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更及时的干货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


扑克投资家

诚邀商品、利率、汇率等领域专家、学者及机构向我们投稿

与21万行业精英分享

投稿邮箱:tougao@puoke.com


文 | 扑克投资家内容团队,马也

整合自上海证券报和山石观市

编辑 | 扑克投资家,转载请注明出处




资本江湖从不缺少故事!

你能想象?一家A股市值过千亿的上市公司,今年以来最低单日成交额仅有区区一千多万元。

你不惊讶?一家A股总股本42.22亿股的上市公司,其A股股东的户均持股量竟高达31.6万股。

你还淡定?一家由地方国资绝对控股的上市公司,其六成以上的A股实际可交易筹码已被一个资本阵营牢牢掌控。

你可羡慕?一家已然“庄股化”的上市公司,在经历A股市场三轮非理性暴跌后,股价非但“毫发无损”反而在近期创出历史新高。

这家上市公司,正是国内汽车产业的龙头之一——广汽集团(601238),而将其股价走势把控于股掌之间的,则是一家注册资本仅为1000万元的投资机构——骄龙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骄龙资管”)。



这看似籍籍无名的骄龙资管,低调潜伏于A股市场,公司虽小但马甲众多、名气不大却野心十足,连市值逾千亿的广汽集团也已被其全面控盘。

当然,广汽集团只是骄龙资管的“作品”之一。虽然名为资产管理公司,它却不按常理出牌,其与另一A股公司中核钛白的合作,则可谓“怪状”频出,且外界无从了解幕后的运作细节和利益暗门。

这里不禁要追问,骄龙资管背后究竟还隐藏着多少秘密?其是否已经踏入了“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的法律禁区?市场中还有多少特立独行的“牛股”实际上被操控于隐形庄家之手?

毫无疑问的是,在A股法制化的大势之下,应更有必要将此类隐秘运作充分暴露在“阳光”之下,接受监管者的全面核查。

   无名私募控盘千亿蓝筹

8月11日,广汽集团A股股价盘中再度创出历史新高,然而全天成交额只有1.04亿元。对于骄龙资管而言,这仅是其“全面控盘”实力的又一次常规展示。

在“骄龙系”(指骄龙资管及与其关系密切的相关方,下同)的控盘下,A股市值已逾千亿规模的广汽集团愈发体现出庄股特征:公司股价无视大盘涨跌长期处于高位横盘状态,且大部分时间内日成交量极小,在今年3月份甚至有数个交易日的单日成交额仅有一千多万元。

控盘也好,坐庄也罢,外界最为关心的是,骄龙资管为何将重金砸向广汽集团这只大盘蓝筹股?且不同于一般上市民企,广汽集团处于广州市国资委的绝对控股之下,骄龙资管对于广汽集团并不具有主导权和话语权。在此背景下,“骄龙系”以如此极端方式控盘广汽集团究竟出于怎样的考量?

魔鬼隐藏于细节。对投资者而言,广汽集团股价连创新高固然可喜,但在“骄龙系”的全面控盘下,背后风险一触即发。

需要指出的是,“骄龙系”买卖广汽集团所用资金,绝大部分都是通过资管计划融资取得。那么,在相关资管计划到期后,“骄龙系”阵营又将如何偿还相关借款?进一步来看,在广汽集团股票一直维持低成交量的背景下,倘若未来“骄龙系”全面退出,广汽集团股价走势会否重蹈以往“庄股崩盘”的覆辙?

   六大资管产品围猎广汽集团

六个资管产品合计控制广汽集团六成以上的实际可流通筹码,以2亿多股来撬起42亿股的A股总盘子,骄龙资管将广汽集团股本结构中的杠杆效应利用到了极致。而类似的操控套路,在A股市场并不少见。

名不见经传的骄龙资管,为何能够主导市值千亿的广汽集团的股价走势?广汽集团独特的股本结构成为致命“缺口”。

公开资料显示,广汽集团总股本为64.35亿股,其中,广州汽车工业集团持有约39.13亿股(含港股),占总股本的60.80%,处于绝对控股地位。

进一步来看,广汽集团上述股本构成中,A股规模为42.22亿股;H股份额为22.13亿股。而广州汽车工业集团所持A股股份即达到37.05亿股,占上市公司A股股本的比例高达87.76%。此外,万向集团公司也持有广汽集团1.55亿股A股(长期持有),占A股股本的3.67%。由此计算可得,广汽集团实际可流通A股仅为其A股比重的8.57%,即实际可交易A股规模仅为3.62亿股,不足其总股本的6%。广汽集团过小的A股实际流通股本,无疑为骄龙资管入局乃至控盘提供了可乘之机。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骄龙资管旗下的资管产品共计八个,且绝大部分都买入过广汽集团股票。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位列广汽集团股东榜的“骄龙系”产品包括中信建投浦江之星、骄龙1号、骄龙2号、骄龙3号、骄龙68号、中信建投金星一号等共六只。其中,骄龙1号备案日期最早,是在去年的5月8日;而最晚的一个则是金星一号,于去年11月2日备案。也就是说,上述六只产品是在半年之内先后完成备案,这半年又恰好是“骄龙系”收拢筹码,逐步实现控盘广汽集团的半年。与此同时,上述六只产品还均为分级产品,也就是带有杠杆,起始资金规模则从3亿元到15亿元不等,合计起始资金规模为40.5亿元。

持股广汽集团的六只“骄龙系”资管产品(截至一季度末)



明细来看,骄龙资管建仓广汽集团始于2015年二季度,并且是三个资管产品同时出击,足见其“来势汹汹”。广汽集团2015年半年报显示,截至去年6月末,骄龙3号、骄龙1号、骄龙2号资管计划分别持有广汽集团A股1748.22万股、1685.93万股和1638.45万股,分列上市公司第七、第八、第九大股东。

有备而来的“骄龙系”资金随后又在去年第三季度加大了买入力度。除上述三大资管产品联袂加仓外,骄龙资管旗下的中信建投浦江之星(2015年9月备案)、骄龙68号(2015年7月备案)也在成立后快速进场吸筹,至去年9月末分别持有广汽集团3663.30万股、2667.66万股,买入力度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尽管整体持股规模已不小,但由于广汽集团总股本高达64.35亿股,因此“骄龙系”所购股份并未触及5%的举牌线。此后,在去年第四季度,“骄龙系”旗下资管产品开始进行内部调仓。其中,中信建投浦江之星在第四季度进一步增持了3947.60万股,持股规模增至7610.90万股,骄龙2号亦小幅增持数万股;相比之下,骄龙3号等其他三个资管产品则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减持。

而在今年一季度,上述五款资管产品的持股规模基本未有太大的变动,不过骄龙资管又调集来了新的买入力量,即由A股公司中核钛白作为劣后出资方设立的金星一号。截至一季度末,金星一号持有2221.85万股广汽集团,位列股东榜第十。

至此,与骄龙资管有关的六大资管产品合计持有的广汽集团股份规模已达到22551.73万股。而根据前述计算结果可知,广汽集团实际可交易A股规模仅为3.62亿股,骄龙资管旗下产品已掌控广汽集团可流通筹码的六成以上,两相对比足见“骄龙系”控盘局面之稳固。

但繁华背后,骄龙资管正在挑战监管智慧和底线。

《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明确规定:“(禁止)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对照该条款,“骄龙系”的上述行为难逃市场操纵的嫌疑。

   “关联人”账户穿梭股东榜

有数个自然人账户与“骄龙系”的资管产品在相关上市公司股东榜中穿插出击、闪进闪退、时分时合,且多与骄龙资管渊源深厚。是“倒手”还是“暗筹”,有待监管介入。

还有一个问题是,上述出现在广汽集团前十大股东序列的六大资管产品,就囊括了“骄龙系”对广汽集团的全部持股了么?答案是否定的。

先了解一下凶猛吸筹的背后,敢将广汽集团视为口中“猎物”的骄龙资管究竟有何背景?

相关工商信息显示,成立于2014年12月24日的骄龙资管,最初注册资本为1亿元,自然人王德亮和张本分别认缴9000万元和1000万元出资,该公司2015年年报显示的企业通信地址是广州市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6105B-06房。上述地址应该同时也是骄龙资管的办公场所。据去过的人透露其装修比较豪华,内部空间也较为宽绰,因地处天河区新城中心位置且高居61层,办公室视野极佳,不过,里面却没有什么工作人员。



同样让人难觅踪迹的还有骄龙资管的两位初创股东,或是出于低调隐居幕后等因素考虑,王德亮和张本在去年10月末将所持骄龙资管相关股权全部转让给了自然人王宇涵。今年1月26日,表面上由王宇涵掌控的骄龙资管,又将公司注册资本由1亿元减至1000万元,王宇涵任公司执行董事兼经理。

上述背景资料看似平常实则信息量十足。因为在骄龙资管旗下各资管产品持续买入广汽集团股份过程中,多个疑似其“关联方”的自然人账户也频繁进出广汽集团股东榜。

如在2015年第二季度,即“骄龙系”资金初步建仓广汽集团之际时,除骄龙3号、骄龙1号、骄龙2号外,还有两位自然人股东也进入了广汽集团前十大股东序列。根据当时的半年报数据,自然人魏兆琪截至报告期末持有广汽集团3854.25万股(位列第四大股东)、自然人王云持有873.10万股。

先看魏兆琪,表面来看其似乎与骄龙资管之间没有任何关联。不过,查阅中钨高新2004年4月的一则公告时却发现了一些二者间的“渊源”。根据该公告,中钨高新当时的大股东广州中科信集团的股权结构为:王德亮持股33.3%,魏兆琪持股12.7%。

此外,而工商部门的信息显示,张本(与骄龙资管的初创股东张本同名)也曾经是广州中科信集团的股东,而且还曾是法人代表。




中钨高新当年披露的另一则公告还介绍了“王德亮”的简短个人信息:1970年出生的王德亮,彼时住址是广东省顺德市北滘镇碧桂园北十路25号,当时担任中科信集团董事长。过往工作经历显示,王德亮在1995年至1998年担任揭阳德福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1998年至2000年担任广州昌九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2000年至2004年担任广州中科信集团总裁、董事长。

显然,该王德亮与骄龙资管最初控股股东同名。也就是说,在由王德亮掌控的骄龙资管大举建仓广汽集团之际,又有一名与“王德亮”一起入股过广州中科信集团的“魏兆琪”同时也在大举买入广汽集团股票,这能用简单的“巧合”二字来解释么?

再看自然人王云,查阅2015年下半年以来名叫“王云”的自然人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情况,会发现王云这个人进驻过前十大流通股东榜的公司仅有广汽集团和中核钛白两家,而上述两家公司都是“骄龙系”重点投资的公司,这不禁令外界将王云与“骄龙系”联系在一起。

此后,至2015年第三季度末,自然人魏兆琪减持退出广汽集团十大股东序列,另一位自然人张本同期则强势杀入股东榜,期末持股数为3265.25万股。和王云的投资目标相一致,这位“张本”近年来也只出现在广汽集团和中核钛白两家上市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上。且张本与魏兆琪还都是广西中核华原钛白有限公司的主要股东,与中核钛白也有交集。



不过,和魏兆琪相似,快速入股广汽集团的张本随后也在去年第四季度“闪出”了广汽集团十大股东榜。

在骄龙资管旗下产品大举建仓广汽集团的背景下,与其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几名自然人同期“闪进闪出”意味着什么?这很可能是由于广汽集团实际可流通股本较少,当一些资管计划率先建仓时,势必带动公司股价上涨,进而令后建仓的资管产品买入成本被动抬高。为避免这一情形,有一种操作模式即是资金方先利用较为隐蔽的其他账户同时低位建仓,待后期成立的资管产品准备完毕后,再将持股转让给后者,进而锁定买入成本。

例如,在魏兆琪这个账户大举减持的同期,正是去年第三季度完成备案的中信建投浦江之星、骄龙68号大举买入之时,而且,9月才完成备案的浦江之星的建仓速度明显非常快。如果这其中果真存在大规模“内部倒手”,按照《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禁止)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骄龙系”已涉嫌违法。

当然,其中有个别自然人也可能并未真实退出,而是以骄龙资管的“暗筹”形式存在。例如,王云去年6月末持有广汽集团873.10万股,此后由于广汽集团十大股东榜门槛提高,其在去年第三季度被动退出了十大股东名单,但实际应并未减持,在广汽集团2015年年报披露的股东榜中,王云又重新出现,且持股规模增至1025.03万股。同样,由于广汽集团十大股东门槛在今年一季度再次提高,王云在该报告期末也再度消失于股东榜上,但这也不意味着王云进行了减持操作。

而在广汽集团财报仅能披露前十大股东的条件限制下,市场更为关注的是,“骄龙系”究竟还有多少关联账户沉在“水面”之下?

需要指出的是,在“骄龙系”逐步建仓、全面控盘广汽集团的过程中,广汽集团A股股东户均持股规模持续上升,已从2015年一季度末的户均13.92万股(流通A股,下同)激增至2016年一季度末的户均31.6万股,股东户数则从3.06万户减少至1.36万户,足见其持股集中之趋势。

   买盘无力风险随股价攀升累加

AH股溢价率178.23%,在A股千亿市值公司中排在第一,日均成交额仅数千万元,区区数千万股就能砸出跌停……广汽集团人为的强劲走势背后,是“骄龙系”的套现难题,以及由此而生的股价崩盘之忧。

根据前文所述,“骄龙系”对广汽集团的控盘力度之大远超外界想象,甚至可以用“激进”、“极端”来形容,但外界更想了解的是,“骄龙系”如此孤注一掷究竟是为了什么?究竟是拥有怎样的底牌才令其有如此惊人的举动。

虽然市场中的确有一些私募、大户坐庄一些股票,甚至曲线为上市公司提供市值管理服务,但其选择的基本都是民营企业(民企控制人有足够话语权来定夺上市公司事项,而国资类公司筹划大事往往需要上级层层审批),像骄龙这样斥巨资控盘广汽集团等上市国企的,确实少见。而且按照市场中资管投资案例,骄龙资产也不排除仅是一个前台马甲,并非真正的劣后资金出资方,其仅单纯地充当一个投资顾问角色,而真正实施投资的可能是隐藏在幕后的“高人”。

不过,无论是谁真正操盘骄龙资管旗下资管计划,其未来面临的最大难题即是套现退出。骄龙资管旗下的一些资管计划已经到期或行将到期,如骄龙1号的备案日期是2015年5月8日,合同期限则是12个月。当然,也不排除骄龙资管运用一些方法来将到期时点延后,但未来如何退出却始终是其无法逃避的问题。

在“骄龙系”的高度控盘下,广汽集团的交投已十分清淡,交易期间并没有高频买卖单出现。典型案例是,今年7月8日,高位盘整多时的广汽集团突然毫无征兆地放量下杀跌停,但公司当天仅成交2300余万股。当天龙虎榜显示,银河证券广州天河北路营业部为卖一席位,净卖出金额1.8亿元,该营业部所在地距离骄龙资管的通信地址仅有几百米之遥。无论此次跌停是否是“骄龙系”所主导,广汽集团二级市场买单承接力之薄弱已是显而易见。

而由于广汽集团今年以来大部分时间的日成交额都在数千万元,交投冷清的背后也意味着“骄龙系”很难大举套现离场。因此,外界所担心的是,未来一旦“骄龙系”旗下账户因为资金链等原因选择集体减持套现,则将对广汽集团这一大盘蓝筹的股价产生怎样的影响?

回顾A股历史,一些上市公司因庄家离场而导致股价“断崖式”下跌的案例已不少见,在此背景下,“骄龙系”对广汽集团的全面控盘举动,足以、也应该引起监管部门以及广汽集团自身的重视和警惕。

   “交叉买股”隐蔽利益通道

或许是自信于外界很难察觉其隐秘关联账户,抑或是对使用“外人”马甲账户不太放心,在骄龙资管实施相关运作的时候,总有固定的几个自然人账户“如影随形”。

除短暂“露脸”广汽集团外,自然人张本的最新一次“现身”,也进一步印证了中核钛白与骄龙资管之间的关联绝非外界想象的那么简单。




中核钛白7月末发布的2016年半年报显示,“张本”已悄然进驻公司十大流通股东序列,持股规模高达3613.56万股(位列第五大股东)。

至此,骄龙资管两大创始人股东王德亮、张本以及骄龙资管旗下的浦江之星资管计划,在最近一年半时间内先后对中核钛白的股份进行了大规模的买卖操作。

必须指出的是,中核钛白去年曾公告,其通过金星一号资管计划进行杠杆式投资所聘请的投资顾问,即为骄龙资管。如此安排之下,“骄龙系”资金对中核钛白的频繁买卖行为,难免令人猜测:金星一号,是否是中核钛白变相炒作自家股票而曲线设立的马甲?抑或中核钛白与骄龙资管之间另有其他的利益约定?由此,骄龙资管的上述股票买卖操作又是否触碰了内幕交易的法律红线?

   中核钛白配资炒股

上市公司掏出近3亿元资金,1配2加杠杆投向股市,还明确要严格控制风险、力争获得“较高的绝对收益”,这股豪迈和自信,究竟从何而来?

中核钛白与骄龙资管的合作始于前者去年11月的一则投资公告。据中核钛白当时披露,公司决定出资2.99亿元参与“中信建投金星一号资产管理计划”,而按照全体委托人意愿,资管计划的投资顾问确定为骄龙资管,投资范围则包括在境内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上市公司股票(二级市场及大宗交易)、新股申购、ETF基金、货币市场基金(包括管理人发行的货币市场基金)、逆回购等。

值得一提的是,该资管计划中,优先级资金与次级资金比例不高于2:1,中核钛白所认购的是资管计划的次级份额。

近年来,上市公司利用闲置资金从事股票投资和理财投资的已很常见,但类似中核钛白这样,以劣后级身份,敢于掏出近3亿元资金进行风险度较高的杠杆式投资的,却颇为少见。

有熟悉配资业务的私募人士向记者表示,尽管资管计划明确规定是由投资顾问制定相关股票买入策略,但按照惯例,由于劣后资金方承担了相关投资风险,因此具体投资标的、投资决策往往是由劣后方做主且后者拥有一系列权利,投资顾问一般只是遵照其指令执行。

的确,在“万科股权争夺战”中,宝能方面也是通过劣后方的身份,利用数个资管计划进行了1:2的配资,并明确将资管计划增持万科A股后所拥有的提案权、提名权等相关表决权全部划归已有。

回看中核钛白本次投资,公司不仅决定以1:2的比例进行杠杆式投资,同时该资产计划还明确其投资目标是“在严格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力争获得较高的绝对收益。”

借道资管实施杠杆式投资,同时谋求获得较高的绝对收益,中核钛白对该笔投资似乎底气十足,然而,底气何在呢?

   股东榜暗藏玄机

骄龙资管肩负中核钛白重托的同时,其旗下其他资管产品和两位初创股东轮番现身中核钛白股东榜,相关人等多年前甚至还曾与上市公司合伙做过生意,如此紧密而持久的“友谊”怎不惹人关注。

根据相关上市公司所披露的定期报告信息,金星一号设立后,截至今年3月末已进驻广汽集团等三家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东榜,其中所持广汽集团市值约5亿元左右。

从股价表现来看,广汽集团今年以来股价一直处于高位盘整状态,而另两家公司股价甚至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从中并未看出骄龙资管如何“力争绝对收益。”

不过,从另一角度来解剖,情况则大不同:上述个股实际上都是骄龙资管的“爱股”,其中广汽集团更是已被骄龙资管全面控盘。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细节是,王德亮和张本是在去年10月末将所持骄龙资管相关股权全部转让给了王宇涵,似刻意欲淡化持股关系进而隐居幕后。而就在股份转让完成数日之后,中核钛白便披露了上述投资计划,并宣布了将聘请骄龙资管为投资顾问的消息。

在此背景下,重新审视中核钛白过往股东名单,也会发现有很多“骄龙系”(或疑似“骄龙系”)背景的投资者曾买卖过中核钛白股票。

明细来看,一位名叫“王德亮”的自然人早在2014年末便曾杀入过中核钛白十大流通股东序列,期末共持有398.04万股,不过在2015年一季度,王德亮减持了持股后遂从股东榜中消失。然而,中核钛白2015年半年报显示,王德亮二季度又通过增持重新杀回了十大流通股东序列,且持股规模增至522.92万股。

随后,王德亮账户又在去年第三季度减持退出了中核钛白,但与此同时,骄龙资管旗下的浦江之星资管计划则大举建仓中核钛白,至去年9月末共持有806.08万股。与“神出鬼没”的王德亮类似,浦江之星在四季度也将持股快速套现。此后,同样具有“骄龙系”背景的张本则于今年二季度高调增持中核钛白,至6月末持股规模高达3613.56万股。

王德亮、浦江之星资管计划、张本在中核钛白股东榜上轮番出现,这绝非巧合。事实上,“张本”近年来只出现在广汽集团和中核钛白的十大流通股东榜单中,恰好这两家公司均与骄龙资管有一定关联。此外,上文所提及的“王云”也先后在中核钛白、广汽集团股东榜出现,与王德亮、张本高度合拍。

而同时,中核钛白此前公告显示:在2013年一季度,上市公司以及张本、魏兆琪等人曾共同发起设立广西中核华原钛白有限公司,中核钛白出资300万元持股30%,为第一大股东;至2014年末,中核钛白又以战略部署调整为由,宣布将上述30%股权全部转让,收回300万元的原始出资。可见,张本等人与中核钛白关系非同一般。

   投资弧线勾勒利益闭环

“你的钱让我打理,我的钱买你股票。”骄龙资管与中核钛白你来我往的投资弧线之间,封闭着怎样的利益逻辑,又暗藏了多少值得监管部门一探其究竟的是非嫌疑。

基于上述诸多背景,整个事件的初步脉络渐已浮现,即中核钛白通过融资加杠杆的方式对外投资,承载其投资的资管平台则将相关资金投向了广汽集团等“骄龙系”重点持仓个股。与此同时,具有“骄龙系”背景的相关资金也频繁买卖中核钛白股票。那么,这背后究竟藏有怎样的利益逻辑?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中核钛白敢于配资炒股,并放心地交给骄龙资管运作,且“力争绝对收益”,诸多看似不合常理的安排背后,中核钛白一定有自己的底牌。

而通过观察广汽集团等个股我们可以发现发现,“骄龙系”极其擅长股权腾挪,旗下某一账户的减持并不意味着套现退出,王德亮“两进两出”中核钛白也证明了这一点。

表面来看,骄龙资管将金星一号大部分资金投入其已完全控盘的广汽集团,以此追求绝对收益,似具有一定可行性。反观“骄龙系”资金去年以来持续买卖中核钛白股票,其中又有何隐情?是否是中核钛白方面在“投桃报李”——帮助骄龙资管赚钱?

还有一个可能性,即金星一号资管计划只是一个资金置换平台,中核钛白通过金星一号所募资金完全交由骄龙资管打理,骄龙资管方面则将等量资金交由中核钛白方面(主要通过张本等一些隐秘账户曲线承接)来买卖中核钛白股票。资金置换过后,骄龙资管同样获得了巨额资金用以炒作自己心仪股票,对于中核钛白而言,暗中炒作自己公司股票显然比炒作其他股票更有底气。

如果上述运作属实,其对中核钛白方面还有一大好处,即金星一号资管计划无论盈亏与否,其损益都将归于上市公司全体股东,但经过上述置换,其通过“骄龙系”账户曲线买卖自家股票所获的收益,则完全可以由幕后主导者和各利益环节所私分。

上述猜测虽无切实证据,但中核钛白将资金交由骄龙资管打理,同时“骄龙系”资金又持续买卖中核钛白股票,这一“怪状”难免会引发外界更深一层的猜测和联想:背后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嫌疑?

另外,还有一个颇为蹊跷的细节是,作为中核钛白2013年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时的交易对方,自然人郑志锋所持1.34亿股中核钛白股份(分红送转后)在今年2月初解禁。此后,郑志锋在6月20日至7月5日期间通过三笔大宗交易将上述持股抛售一空。

根据郑志锋披露的权益变动报告书,其身为无锡市人,目前的住所和通信地址均为无锡市滨湖区山水路,然而大宗交易信息显示,卖出上述股份的营业部则选在了银河证券广州天河北路营业部。身在无锡的郑志锋为何千里迢迢赶赴广州进行上述卖出交易?

反观接盘方则是利用华泰证券广州天河东路营业部接下了上述筹码。不过,在中核钛白最新披露的半年报中,并没有与郑志锋期间减持规模相匹配的股东增持出现(郑志锋6月20日仅通过一笔交易便减持了5389.86万股)。

而上文已提到,骄龙资管2015年年报中所登记的通信地址便地处广州市天河北路,不仅如此,其发行的资管产品中,大多也是利用银河资本这一通道,银河资本与银河证券又同属于银河金控旗下。由此,外界亦不由猜测郑志锋此番减持是否也与骄龙资管存在某种关联。

面对以上的种种异象,不禁令人疑惑:骄龙资管与中核钛白之间,究竟布下了怎样的一盘棋局?至于其相关运作是否触犯了内幕交易的法律禁区,则还需由监管部门查实、认定。

今天,梳理王德亮过往手法,我们最大的感悟可能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A股“庄股化”的大鳄一直都在潜伏猎食。王氏兄弟早在十五年前,就引发央行专门发文调查,当年他们过手数十只上市公司充当资本玩物,露水烟缘一番云雨后留下一地鸡毛。

十五年前引发央行发文调查

2001年,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票据融资大检查。

华夏银行广州分行爆出巨额票据违规融资行为,引得央行发文调查。经查:1999年12月至2001年4月间,该分行共计为广州福达企业集团办理过28笔总金额为2.26亿元的无真实贸易背景商业承兑汇票,以及21笔总金额为8000万元的无真实贸易背景贴现。

由此,广州福达集团首次以一个不甚光彩的形象进入大众视野。

福达集团,实际控制人王福亮,1972年出生于广东揭阳,历任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理事长、广东省政协委员、广东省纪委监察厅特约监察员、广东省总商会副会长、广东省揭阳市人民政府经济顾问、阳江市政协常委(第四届)、广州市青年联合会副主席。



热衷收购国有股权,是王福亮的经营运作特点。当年在与粤泰集团杨树坪争抢东华实业(2016年5月更名为粤泰股份)失败后,先后出击,收购国资阳江市稀土厂有限公司86%的股份和国企深赛格17.99%的股份。

始建于1971年的阳江稀土,当时是全球五大稀土企业之一。正是阳江稀土,后续引出了大王福亮两岁的哥哥王德亮。

2001年,即福达集团收购阳江稀土当年,即爆发与华夏银行广州分行的巨额票据违规融资丑闻。

尽管身背污点,但福达依然凭借所谓的股权质押和信用担保,在2002年继续从华夏银行广州分行,为控股子公司阳江稀土厂顺利“争取”到2300万元贷款。

为这笔贷款提供信用担保的,正是国企上市公司沧州化工。

2006年,由于阳江稀土厂的此笔贷款逾期未还,华夏银行将沧州化工、广州福达和阳江稀土厂告上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随后,广州中院冻结沧州化工1200万股国有股,并轮候冻结沧州化工15542万股国有股。

当年12月8日,在石家庄颐园宾馆8层3号休息室里,上述被冻结的1200万股国有股,经过诚信公司的糊涂拍卖,最终被广州帆华投资有限公司以每股0.75元的价格买走。

这引发了沧州化工控股股东沧化集团及实际控制人沧州市国资委、乃至河北省国资委的不满和介入,沧州市国资委、河北省国资委已分别发函,认定拍卖评估报告严重损害国有权益,可能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沧化集团质疑拍卖,时任董事长周振德向最高人民法院和广东高院提交了申诉材料,要求广州中院取消拍卖结果。

饶是两级国资委介入,未能改变事情结果:2007年4月,沧州化工1200万国有股被正式过户到广州帆华投资有限公司。

过户之时,沧州化工股价在5元。以当时每股0.75元的拍卖价格计算,广州帆华投资在股票账户上的收益就为5040万。

有意思的是,沧化集团事后才得知:广州帆华投资的实际控制人就是王德亮。

沧州化工起先是和王德亮做生意,王德亮旗下的广州中科信集团有限公司一度是沧州化工华南地区总代理,后来弟弟王福亮也由此开始和沧州化工有所接触,并有了互相担保贷款的现实。



王福亮


哥哥跟上市公司成生意伙伴,牵线给弟弟,弟弟向相熟银行贷款,由上市公司担保,随后弟弟贷款违约,相熟银行申请拍卖上市公司股权,哥哥出手,低价拍得股权,收益是违约贷款的逾两倍!

   十年前,套路就很深!

过手资本玩物当露水夫妻

其实,在获利沧州化工前,深圳国企深赛格也品尝到同样的滋味。

早在2002年2月26日,深圳市赛格集团持有的深赛格国有法人股129,968,232股按每股人民币1.65元的价格抵偿给光大银行广州分行,以折抵所欠债务2.1亿。

随后2002年7月24日,广州光大在公开举行的拍卖会上通过竞价拍出上述深赛格股权,竞拍受让人为福达集团。股权转让价每股1.155元,总额为人民币1.5亿。

赛格集团在当时对谁受让股权完全不知情,对福达的进入持排斥态度,而且国有股转让过户特殊,导致光大银行未能按协议规定时间办理过户手续。后来在广东高院强制执行的支持下,于2003年5月28日完成过户,福达集团最终如愿以偿坐上深赛格第二把交椅。

在弟弟争夺深赛格第二把交椅前,王德亮就在过手资本玩物上玩得不亦乐乎,他的主要运作平台就是广州中科信集团有限公司,而其出生于1968年的妻子张利琳则参与发起广州利德龙科技有限公司。

2000年,利德龙与中科信曾分别成为锦化氯碱(000818)第二、四大股东;2001年,氯碱化工股价翻番后,两家机构悄然而退;

2001年,中科信通过诉讼取得河北华玉(000408)12.2%的股权,成为第三大股东;

2003年9月22日至10月9日,昌九生化(600228)曾出现过连续8个跌停,当时市场普遍怀疑,由于中科信突然抽逃,昌九生化股价才出现如此惊变;

2003年9月,中科信通过收购成为中钨高新(000657)第一大股东;折腾一番之后,2006年7月,中科信出让中钨高新股权予以湖南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HK.02626),获取现金6亿。

在过手资本玩物充当露水夫妻之时,王德亮引发过诸多不愉快,除去沧州化工。在染指河北华玉反目后,时任上市公司董事长张庆民被送进了监狱。

2001年,在中科信通过诉讼成为河北华玉(000408)第三大股东之时,张庆民旗下军神实业公司最终成为原河北国企华玉公司第一大股东。

由此,张庆民成了民营企业家进入上市公司的第一人。

张庆民,历任广州军区防化团排长,广州军区司令部干事、副处长、处长,中国新兴广州进出口公司副总经理,广州新兴实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军神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ST玉源董事长。

这期间,因违规贷款6000万炒作河北华玉股票失利,张庆民将上市公司过户转让于北京路源世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02年4月,路源世纪控制人路联担任河北华玉公司董事长,张庆民退为董事。

路联称与张庆民签署过户协议的前提是:王德亮来解决张庆民欠河北华玉款项和5000万元的担保,同时王德亮的要求是,路联购买王德亮控制的中科信公司持有河北华玉1400万股权。

但王德亮把过户协议2份原件退给路联并当场销毁,各方开始产生不愉快。路联认为,因王德亮没有履行承诺,即帮助解决河北华玉贷款及5000万元的担保问题,因此过户协议没有履行。也就无效了。

2003年3月,张庆民与王德亮在广州签署合同书,转让旗下南宁桂源地产。但最终,张庆民则仅得到约定1000万股权转让补偿金的一半,即500万。矛盾再次滋生。

2005年9月,张庆民被刑事拘留,10月,路联向广东警方举报张庆民涉嫌合同诈骗罪、挪用资金罪。2007年8月6日,张庆民因伪造证据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被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

回归过往王德亮腾挪之手,特点鲜明:对象均为国有控股上市公司,行业基本为化工类企业,模式为“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而广汽,是王德亮首次重金染指的非化工类企业。

这会成为继万科之后,潮汕商人在A股的另一力作,还是成滑铁卢?




百家优惠月第二场,你报名了么?






【招人】

融资1000万的扑克再出发

打造大宗·金融从业者第一入口

点击下方图片进入




版权问题、商务合作、读者投稿

微信号 mindcherisher

电话+86 186-1633-5129




点击阅读原文链接至扑克投资家(puoke.com)

获取更多、更及时的干货内容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扑克投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