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落魄多年之后,音乐也确实需要回归“内容为王”。

赵雷不只是“乐坛清流”,还是数字专辑销售范本

来源:36氪
作者:新音乐产业观察

多年后,又一个民谣歌手被芒果台捧红,上一次是宋冬野,这一次是赵雷。说“捧红”可能也不科学,实际上,赵雷在2016年已经是民谣圈的翘楚,新专辑数字版卖了15万+(截稿前),一首《成都》红遍“文艺圈”。(文艺青年的圈子)

在前两天的文章里,我们已经分析过赵雷在网易云音乐上的数据。《成都》有10万+的评论量,另一首歌《无法长大》也有3万+的评论量,超过绝大多数我们熟知的主流歌手。单就评论和销量来说,已经是单一平台上的头部——赵雷新专辑《无法长大》的数字销量仅次于《周杰伦的床边故事》的38万+)

赵雷不只是“乐坛清流”,还是数字专辑销售范本

赵雷不只是“乐坛清流”,还是数字专辑销售范本

赵雷不只是“乐坛清流”,还是数字专辑销售范本

新研室前几天做的一个评论排行,赵雷有两首歌上榜(详情点这里)。

难能可贵的是,在外界鼓吹音乐正在“歌凭人红”的趋势下,没有绯闻、不玩炒作、不唱神曲的赵雷是完全靠实实在在的作品吸引到大量的听众。所以,大家把他成为乐坛清流,但在这股所谓“清流”背后,我们还看到一种数字专辑销售模式正在确立,而赵雷的《无法长大》堪称“范本”。


谁是赵雷?

关于赵雷,新观曾经发布过一篇文章,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先读读。点这里

5.jpg

资料显示,作为一个北京男孩,1986年出生的赵雷17岁从地下过街道开始自己的吉他弹唱生涯。之后,他穿行与川藏和云南等地多年,积累了大量创作素材和表演经验,也写出了不少个人作品。

2010年,24岁的赵雷参加快乐男声,止步全国12强,次年赵雷发行首张专辑《赵小雷》。2014年,赵雷参加了“中国好歌曲”,原创歌曲作品《画》收录于刘欢的原创大碟《新九拍》中。同年发行第二张专辑《吉姆餐厅》。2017年1月21日,赵雷发行专辑《无法长大》。

除了自己参加选秀节目,赵雷的歌曲《南方姑娘》和《少年锦时》也在选秀节目中被翻唱过。不过,从赵雷的经历中,除了参加过两次不同的选秀外,我们并没有看出太多的“亮点”,但选秀节目却有效的拉动了赵雷的知名度。

赵雷不只是“乐坛清流”,还是数字专辑销售范本


乐坛清流?

2月4日晚上,赵雷作为补位歌手参加《歌手2017》第三期节目,凭借一曲《成都》力压迪玛希、林忆莲,高居第二位。

一夜间,夸赵雷“清流”之声不绝于耳。

在新研室的标准下,所谓“清流”一定是“内容为王”,无论用什么方式推销自己,最后落脚点一定是优质的内容。以薛之谦为例,都说他靠段子红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专辑《初学者》质量相当不错,所以他的“段子手”身份才有恰到好处的回到音乐上,完成最后“引爆”。

赵雷不只是“乐坛清流”,还是数字专辑销售范本

薛之谦《初学者》和赵雷《无法长大》评论量对比:从赵雷和薛之谦的专辑评论量对比看,分类音乐市场的受众也有较强的活跃度。薛之谦这样的主流头部艺人,热门金曲的数据表现非常突出,也非分类市场头部艺人可比,但两者在非热门金曲的数据表现不相上下。

在落魄多年之后,音乐也确实需要回归“内容为王”。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无论是传统的唱片业也好,还是音乐流主导的互联网音乐也罢,归根到底都需要优质的内容供给来推动消费。另一个不争的事实是,2010年以来,乐坛好歌寥寥——所以更需要“内容”的回归。

《成都》算不算好歌?见仁见智。不过,赵雷毋庸置疑,属于典型的“人凭歌红”。

赵雷不只是“乐坛清流”,还是数字专辑销售范本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出,歌曲带动了歌手指数的上涨。2013年,因为左立在快乐男声中翻唱了赵雷的作品《南方姑娘》,《南方姑娘》大热,带动了赵雷的知名度。2015年,赵雷的歌曲《少年锦时》被中国好声音选手翻唱,又一次提升了赵雷的知名度。


所谓“范本”

为什么我们推崇“人凭歌红”?因为只有用户消费更多作品,音乐人才有动力源源不断的供货,才会不断努力提供质量。而音乐平台才能基于作品去为用户开发更多增值服务,反过来推动所谓版权变现,然后音乐人才能收到更多钱,继续供货,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但是,当供给到位之后,如何消费又是一个问题。

当前,数字音乐的主流消费模式是包月+数字专辑付费。“包月”是指用户支付一定的费用,享受一定时间内的无限制服务(实际上并不是无限制,因为越来越多歌手的专辑要求付费点播);数字专辑是用户付费获取专辑的无限制使用服务。(包括但不限于点播、下载等)

对于歌手来说,后者的收入更加直接,所以歌手们才会趋之若鹜。

数字专辑的消费更接近传统的唱片零售,这一点在赵雷的《无法长大》上表现得格外明显。歌手通过所谓热门歌曲来刺激需求,最后通过专辑来完成消费。

赵雷不只是“乐坛清流”,还是数字专辑销售范本

传统的唱片零售模式类似,也是在专辑发布前先推出1-2首单曲“造势”,然后再推出专辑。

在这个消费模式下,消费者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因为只能通过热门歌曲来预判专辑的整体质量。但是,唱片公司和歌手也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因为在前互联网时代,传统媒体的宣传很难判断效果。在互联网条件下,情况发生了变化。对于歌手来说,前期歌曲免费试听后的数据可以作为专辑发布模式的参考。如果数据好看,就可以采用付费形式发行,如果数据不好看,就免费发布。(免费发布的话,收入从哪来?音乐平台现在只要使用版权都会付费的,流氓平台例外)

新研室认为,2017年开始,会有越来越多的歌手采用《无法长大》这种“部分免费+完整付费”方式来发布专辑。

需要提醒的是,这种方式对于消费者来说,体验并不太好。因为他们要冒较大的风险,尤其是对于非偶像艺人来说。偶像艺人的粉丝消费的是“人”,他们从消费偶像中获取的满足感并不会因为作品质量而受到太大影响。非偶像艺人的消费者就不一样,他们的满足感更多来自作品本身,假如他们消费完专辑,发现不如预期,那么会有巨大的失落感,严重影响用户对于艺人的信任。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 数英网 - 文章频道 - 项目频道 - 招聘频道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数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