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背后,

也是一片危险的丛林地带。



文 | 周天  Mihawk


人口两亿,GDP规模世界排名第七,即使按照最严格的标准,巴西都可以被视为一个“大国”,或许还会成为中国市场增长红利殆尽后的下一片淘金乐土,但不幸的是,这个大国也正被恶化的经济形势和腐败低效的体制所困扰。除此之外,大多数人对这片土地的了解相当匮乏,她的互联网生态怎么样,风险投资的环境如何,都是这篇文章想要探讨的主题。 



市场巨大,但本土创业者孱弱


和中国一样,巴西的中产阶级正在崛起,目前已经占了总人口的一半以上,这一比例大幅领先于中国和印度,1亿中产也将成为巴西最主要的消费引擎,与此同时,巴西的互联网用户数量也占到总人口数的51.6%,这又是一个上亿的数量级。


到2016年,巴西的宽带和3G普及率预计会分别达到32%和103%,巴西的Facebook用户数量在2012年超越印度,居全球第二,WhatsApp也拥有超过1亿使用者,再加上1.2亿的智能机和1亿台PC的保有量,种种指标都表明,巴西市场在某种程度上甚至优于人口基数更为庞大的印度。


不过,一个优秀的市场本身并不必然生长出同样优秀的一群创业公司。据MIT斯隆商学院团队的观察,巴西的创业公司大多采取“快速模仿”策略,照搬现有行业的经验,而针对本土的创新不足。


独角兽,是针对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的称谓,中国已有超过30家,印度如今也有8家,包括电子商务零售商Flipkart、Snapdeal、打车软件OLACabs、全球第二大移动广告公司InMobi和美食搜索网站Zomato等。


相对来说,巴西的独角兽数量就少得可怜了,据CB Insights统计,巴西仅有一家独角兽公司。就像其汽车工业被外企占领一样,巴西的主流互联网产品也几乎全为国外产品所统治,阿里旗下的速卖通在2013年进入巴西,到了去年年底就超过了巴西本土电商集团B2W,成为该国最大网购平台。

而在巴西装机量排名前五的软件中,仅有由360领投的安全软件Psafe total是本土厂商,但如果按每周打开次数排名前五的范围来看,巴西本土厂商无一入围。


摸到一手好牌却打出烂牌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我们不妨先从巴西风险投资的状况来观察这个大国的创业生态。



巴西的风险投资有自己的特点


巴西真正成规模地出现风险投资体系是在2011-2012年前后,2012年这一年内至少发生了80起投资,相比往年有大幅增加。小型的风投机构和大型天使投资机构正在快速崛起。据巴西圣保罗大学FGV商学院团队的统计,从国别看,在巴西的PE/VC机构中,数量占绝对多数的是巴西本土机构(72.2%),管理着59.7%的资本,其次是美国公司(15.4%),管理着34.7%的资本。


不同的是,在美国,如果基金合伙人同时担任基金管理者,那么他们需向自身基金投资1%,让自身利益与LP的利益一致,从而获得信任。在巴西,这种自我投资比例达到5%,尤其是在外部投资者与基金合伙人合资的27家风险投资基金中,这一比例高达14.5%。这种差异表明,在一个尚未成熟的PE/VC产业中,由于PE/VC公司尚未积累起坚实的信誉基础,同时,权利义务的执行环节还较为薄弱,风险基金必须以更大比例的自我投资来吸引外来投资者。


从资本退出的情况来看,巴西的情况也不乐观。与中国、印度的雄厚资本市场所能提供的流动性不同,巴西的科技类创业公司很难获得本国证券市场的有力支持,所以目前大部分投资者将退出途径寄托在跨国公司的战略并购上。



制度和环境究竟有什么不利点?


制度也与创业生态处处作对。MIT斯隆商学院团队在调研巴西的投资环境之后认为,在巴西投资是非常tough的一件事,“尽管政府是风投的明确支持者,但巴西的高科技公司和投资者所取得的成绩并不是因为制度和环境有利,而是因为他们战胜了制度环境的不利影响”。


政策风险是显而易见的,Whatsapp因为拒绝向政府提交用户的聊天记录,这一巴西全国都极度依赖的聊天软件(装机量和日活均排名第一),多次被法官任性地要求切断服务,而在今天的中国,微信哪怕瘫痪1小时都足以让不明真相的群众陷入恐慌。


来自巴西圣保罗大学FGV商学院的Leonardo de Lima Ribeiro、Antonio Gledson de Carvalho和Claudio Vilar Furtado三位教授在《新兴经济的私募股权基金和风险投资:来自巴西的证据》一文中谈到:


巴西体制环境诸多的缺陷主要表现在缺乏正规化的商业模式、企业文化缺失、股票市场欠发达、企业管理体系不完善、法律体系的低效率以及法律执行环节薄弱。这些体制缺陷限制了PE/VC在巴西的投资规模,并容易导致投资的失败。


在这里,审批程序的官僚化非常严重,从公司设立、取得建筑执照,到纳税、进出口货物产品都要经过层层审批。官僚和腐败高度相关,由此造成的拖延和行贿增加了企业的直接和间接成本,对于规模较小的企业来说这非常致命,阻碍了早期阶段的投资。


巴西企业的税务负担也极其沉重。税收程序复杂,并且政府的执行效率低下,导致巴西初创公司财务报告可信度下降,监测难度加大和劳动力负担加重,对PE/VC来说,也意味着风险的增加。


此外,巴西的法律制度还不够完善,司法部门在执行环节很难积极有效地维护债权人和投资者的权益。这对细致复杂如精密仪器的PE/VC来说简直是灾难,在合同订立到执行过程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想依靠法律途径解决都将极其耗费精力和时间,由此给投资者带来的成本更是难以估量。


在巴西整个行政体制中,不仅执行层吃拿卡要加不作为,决策层也经常遭到弹劾,在奥运开幕式当天,巴西参议院居然不留情面地宣读了一份总统弹劾报告,使得精心筹备奥运会的巴西总统迪尔马.罗塞夫最后因弹劾而不能到场。整个南美也都因动荡的政局名声在外,这片区域的资本常常都紧张得要命,时刻做好撤资外逃的准备。


巴西经济的基本面更是令人堪忧,受大宗商品价格跳水等因素影响,2015年,巴西的经济增速为-3.8%,预计今年依然维持着-3.5%左右的衰退速度,而在中国,仅仅是6%的增长速度就足以让这个习惯于8%以上增速的国家一片哀鸿遍野了。

尽管巴西的人均GDP在2014年达到1.16万美元,比中国和印度都更接近发达国家,但其经济持续的停滞侵蚀了巴西国民的消费能力,正在让这个以消费为主要增长动力的国家丧失活力。有一个数据可以侧面反映这个问题,今年4月份巴西乘用车销量为13.2万辆,同比锐减26.3%。 


不在惨淡中灭亡,就在惨淡中爆发,巴西市场的体量终究还是蕴含着惊人的能量,36氪也观察到,在一些细分行业,巴西市场仍然存在着不少兴奋点。



巴西的创业“G点”


首先,在出行领域,巴西市场的竞争态势丝毫不亚于中国市场。除了Uber,巴西还要面临其他拉美国家打车软件的入侵,来自西班牙的打车软件Cabify前不久拿到1.2亿美金,下一步的战略就要登陆巴西。


参与出行混战的还有99Taxis,这家本土公司已经占据了当地70%的出租车市场。合并在这里同样是主旋律,融资7700万美金的EasyTaxi跟有45万用户的哥伦比亚入侵者Tappsi进行了合并,上演了类似中国市场的合纵连横一幕。


O2O也已深入国民的日常生活,巴西23%的送餐订单来源于线上,57%的旅游消费者通过互联网预订机票。巴西当前5大高频O2O应用类型分别是团购、票务、叫车、外卖、OTA等,其中只有外卖和团购类别出现了压倒性的领跑者,巴西两大外卖平台Ifood与Hellofood合并后,市场份额比第二名多了近8倍,而团购领域Peixe Urbano在被百度收购后,市场占有率达到了70%。


电商也是巴西的一个热门创业领域,根据巴西研究公司E-Bit最新的报告,去年巴西境内网购金额达到了116.2亿美元,同比增长15.3%,但是跟中美相比,巴西电商的渗透率仍然落后,在整个零售业中,巴西电商占比为4%,中国的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10%。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海淘在巴西有不错的机会,由于消费渠道少,巴西人民在中国电商网站上表现出的购买力超出了美国人民,转换率是美国的两倍。


落后的金融体制同样意味着机会,巴西政府今年公布的创新领域投入预算中,金融服务以18%的占比位列第三,这也表明巴西的互联网金融可能会迎来一波机会。红杉资本在巴西的第一笔投资就投给了一家网络银行——nubank,投资金额达1430万美元,这家企业今年又获得了5200万美元的C轮融资,红杉继续跟投。


跟中国一样,巴西也是农业大国,如今已有不少科技巨头进场搏杀,孟山都和微软正在这里联合开展农业技术研发,而高通则打算让每一个巴西农场都配置一台无人机。与中国国内更加侧重缩短流通环节的商业模式创新不同,巴西农业的重构则更加偏向新技术的应用。


根据MIT斯隆商学院团队的走访,巴西大部分的机构投资者持审慎乐观态度,这个国家还处于脆弱的增长中,但其中也必定有一群强势的企业脱颖而出,利用现有技术和人口趋势发展到一定规模,再通过战略并购或上市实现退出,但在此之前,还有无数的坑要趟过,巴西或许就是这样一个甜蜜而又危险的市场。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周末漫谈
 |  里约奥运会上的十项“黑科技”,你都注意到了吗?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