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工作是华尔街所赋予的,但成功的人毕竟是少数。很多人在牛市中赚了钱,不过在正常环境下能赚钱已非易事,更何况在熊市中赚钱,这个行业里大部分人注定会惨遭淘汰。恒心和毅力是生存的基础,但同样重要的还有判断力。

华尔街最令人兴奋和迷人之处在于万事万物总是千变万化,你必须随时保持领先且永无止境。这就像一个四维拼图,联结着体积和时间。每天你来工作时成堆的信息迎面而来——有人死了,有人罢工,哪里发生了战争,天气有何变化等。

世事变迁,不管发生了什么,投资如果没有做到尽心尽力,就会被无休止地验证。

比如你设计了一辆汽车,就会有一个投资预期,即你生产了汽车拿去卖,市场是否接受?但至少这个项目有一个生命周期。对于投资而言,根本没有什么能阻止流动(指资金),这样就形成一个持续、不停的挑战……叫它游戏也好,战争也好,或者管它叫什么都行。

我爱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它已深深融入了我的血液。我忘情地工作,有时甚至一周7天一天也不休息。我甚至希望股市最好别在周末休市——我太爱这份工作了。我依然记得有次在一周内跑了10个城市,拜访了10家公司。世界上真没太多事情值得这样花时间去做。

努力工作是华尔街所赋予的,但成功的人毕竟是少数。很多人在牛市中赚了钱,不过在正常环境下能赚钱已非易事,更何况在熊市中赚钱,这个行业里大部分人注定会惨遭淘汰。

恒心和毅力是生存的基础,但同样重要的还有判断力。

要想在华尔街获得成功,你必须有很强的好奇心。当你捡起一块石头,谁知道可能会从里面爬出什么来,又会引发什么样的结果?

除此之外,你还得持有怀疑态度。你被告知的大部分信息,在翻到石头的背面后,都是不准确的。无论是政府、公司还是个人,这都反映出常识的匮乏和信息失真。判断事物时,任何人的话都不能成为唯一标准。你要自己去做调研,自己去验证每一件事。你必须要挖掘每一个线索。这就好比100个人走进房间同时听到同样的信息,但只有3%~4%的人会做出正确的判断。

在牛津大学读书时我就对国际投资很感兴趣,也正是在那里,我第一次开始关注世界其他地区都发生了什么事情。毕业后,我去了阿尔霍德-布雷奇罗德合伙人公司,和公司副总裁乔治·索罗斯一起工作。那时他正好要找个聪明的年轻小伙子,而我正想换工作。有人引见了我俩认识,我们一拍即合。他和我一样有国际投资视野,比我大12岁。索罗斯在匈牙利长大,后移居英国直到20多岁,有国际投资经历。于是我俩成了好拍档。

到1974年,全球只剩下少数几家对冲基金。没多少公司一开始就做对冲基金,大部分对冲基金公司都已倒闭,当时的华尔街太难赚钱了。即使有少数公司存活,其投资大部分也在美国境内。

我们是唯一一家国际对冲基金公司。理论上讲,搞对冲基金的都是些聪明人,可那时他们都没在海外投资。那时没多少人能在地图上找着比利时,更别说在那里开拓市场了。

从理论上讲,无论年景好坏,对冲基金都会赚钱,因为它们可以卖空,这也是20%利润提成的精髓所在。如果干得好,你能赚很多钱,但如果没有利润,投资者分文不付。不过如果投资者乐意支付20%的利润提成,很显然基金收益颇丰,这意味着他们也赚了很多钱。

索罗斯是个非常优秀的交易员,对市场时机和交易的感觉相当敏锐,而我对此并不擅长,也毫不在意。我做了大量调研工作,我感兴趣的是透过岩石、寻根究源,去发现世界上将要发生什么事情,预测事物变化的趋势。我的这一工作热情归功于1964年年初闯华尔街的经历。那时,漫无目标的我去华尔街找工作却一无所获,发现唯有这份工作热情能养活我。

尽管没有原来挣得多,我仍然自降75%薪水去创业。不过钱对我而言不是问题。我给大家的建议以及将来给我孩子的建议是:在你询问这份工作会有怎样的报酬以前,首先要确认这对你是否是份合适的工作和合适的地方。如果选对了地方,只要你把工作干好,不愁挣不着钱。我保证钱会来找你,挣钱对你而言将不在话下。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