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今后5−10年是最关键的一个时期,如果中国制造业在这个时期,能够稳健前行,则中国制造业将会成长为世界上的一支重要工业力量。反之,则走向彻底的没落。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作者:陈功


▌ 实业来炒汇,壮大民营制造业


中国的民营经济走向国际市场,有两条路径,一条路径是整体搬家,另一条路径是产品出口。


我在调研中发现,很多民营企业实际已经让产品走出去了。以汽车行业为例,搞零配件生产比整车赚钱多,300%左右的零整比算正常,高于600%、700%的暴利也很常见,还有的车型零整比超过1200%的,够让人咋舌的吧。而搞出口的,抢占国际市场的汽车零配件,更有“暴利”之说。所以现在,汽车零配件的民营企业动辄都是30亿以上的销售规模。很多世界的知名品牌,比如奔驰、宝马等,他们的不少零部件都用的是“中国制造”。


此外,由于人民币贬值,出口型的企业又会赚一把汇差,而且比例还不小。以人民币贬值20%为例,这就凭空多出来20%的汇兑利润。所以民营经济的产品出口,今后大有所为,这也会壮大一批民营制造企业,引导资金投入到实业和制造业当中。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这等于是用实业来炒汇,就是这么简单。


 政府大订单会为中国制造业带来新希望


一般来说,政府大订单都是国有企业的天下,尤其是国防军工领域。但这种情形已经随着《推动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意见》的公布出现了改变。随着军民融合的国家战略公布,军工领域也向民营企业打开了口子,而且出人意料的越来越大。


最新公布的新版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目录大大减少许可审批的范围,新版目录比旧版目录许可项数减少了62%,一下子砍掉了一大半的审批。


按照要求,民营经济加入军工生产,最关键的是要有“三证”:保密认证、质量认证和军品科研生产许可证。许可证也分级,第一类许可,即“核心军工”的科研生产许可;第二类许可,是武器、装备的一般分系统和其他专用配套产品。对第一类许可证,一般只给予核心国有军工企业,非公经济通常仅可申请第二类许可。民营、外资机构和企业要获得第一类许可证,加入“核心军工”的队伍可能性极小。


可这种情况从今年开始出现了很大的改变。从准入数量来看,军工单位占1/3,民用的国有企业占1/3,民营企业占1/3,已经三分天下了。就此而言,民营企业增长趋势明显。未来10年内将很有可能诞生一批高速成长的民营军工企业。


2014年的军费开支是8299.51亿元,2015年是8868.98亿元,这是典型的政府大订单市场。我们在山东看到,有很多民营企业开始与军工生产接轨,有的甚至涉及到核潜艇等高精尖领域。而这些大订单领域的出现,无疑又为民营经济扩大了市场空间,有了新的成长机会,为中国制造业带来了新的希望


▌ 民营制造企业重组为制造业财团,才能更好获得金融支持


制造业发展需要金融业的支持,但这种支持并不容易。


很多人指责银行不愿意贷款,但我并不认为银行在金融支持方面是袖手旁观,银行也是企业,它有理由认为企业既然运营得法,自然就能够取得担保和抵押贷款;如果有很大风险,那正好证明不给你贷款是正确的。因此,我认为,具有一定风险的资金需求,可能企业更多的要考虑各种社会融资,把社会融资作为主要的方向。


我认为,在制造业的民营企业获得金融支持方面,最大的问题还是在规模上。很多银行的产品,都有规模上的要求,规模太小了,银行没法安排。所以,我的建议是,未来民营企业的一个重要方向,就是重组为制造业的财团,扩大规模。现在的银行业,对于集团客户是有信贷政策支持的。


我建议的重组方案是,一是交叉小比例互相持股,二是共享管理信息,三是共享市场,四是共享政策。也就是,“一交叉三共享”,以此来合组财团,扩张规模,赢得更多的银行信贷,把握发展机遇。


我认为,在财团的重组过程中,政府可以扮演很重要的角色,重点是两个,一个是推动其重组,一个是控制其风险。财团在管理上,财团内的企业可以独立决策,但一定要有机制来分享管理信息,政府在其中应该扮演关键的裁判人。如果是大撒把,很可能出现有的企业拿了钱一走了之,导致财团失去信用。


▌ 优势制造业转入成套设备


现在中国制造业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中国制造业最核心的企业,都在纷纷转入成套设备的制造领域,以纺织行业和汽车零配件行业最为明显。我看到很多企业,要么在自己设计生产线上的成套设备,要么在使用中国产的成套设备。我甚至在四川的大山深处看见一家粮食生产企业,自己组合设计生产线,全部使用国产设备,生产效率非常高。


从终端产品的生产,组装,再到成套设备,而让别人去搞终端产品,这是制造业的进步和升级。一家民营企业告诉我,他用拉床生产出的产品,比数字加工中心做出来的还要好,被选为军工产品。


这些中国制造的成套设备表明,中国的制造业正在进入一种结构化进步的时代。过去是引进设备来生产,现在是自己制造成套设备,自己生产或是让别人去生产。过去只有日本和欧美能做的设备,中国现在都能生产。我们现在的制造业,已经不仅仅是消费品生产了,我们与发达国家一样,开始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制造业时代。


▌ PX项目之成敏感问题,与简单粗放的政府工作方式有关


在这里,我想谈点敏感话题。我认为,现在PX项目之所以变成敏感问题,就是与简单粗放的政府工作方式有关。如果将政府工作能力纳入考量,则选址的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了。


PX项目在国内掀起了很大的社会波动。但就实际调研来看,这个敏感问题并不敏感。PX项目现在之所以变得敏感了,主要是安全方面的担心,而安全问题在PX项目主要是设备安装的危险。只要安装没有问题,按照标准来做,则整个PX项目是不会有问题的。


调研中,一位总师开玩笑讲,PX项目的装置比核电站简单多了,中国的核电站技术早就过关了,炼油厂也到处都是,能有什么问题?现在的化工企业,早就是实现数字化管理了,跑冒滴漏轻易就可发现,而且那是绝对不允许的,可以全程自动化监控。生产的地方,连人都没有,怎么会有危害?


PX产品是化工生产中非常重要的原料之一。对于国内搞PX项目,我的意见是,要以人口密度为首要选择条件,人口密集的地方就不要建设了。我国地域辽阔,炼油设施的分布也极为广泛,所以选择机会是很多的。山东表面看人口密集,但有些地区实际人口相对稀少,而且具有炼油厂的地方也是有的,因此值得考虑。


对于中国制造业,我的总体看法是:目前乃至今后5−10年是最关键的一个时期,如果中国制造业在这个时期,能够稳健前行,则中国制造业将会成长为世界上的一支重要工业力量,绝对不会被印度等国超越。反之,则中国制造业真的会失去机遇,走向彻底的没落。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有侵权,麻烦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多谢!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金融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