M//全宋笔记:二编六册.郑州:大象出版社,2006.

48]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四五[M.胡坤,点校.北京:中华书局,2013.

49]马端临.职官考九[M//文献通考:卷五五.影印本.北京:中华书局,1986.

50]王善军.宋代皇族谱牒考述[J.历史档案,19993:79-85.

51]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三九〇[M.北京:中华书局,2004.

52]刘克庄.玉牒初草·宁宗皇帝·嘉定十一年[M//后村先生大全集:卷八二.四库类书丛刊本.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

53]罗大经.玉牒[M//鹤林玉露:卷三丙编.王瑞来,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3.

54]脱脱,等.艺文志三[M//宋史:卷二〇四.北京:中华书局,1977.

55]江少虞.典故沿革·仙源积庆图[M//宋朝事实类苑:卷三三.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


欢迎原创投稿,微信投稿邮箱:

tonydongning@163.com

欢迎订阅《中原文化研究》杂志

学术文章投稿:zywhyj@126.com

关注公众号:zywhyj或长按二维码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原文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