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祖权:死水微澜受不了大河奔流


曾几何时,女子的小脚是一种时尚,也是一种普遍认可的习俗,谁家女子不缠足不仅仅是被耻笑那么简单,恐怕都嫁不出去。


600多年前,有一位叫马秀英的女子坚持让自己的双脚自然生长,健康的脚步却导致端庄温婉的马秀英遭到扭曲世俗的讥讽,甚至她贵为大明帝国的皇后也不能幸免,600年前虽然没有微信,却同样流传着各种丑化马大脚的段子。


现在想想,将四个脚趾折断压在足底,那是一种多么残忍痛苦的过程,当这些精神与肉体备受长期折磨的悲惨经历形成了普遍存在的行为习惯并获得扭曲世俗的一致认可,自然就会主动跟着去嘲笑任何一双自然生长的双脚,让那些正常的生长不得安生无法正常存在。



其实马秀英的脚只是因为正常生长比缠足女子的畸形小脚相对大了点,根本没有传说中那样巨大,但是2017年还能百度到丑化马大脚的段子,可见中国历史上各种禁锢习性深入民众内心的影响有多么恐怖可怕。


历史上,在灭洋的义和团眼里,善良的传教士就是恶魔;在大清的顺民眼里,剪掉辫子的留学生就是假洋鬼子;在民国的道学眼里,一副人体油画就是伤风败俗;在革命的红卫兵眼里,文明的西方就是腐朽的象征。虽然中国的时代不断在变,但是很多看世界的角度依然站在过去的位置上,所以在今天很多中国人眼里,正常表达个人主张的美国就已经是举国大乱了。


当今社会,很多中国人仍然带着各种被禁锢扭曲的习惯看待世界和区分各种事物,还在用不正常的眼光打量很多正常的存在,不仅去担忧和恐惧一些正常的社会发展,而且还在继续讥讽嘲笑与排斥那些没有体验过的健康发展的正常状态,犹如一潭死水惧怕像大河一样奔流,享受不了波涛的起伏。


历史上的满清就是这样一潭死水,清末洋务运动革新以及革新的代表作品北洋舰队曾经让满清这潭死水荡起过几波微澜,但最终还是都沉入到禁锢的死水之中了。



昨日前尘还不算远,历史长河终归如川,地球自转不会因为某些人头晕而减速,文明进步不会因为懦弱的恐惧而停下世纪的车轮,历史上很多在惶恐不安中的愚昧认知与迷茫痛苦中的错误选择,都是因为一个时代接着一个时代把正常与不正常搞反了。


选自《未来注定还要翻天覆地》文/蒋祖权/公众号:jiangzuquan2017  

   

     个人观点,感谢阅读

下方“阅读原文”链接《有多少悲哀卷土重来》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蒋祖权说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