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外资股东减持,这次是兴业信托。近日,兴业信托外资股东澳大利亚国民银行将所持股份减持一半。

证券时报·信托百佬汇记者注意到,2015年以来,已经入股信托公司的11家外资股东,对是否继续持有信托公司股权态度出现了分化,6家保持持股比例不变,其余5家外资股东选择了减持甚至清仓退出。

业内人士认为,近年来,信托公司生存环境越发艰难,信托产品风险暴露等,盈利能力逐步减弱,且面临持续增资的压力,外资股东减持信托公司股份反应的正是资本逐利的本质。

外资股东减持忙

日前,福建银监局批复了兴业信托股权变更的事项,兴业信托外资股东澳大利亚国民银行将所持有公司注册资本4.2亿元(出资比例8.42%)转让给福建省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转让之后,澳大利亚国民银行和福建省能源集团各持有兴业信托8.42%股权,成为并列第二大股东。

实际上,澳大利亚国民银行转让减持兴业信托股份,只是众多外资股东去年以来对待信托公司股权态度的一个缩影。

证券时报·信托百佬汇记者注意到,截至2014年底,有外资股东参股的信托公司尚且有11家,到2015年底,就发生了较为明显变化,外资参股信托公司变为9家了。

2015年以来,上述11家外资参股信托公司中,6家信托公司外资股东选择了持股比例保持不变,另外5家则萌生退意,选择了减持甚至直接退出。


信托百佬汇记者调查,资股东所持信托公司股权降低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新一轮增资潮中,选择放弃增资,股份遭遇稀释,另一种则是主动减持,甚至全部清仓退出。

例如,北京信托和新华信托的外资股东在公司新一轮增资过程中,放弃了增资,股份被稀释。

其中,当了9年北京信托第二大股东的外资股东威益投资有限公司,在新一轮公司增资中放弃增资,持股比例从19.99%降至15.3%,第二大股东地位被航天科技财务公司取代;新华信托外资股东巴克莱在去年7月公司新的增资行动中也选择了放弃,持股比例从19.5%降低至5.57%,地位从第三大股东变为第六大股东。

去年年底,华澳信托的外资股东麦格理资本和杭州工商信托的外资股东摩根士丹利态度则更为坚决,悉数选择了清仓,彻底退出了信托公司。

信托红利减少

此前,在严格监管政策之下,外资“打破头”也想进来参股信托公司,而自去年以来,在监管层对外资参股信托公司政策更为开放之下,却出现了外资股东纷纷撤离的迹象。

格上理财研究员樊迪表示,由于之前政策对外资机构的限制,外资机构主要扮演财务投资者的角色,其并没真正参与信托公司治理,外资机构在信托公司的经营决策中没有发挥出较大的作用。

“近年来,信托公司生存环境越发艰难,盈利能力逐步减弱,外资机构减持股份反应出资本逐利的本质。”樊迪称。

查阅资料,外资机构入股国内信托公司持股比例已经大幅放松,由此前的不得超过20%到可以控股。

此前外资股东参股信托公司持股比例主要参照2007年由银监会发布的《非银行金融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第十条的规定“单个境外机构向信托公司投资入股比例不得超过20%,且其本身及关联方投资入股的信托公司不得超过2家。”

因此,上述11家外资参股信托公司中,外资股东参股比例绝大多数为19.99%,均不能突破监管的红线。

而2015年6月银监会新发布的《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第九条规定“单个出资人及其关联方投资入股的信托公司不得超过2家,其中绝对控股不得超过1家”,这意味着银监会对于外资公司持有国内信托公司比例的上限被取消,外资公司可以取得信托公司的更多的股权。

一位西部信托公司研究员也表示,信托业告别高增长,信托产品隐藏的风险也逐渐暴露,到了新的转型门槛期,而在监管趋严之下,信托公司面临持续增资压力。因此,外资股东分享红利没有此前丰厚,却面临持续出资的压力,难免心灰意冷。

不过,樊迪表示,外资股东撤出对信托公司影响不大。

一方面,从背景方面看,尽管信托公司风采不如当年,但仍然存在一定牌照优势,许多民营集团和国企仍然期望收购信托公司,即便外资股东退出,也有实力雄厚母公司依靠。另一方面,从经营方面看,外资股东由于较低的参与度,其退出对信托公司经营方面不会产生较大的影响。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和讯网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