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2日,由厦门国际动漫节组委会主办的“2016年(第九届)厦门国际动漫节VR高峰论坛—VR+动漫游戏,科技与文化的跨界碰撞”在厦门举行,创客猫作为独家图文直播媒体到场图文直播。(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直播回顾)



圆桌对话

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极客帮创投始合伙人蒋涛、芝麻游创始人&厦门VR协会会长林绍青、汇利伟业创始人梅汇伟、指挥家联合创始人陈铭心围绕“如何用AR/VR技术实现动漫IP变现”的话题展开讨论。appMagics创始人CEO伏英娜担任论坛主持人。

当主持人问到“如何看待AR/VR的发展以及布局”时,郑刚表示,VR和AR肯定会深刻改变所有人的生活以及各个行业。现在资本市场相关的管理机关对VR/AR或者对影视、动漫某些方面鼓励,但是某些方面会进行限制,比如限制上市公司进行VR/AR这方面的收购。他认为,这里面应该是很多的属于交易机构的问题,应该从交易机构去监管,而不应该从内容上限制这些企业,这是挡不住这些洪流,这是洪荒之力,是泥石流,挡也挡不住。实业要发展,要看科技的发展趋势和人类的需求,不能简单的一刀切。

对于布局,郑刚表示也会尝试投资硬件,但还是会走上下游产业链来看待这件事,确保所投企业能够在这么大的产业链中能够占有一席之地。

蒋涛表示,如何做好投资或创业要分阶段,第一阶段是技术红利期,一定要找到领域里最好的企业;第二需要内容,把大家积累的技术和内容的资源结合在一起,探索各种新的模式,在探索的过程中可能就可以创造出大家真正需要的东西。

陈铭心表示,当初刚开始切入是选择房产行业,而不是游戏,这是因为在在开始的时候设备并不普及,这时做一个C端的内容并不是非常的明智,所以选择从商业入口,这也是作为整个行业推动市场效率的方式。

梅汇伟表示,未来的头盔和眼镜会越来越小,会凌驾于移动互联网之上,在这个过程中,要让VR产业真正的蓬勃发展,必须要去符合他的计算平台的原则,就是要在线。

在回答“创业公司如何突围”时,郑刚提出,沿着产业发展的路径去找出规律出来,会发现整个世界是分享的趋势,任何一个大公司起来的时候不太可能一统天下,最有可能的是作为一个平台,带动整个产业上下游去发展,因为它不这样做就会死,所以大家一定要有信心。其次,在自己的行业里挡住别人的去路有很多种办法,比如以别更多十倍的力量去做这件事,但是,创业者一定要找到用户的真正需求,不要去做伪需求的东西,用户有时候也会骗你。

“跨界创新,我觉得首先本身你这个人就要跨界,多维立体才有可能跨界。所谓跨界是要具备并购整合的能力,去发现各个行业里的优点和缺点,怎么样整合资源,才可以产生跨界的巨大的价值。要开放地去学习,跟别人交流,去思考下一代的整个技术的发展方向,下一代人类需要什么东西,下一代的趋势是什么,我觉得VR/AR可以颠覆互联网的格局。”郑刚说。

最后林绍青表示,在他眼里没有AR和VR,AR和VR就是行为艺术和表现艺术。对他来说,AR和VR就是一个利用工具,所以它是用在生产上。



活动现场


以下是圆桌论坛实录

(在不改变嘉宾原意下,创客猫做了删减)

主持人伏英娜:上周我参加了央视对话节目录制,当时主持人提了一个很有趣的词叫做“诱惑”。他觉得VR/AR这些虚实现实的体验本身就是对资本、和用户都是一种诱惑。我想请问一下各位,您是如何看待VR/AR的发展,您在这个领域的策略和布局是什么样的,如何选择这个领域的创业者。


郑刚:首先是这样,我们也一直在探索,这个行业我觉得太兴奋了,过去这二十年来看的应该是人类的这种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各种各样的创新极大的丰富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对VR/AR的认识加深是最近这一年,更重要的是这半年。我认为VR和AR一定深刻改变我们所有人的生活,改变我们的各个行业。我顺便吐槽一句,我们现在资本市场相关的管理机关对VR/AR或者对影视、动漫某些方面鼓励,但是某些方面会进行限制,比如限制上市公司进行VR/AR这方面的收购,当然了这里面我觉得应该是很多的属于交易机构的问题,应该从交易机构去监管,而不应该从内容上限制这些企业,其实我觉得是挡不住这些洪流,这是洪荒之力,是泥石流,挡也挡不住。未来要带着一个虚实现实眼镜和远在南极的朋友开会,你怎么可以挡得住呢?实业要发展,要看科技的发展趋势和人类的需求,不能简单的一刀切,虚实现实一定会深刻改变我们所有的一切。所以我是它坚定的认可者。


我也谈不上布局,在探索也在理解,也非常忐忑,因为投资人的钱投出去很怕拿不回来,成为先烈。目前可以说在硬件方面我们也会去尝试,也会往前去做。所以说,投资的话,我还是会走上下游产业链来看待这件事,确保我所投的这些企业能够在这么大的产业链中能够占有一席之地。


像appMagics体验探索都比别人早好几年。我投资的公司主要是比较有保障的公司,他们本身就有发展的潜力,另外一方面就是有创新力。我们也是映客的股东,也牵线搭桥,做一个结合。我们黑科技一定能够马上迅速的让全国千千万万的用户用到,可以尽快的保证大家对产品的认识,以及这家公司能够马上获得大量用户的使用,同时作为直播平台,中国最大的直播平台来说的话,映客用户的体验和交互提升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上,剩下的就是让用户戴上虚实现实的道具,所以真的是非常的激动。希望说能够跟厦门有所接触,能够帮得大家。谢谢!



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


主持人伏英娜:谢谢刚叔!我们跟映客开辟一片直播领域的蓝海,这件事让大家很兴奋。刚才蒋总有提到在二期基金有厦门的极客帮,我们请蒋总聊聊是如何选择VR/AR的相关领域的


蒋涛:大家体验过HTC Vive的举手一下。(挺多的)。有戴上虚实现实眼镜的举手?(挺多)。大家如果用过以后一定是非常震惊的感觉,确实是一个新的时代,也必然会带来很大的改变。刚才我还在说1977年的时候第一台苹果2售价是1278美元,这是在1977年,相当于现在的5千美元一台PC,可是那个电脑干不了什么事,只能打打字。我第一次用到苹果2的电脑,很激动,因为可以打字进去,也可以打一个图案出来,所以感觉很兴奋。第一台非常的简陋,也开创了苹果的PC时代。


现在VR的体验就是我们HTC也好,还是其他也好,大家都说价格贵但是体验很好,其实那个时候很是便宜。第二体验是立体和视觉化。所以我们对这个领域是非常看好,但是虽然投得早好像回报特别高,但是肯定死得更多,尸骨肯定是一大片。所以怎么做好投资,或者怎么做好创业?我觉得是分阶段,在第一个阶段就是一个技术红利期,这也是我们投资appMagics一样,一定要找到领域里技术最好,不是全世界,至少在你所在的领域,包括appMagics全球首发的直播,一定要找到技术领先的企业。因为appMagics在技术浪潮的第一阶段拼的就是技术,你没有技术都无法收场。包括我们投游戏,王总是游戏界做的非常多年,我们投的最成功的游戏也是在浪潮之前我们投了《我叫MT》,我们还投了《全民英雄》,还有页游,都是在市场爆发的头部阶段投最好的团队,我们投这些团队之前是做游戏,新技术过来的时候他们是第一波转进来,能不能做好需要一个摸索的过程。其实VR我们也不知道哪款游戏会真正的火,但是我们投了一个团队叫做《万岁游戏》,是日本过来的,做主机游戏做了十几年,是第一视角的人有很深的体验。这是我们投的策略,投技术出身,投最好的团队,在这一波技术浪潮可以享受好的技术红利。


第二需要内容。所以我是觉得我们appMagics做的事情就是要让更多的人享受这个红利,怎么让它享受呢?我们提供最好的工具平台,能让这些拥有内容的这些人,大家都想说我能不能做出VR的电影等都还是很早期,所以我们希望说不光投了技术,我们现在和中国传媒大学和迪士尼下面的基金一起在讨论联合成立相当于一个孵化+训练的基地,就是把大家积累的技术和内容的资源结合在一起,探索各种新的模式,在探索的过程中可能就可以创造出大家真正需要的东西。这是现在这个阶段,我觉得这个可能也是我们来到厦门,我觉得厦门有很好的基础,办了九年的动漫展,这些内容跟技术结合起来可以产生价值,我们也希望说未来办的这种技术孵化、内容孵化能够在厦门也可以落地。


主持人伏英娜:谢谢蒋总,蒋总是极客出身,所以会从技术领域来看整个VR和AR的产业,在技术红利期做更好的布局。对资本的诱惑反过来是,其实创业者对于从事这个领域的初心,所以我想问一下你们为什么选择在这个领域创业,现在处于什么阶段,有没有遇到一些挑战,或者经验的分享给到在座的各位


陈铭心:我就先抛砖引玉,跟大家先聊一聊我们为什么做VR?我们一开始做的不是VR,是一个三维空间交互的一个算法,当然做算法很辛苦,我们一直在寻找可以输出的端口,可以对外展示产品的形式。我们无意当中接触到了一个产品,我们内部进行了一个小测评,相当的惊艳,但是属于比较感性的部分。一批极客对新的产品有一种冲动和热情其实是很常见,我们就想这个东西是不是有未来,是不是有前景,于是我们组织了第二批的内测,我们把身边比较要好的朋友请到办公室,来玩过山车的一个应用,当时所有的朋友很震惊。当时有各种各样的想法,比如做可以开VR商店、VR广告等等。在这个之后,我们又干了第三件事,我们在爱特咖啡办了一个VR爱好者的活动,因为当时公司刚刚起步,没有一个宣传VR的渠道,只是在有限的范围做一个活动公布,这三件事做完之后,我觉得VR是未来的方向,所以就扎根做了下去。


我们第一个选择的是地产行业,为什么当时没有选择游戏呢?因为VR行业有它本身的独特性在里面,当时的硬件并不普及,包括现在其实也不是非常的普及,大家手上有HTC  Vive的可以举一下手?(很少)。这是一个行业发展的属性,但是我相信未来的几年后设备的普及会成为一个必然,但是在开始的时候设备并不普及,在并不普及的时候做一个C端的内容并不是非常的明智,所以我们选择从商业入口,这也是作为整个行业推动市场效率的方式。这是我们做VR一个小小的故事,也是我们为什么要投身于VR这样的行业。



汇利伟业创始人梅汇伟


梅汇伟:我们公司为什么会做VR?在2014年9月份的时候,有一个朋友投了一个虚拟现实科技的东西的投显设备,刹那间,我就觉得这个东西特别的好。所以我从2014年的10月份,就是我的上一家公司上市了,并购了,我们也作为中层有七成员工出来,10月份开始,我就准备组建一个全中国比较好的VR的团队,因为我自己在深圳是已经工作了14年了,所以我选择来厦门是因为我的总部公司在深圳,派我来到厦门这边担任分公司的负责人。就是因为这么一个机会,所以就让我对这个VR有非常非常大的认识。


从2014年的10月份开始,我们当时也看到很多产品,从硬件产品上也发现很多不足的地方,所以我们也在想我们一定要从底层基础的研究,包括一些数学模型和创新范围,所以我们花了整整半年的时间在广州、深圳、香港等地招募了很多的人才。我们最终把核心研发中心放在了广州。我们从2015年初就一直在致力于3D和VR底层技术的研究。我觉得VR的产业是一个庞大的体系,产业非常的多,所以我们当时的定位就是从技术学起,从产品学起,从战略地位做了很充分的工作。所以我们最后就是认为我们要打造一个开放的平台,而且这个开放的平台它需要有多种核心能力或者引擎作为底层技术的驱动和承载。这个平台是开放的,就相当于是说我们只需要提供一种方案去服务于多种产业或者行业,如房地产、教育、旅游、市政规划、媒体等等。


所以说我们的投入研发从2015年初一直到2016年的7月份整整一年多的时间,我们的平台,包括我们的全球首发的UE4已经打造了APP全面发布。未来这种VR的发展道路上还有一些各种各样的问题,无论是内容的生产,还是说是硬件CPU性能的提升等等,这个我们也都在考虑。硬件厂家他们已经在投入大量的资金在做硬件资源,包括芯片技术上去提升,很多的这种未来的合作伙伴想做VR的合作伙伴,他们有这种技术和实力来干这个事,所以我们研发了一套完全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云计算的VR硬件,就是我们能够帮助所有的合作伙伴去提供这种工具,提供这种能力。我们公司的定位也是“产业发动机”,我们要打造成为中国与互联网VR领域的3D虚拟现实领域的产业发动机,实际上我们就是想给各路合作伙伴犹如发动机的动力,我们的动力就是源自于我们的底层技术和再现平台。


当然,在发展的过程之中,我是对VR是非常看好的,就好比在386、486、586的互联网的时代,一直到现在的I3、I5、I7,最后到了功能机、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所以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头盔会越来越小,眼镜也会越来越小,那么它就相当于是说凌驾于移动互联网之上,可以沉浸式的非常方便的硬件。这个就是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还是要解决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就是因为你要让VR产业真正的蓬勃发展,必须要去符合他的计算平台的原则,就是要在线。一个是互联网的在线方法,一个是移动互联网的在线方法。在这个过程当中要突破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编码压缩和传输这一块。只要出现了有带宽要求的情况下,6种网络,比如局域网这些等等,每个网络都有不同的码率,未来在线VR的应用大前提之下,我们有会成千上万的三维数据,如何让用户能够非常流畅,体验很好的体验未来的VR获取信息和沉浸式的手段,未来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大数据的在线的编码压缩和传输这一块。目前我们公司已经在投入研发,已经在做编码压缩传输这一块,也这是为后续外部的VR这一块提前做了布局。


我个人认为我们是要做一个“VR产业发动机”,就需要一个平台,这个平台是一个开放的平台,而且我个人感觉是得平台者得天下。谢谢!


主持人伏英娜:谢谢!刚才您提到了,从去年资本市场开始,对VR的关注之后,BAT大公司,乐视、小米都有在VR上布局。在巨头环视的局面下,您觉得什么样的创业公司真正能突围,对于创业者来说创新和颠覆的机会在哪里,如何避开大公司的竞争,就像黑暗丛林法则,怎么在巨头环视的层面找到机会


郑刚:我先讲一讲,伏英娜提的这个问题我觉得更像一个创业投资管理的问题,具体跟哪个行业没有多大的关系。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怎么样在巨头引领下找到机会,甚至把他们打败。我们是做早期投资,早期投资人特别相信大卫可以把怪兽打掉,所以大家一定要有信心。但是环顾一下企业的发展历史,包括人类的发展历史,其实大卫打败怪兽这件事从来都有,经常都有。现在他们反过来开始去布局,但是胜券不在他们的手上,计算平台到底最后掌握在哪一家还是未知数,到底哪一家更好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沿着产业发展的路径去找出规律出来,你会发现整个世界是分享的趋势。任何一个大公司起来的时候不太可能一统天下,最有可能的是作为一个平台,带动整个产业上下游去发展,因为它不这样做就会死。


第二个,如果就在您的行业里面挡住别人的去路,我觉得方法也有很多,就比如说怎么在剑走偏锋,以他更多十倍的力量去做这个事,我们看到很多公司就是这样起来的。比如说,我们投的陌陌,它现在有多少人在用,虽然还对它有偏见,但是我可以告诉你陌陌活得非常好,还可以赚钱,这就说明他们是在“约炮”。这个也没有什么。如果大家不用这个方式,人类怎么生存下去。当时投资的时候,能够作为投资人可以认识到他的机会,包括我们自己来讲,也觉得要给自己加分,不会人云亦云。我觉得我们作为创业者,就应该找到用户真正的需求,不要去做伪需求的东西。用户也会骗你,是不知不觉地在骗你,用户有时候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你要听他们的话要去反思,看用户的思维有什么内容,用户的真正需求是不是没有被发掘出来。只有跟陌生人才是真正的社交,现在变成这种情况。我说的是一种思维方式,我觉得你要成功,你的思维方式一定要跟别人不同,才会成功,去打败这些巨无霸和怪兽。谢谢。



appMagics创始人CEO伏英娜


主持人伏英娜:独辟蹊径,突破重围,创业者做自己。谢谢刚叔的分享。蒋涛有什么见解跟大家分享一下


蒋涛:刚叔已经讲得非常好了。您要做太容易做的事就不要抱怨被巨头蹂躏。要走得更早一点,比别人多往前一些,这个是基本的。另外,我觉得现在对于巨头来说他们所看到的在VR上大家只能想象一下未来大的平台是什么样的,也许现在不是从平台的角度去着手,而是从应用的角度去发觉最大的可能性。就像微软最早去统治世界的时候,他所有的东西都当成Window,他没有想到把他颠覆倒的巨头是谷歌,是做了一个搜索。这个是所有公司都没有想到的这个平台的变迁。而且当时这些巨头还花了非常多钱投资在高清电视上,真正的未来不容易看清楚,所以现在你有各种尝试的空间和机会。


现在我的资金投入的速度和企业的成长速度以及传播速度可能都是原来的十倍速,因为社交网络,一个好的东西就迅速的火爆全社会。比如傅园慧的洪荒之力一样。所以做好自己的东西非常的重要。用好资本以及其他的人才的力量,也很重要。现在确实无论是创业还是投资都是一个非常好的时间点,有很多加速的因素,就是看不清楚未来,但是又有很多可以加速的因素,所以大家往这个方向去走,就像在座的三位创业者,不管从哪个角度去走,领先一步可以发觉更多的空间。


主持人伏英娜:我想请问一下林总,从政府的角度和协会的角度能对创业者在这个领域真正打造下一个BAT可能的领域,政府层面有那些支持?我听说福建有VR产业基金和产业基地。请林总给大家分享一下。


林绍青:VR产业基地是在福州办的,厦门这边是这样的,厦门这边政府也很支持的,但是政府还不知道民间有这么多做VR/AR企业的,还有很多是我们的学弟,厦门很早就有这个基础。就像我们公司,我们公司VR/AR都有。政府这一块我们也拜访科技局和发改委,包括火炬园的领导,包括下一步准备打造一个基金,政府出钱,我们协会也有基金,还有政府也会给基地,大概两万平米左右的基地来培育。我们在福建尤其是在厦门,尤其是有动漫基地在厦门,所以我们有这个基础。政府这一块逐步的会把这些条件共享出来,欢迎有兴趣的爱好者都可以来。谢谢大家!


主持人伏英娜:我想请问一下两位在厦门创业的同仁,您觉得在这个领域里面什么样的应用会真正产生杀手级的应用场景


梅汇伟:我觉得杀手级的应用场景首先从厦门来说,我觉得厦门是一个有着独特优势的,从文化包括从动漫、教育的领域我觉得厦门都有独特优势。站在我的角度来看,就像我们这次峰会是国际动漫+VR,我觉得先把平台夯实好,底层技术打好,基于这个平台我们再去做一些孵化VR+动漫的应用,我们可以把动漫的IP形象做成游戏,做成科教,或者是类似这种的,我觉得从用户的角度来入手的话,我觉得主要是从几个角度:第一个是要引,如何把用户引过来。第二个是让用户在里面主动的去玩很多东西。引、玩到最后爽,玩得很爽以后,最后离开的时候要很恋,从引、玩、爽、恋到最后传,我玩得很爽还想回来玩,最后我还帮助你快速地传播,我个人觉得如何结合VR动漫的话,我觉得从这五个点去做这个事情。我觉得目前就是比较杀手级的应用,我觉得目前VR面向C端,跟本身硬件的原因,还有舒适度等我觉得面对C端这一块还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所以目前我们更多杀手级的应用我们主要是应用在旅游、房地产,非常漂亮的小区或者是样板房。但是,我觉得未来游戏,戴着头盔玩游戏会把人的中枢系统和视角会影响到用户的运动感觉,不管是动漫游戏还是传统的游戏也好跟VR结合在一起,我觉得游戏这一块甚至有IP动漫游戏。



指挥家联合创始人陈铭心


陈铭心:杀手级的应用是每一个开发者心心念念的事,目前应该还不会有。接下去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杀手级的应用我觉得最好的理解方式大家可以关注一下appMagics33个团队,我觉得这个是最有可能出现杀手级应用的地方。


主持人伏英娜:那么蒋涛总在硅谷开了一些公司,VR方面的应用有没有可以给大家参考和启发的?


蒋涛现在比较难让大家去体验了以后就特别想再次体验的,而且很愿意跟大家分享,所以现在看来是有这种可能性的。第一个是刚叔讲的共同需求,杀手级应用美国也好,日本也好有不少公司在做,有很多科技的应用这些行业都用得比较早,体验的动力也比较足,包括今年日本搞了一个VR体验展,场面非常的火爆,这个东西是一个人的很大的一个原动力。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觉得有一个东西还是比较有意思的,就是直播的体验。如果把VR结合进去,我在美国看了有做体育直播,国内也可能有,你去看一场现场表演,我去看一次NBA的现场跟我们在平面电视上看还是差很多,在现场有很大的气氛,而且有很多的表演,跟你在电视上和手机上看到的是不一样的。它有一个非常不一样的体验,所以体育直播,音乐会的直播按,而且它的商业价值也很明显。比如有一个明星坐在那里,你可以挑位子,一个门票售价是受物理限制,现在不是。比如一个美女坐在那里,对于VR直播来说,你交钱就可以坐她旁边,而且实时的,这个美女动的时候你可以感觉到。现在有一点技术上的限制,但是各方面的成熟度我认为这个很快就会出来。


第三个,现在我们花比较多力气的是做影视,是环绕的影视,把现有的3D电影做一些基本的改造,这样让你在VR的头盔里面可以有比较长时间的体验。


我觉得这几类是现在看起来能够比较快驱动,和使用VR,这个动力还比较足的。


主持人伏英娜:我想请郑总跟大家分享一下在跨界文化中寻找到创新的突发点,如何玩跨界创新?


郑刚:跨界创新,我觉得首先是本身你这个人就要跨界,所谓的跨界就是在几个行业里面干过,你的兴趣也是爱好广泛,多维立体才有可能跨界。我们会看到很多人在同一个行业长期做下去,干了几十年如一日,我觉得这种人跨界创新可能性不太大。也有一些人很活跃,关注了很多行业,这也是有可能跨界的。


刚才讲到VR行业或者是AR行业,我觉得充分利用VR、AR跟传统的直播和交互方式的不同,你只要抓住它的核心,在任何一个行业都可以找到自己位置。我们从根本上颠覆传统,我们要在根本上颠覆和重造这个行业的做法,产生巨大的价值,增强客户的黏度。像映客直播,滴滴打车包括appMagics现在所做的这些工作是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可能更多的是帮助其他品牌。我觉得很重要的是你需要一定的跨界能力,像我跟appMagics坐在一起真的是一个跨界。最早在做产品的话是在做开拓性的东西,包括我们投资人的想象力当时也是受限的,也是到了直播的时代才发现。所以所谓的跨界要具备并购整合的能力,去发现各个行业里的优点和缺点,怎么样整合资源,才可以产生跨界的巨大的价值。不单你是一个创业者,你在做产品的同时,可以想一想,哪些时候可以整合什么样的内容,整合什么样的资金帮助你实现你要做的事情。要开放地去学习,跟别人交流,去思考下一代的整个技术的发展方向,下一代人类需要什么东西,下一代的趋势是什么,我觉得VR/AR可以颠覆互联网的格局。我觉得在座一定可以做出非常厉害的应用出来。



芝麻游创始人、厦门VR协会会长林绍青


现场提问:您好,我想问一下梅总,相对于国内的一线城市,比如说北上广深,我们厦门要怎么打造AR的产业。


梅汇伟:北上广深这几个城市都有各自的特点,因为本人在深圳待了14个年头,我觉得深圳、广州的特点第一个干实事的人,第二产业孵化和技术创新是走的非常好的。当然,对于我们厦门而言,实际上我们有独特的优势或者说资源,还有一点,就是目前我们的协会在19号被政府核准。目前我们协会里面有60多家会员单位,有做地产、教育、旅游、医疗、媒体等等。所以我们协会里面60多家公司都有各自优势的资源。如果一根筷子可以轻轻的被折断,但是如果是10双筷子的话就折不断。在这个过程当中,深圳南山区有很好的一片土壤,我觉得我们未来在厦门这一块也要把VR这一片土壤养好,在土壤上可以种花得花,种豆得豆,每一个都会长成枝繁叶茂,形成产业集群。那么我们如何把VR这个土壤做好?第一要做技术创新,深圳走的最好的地方就是它的技术创新。我们厦门怎么去做技术创新?首先要从底层框架夯实,从数学模型和创新算法上打造底层技术,形成一个平台,示范性的平台,播种在这个土壤里去。这样下去的话,我们所有VR/AR的公司可以拧成一股绳,大家相互学习,共同进步,我相信未来这一片土壤不会弱于北上广深,而且我对厦门还是非常有信心的。谢谢!


主持人伏英娜:请各位嘉宾来分享一下,作为最后的展望


郑刚:其实我也没有想好。其实是激动人心,人类走入了虚拟世界,我认为人类真正摆脱了自身的个体的很多缺陷,比如说我们没有办法走很远,我们就借助VR,实际上就是我视觉和触觉的延伸。同时也可以提高我这方面的感知或者认知的能力,也释放了我对世界的认知。以前要花巨大的价值。所以这个技术对人类的认知和生存状态都是一种美好的提升。在提升的同时,也让我们思考人类的未来。为什么硅谷的大咖们很担心人工智能等等问题。我们人类作为一个个体的存在,将来是一种什么状态,它会引发我们对社会学,对道德,对文明,对于技术和人类的关系以及人类应该怎么样去使用技术,甚至人类应该赋予技术什么样的智能,这里面的关系全部都是重新定义的。所以在激动的同时也很忐忑,不知道说我们以后需不需要后代,我们有没有后代。有一个电影《独立日》讲的是进入到一个外星船,这个外星船是来拯救人类。但是到了这样的状态时候,整个社会又是怎么的,人类社会的未来是怎样的。这个是脑洞大开的,这是科幻迷可以讨论的。但是我觉得从现实上来讲,这里面有很多的机会。目前技术给你的你只要往前一步就会有所期待。




林绍青:我们整个VR/AR在我眼中没有AR也没有VR,,我认为它就是在做的都是艺术家,就是行为艺术,表现艺术。所以VR/AR对我来说是一个利用工具,利用手段而已,所以它用在生产上。举例说明我们应用在旅游业路线上,它有一个标准化的实践。我们在VR/AR应用在线路上的体现,在这个支撑下静态就可以变成2G、4G手机带宽的转换。甚至取代传统的传单都是用VR的展示图上体现。碎片化这一块,我们第一个AR地图也造出来了,把鼓浪屿的景区都可以体现出来,包括鼓浪屿的小吃、伴手礼都可以穿越。2.0马上就出现了,在鼓浪屿的空中就可以漂出这些特产,你可以从空中就可以购。3.0是可以把地图升格为成AR带路,精准到50米。


蒋涛:我们的生活方式会有很大的不同。我们人类的文明是文字起了很大的作用,文字和印刷术的发明、以及互联网的发明是第一代的,但他们是平面的,不是一个真实物理世界的。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无论是在人工智能还是做VR/AR,实际上就是把物理世界全部虚拟化,所以未来的财富和生活方式可能都会在虚拟世界里面发生。好多年前,在旧金山有一个创业公司,那时候可惜做得太早了,成为先烈了。我相信再过十年,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第二人身,第三人身。未来第二人身还是第三人身会让我们更丰富,更精彩。


主持人伏英娜:在《未来警察》里的一个警察的肉身是在家里,而意识是在未来。很多科幻电影都在给大家描述一个未来世界,无论是黑客帝国还是阿凡达,那个时候是我们向往的,也是超越人类不会被制约的美好的想象。我相信VR/AR能给大家带来这种想象力的呈现和一个真正数字映射的人生。


我很高兴在这里跟探讨和碰撞,我也希望这次我们的论坛能给大家一些启发。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为创客猫独家报道,如有转载,清注明来源)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创客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