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王家强

本文刊于《清华金融评论》2016年8月刊

6月23日,英国如期举行脱欧公投,51.9%的选民选择了脱离欧盟,超出了普遍的预期,一天内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了巨大冲击。本文认为,英国脱欧后世界金融体系随之深受影响,不过,这对中国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整体看英国脱欧利于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的推进。

6月23日,英国脱欧后,外汇市场上美元和日元作为避险货币大幅升值,英镑兑美元则以8.9%的贬值幅度领跑全球,创下30年新低;全球资本市场同步大幅下滑,MSCI全球股票指数跌幅达4.9%,德国、日本等国国债收益率均创历史新低;拥有避险功能的黄金价格大幅上涨近5.0%,反映实体经济需求前景的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滑。未来还有诸多不确定性。英国脱欧将难以逆转,世界政经格局的发展将因此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化,我国需要权衡利弊加以应对。

世界经济增长潜力将受影响而下滑

英国经济将首当其冲。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与物价、社会就业、投资与贸易发展、伦敦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等都将受到全面的影响。冲击程度将视退欧后英国和欧盟的经贸安排形式而定。根据英国财政部的测算,在最坏情况下,至2030年英国GDP将比不脱欧减少7.5%,贸易规模减少17%-24%。脱欧对英国最为重要的打击将是金融业,伦敦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将会逐渐下滑。目前,英国占据全球外汇交易量的40%以上,许多欧洲大型金融机构都将总部设在伦敦,欧盟国家大部分的衍生品交易和风险对冲活动都在英国开展;英国脱欧后,与欧盟的跨境金融活动面临全新的制度环境,很多机构将很可能将业务转移到欧盟其他国家,对英国金融业的就业、资产以及与之相关的房地产业、配套服务业带来持久影响。

欧盟经济将感受到英国脱欧的最大外溢影响。英国是欧盟的第二大经济体,欧盟是英国的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和进口来源地。脱欧后,英国要与欧盟开展长期的贸易谈判,许多法规要重新改写;英国经济很可能陷入衰退,英镑对欧元等其他欧盟国家货币要较大幅度地贬值。这些都将对欧盟的投资贸易产生不利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测算显示,英国脱欧将对2018年欧盟其他经济体产出冲击为0.2至0.5个百分点。

其他地区的经济发展也将受到连累。尽管其他地区因英国脱欧受到的冲击要小于欧盟所受到的冲击,但在金融联系上,英国对全世界的跨境信贷、离岸金融活动都有很重要的意义。英国脱欧将通过投资与贸易渠道、金融渠道对其他地区的经济带来一定冲击。特别地,英国脱欧已经导致全球避险情绪上升,风险偏好恶化,全球金融市场震荡加剧,美元和日元大幅升值,美联储的加息步伐也将受到影响,未来传导到实体经济的冲击程度仍有待评估。

就世界整体而言,英国脱欧后,笔者所在机构已经将2016年全球经济的增长率下调了0.1个百分点,2017年以后的影响程度还要视全球金融动荡的局面而定,不排除带来更大影响的可能性。中长期而言,世界经济的增长潜力将受到拖累,主要原因在于对全球投资、贸易体系带来的损害,以及欧盟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所受到的长期损失。

全球化格局将面临新调整

英国脱欧首先是对欧洲一体化进程的重大打击。2012年欧债危机爆发,已经开始暴露了欧盟制度本身的缺陷,即统一的货币和分散的财政制度之间具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英国脱欧,更是将欧洲各国之间文化的差异,责任和利益分配的不均,以及各国政治理念的分歧暴露出来。英国脱欧已经将潘多拉的魔盒打开,在英国内部,已经出现了苏格兰和爱尔兰可能要相继独立的讨论;在欧盟国家中,一系列新的连锁反应可能会出现。

欧洲一体化试验遭受重大挫折,全球贸易体系可能受到影响。在美国,奥巴马政府参与主导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协定(TTIP)谈判可能受拖累,而总统大选中各种奇怪的“去全球化”论调得到选民追捧。在其他地区,地缘政治争端、极端宗教主义、恐怖主义愈演愈烈,对世界的和平发展日益构成重大威胁。在当今世界治理日益缺乏合作动力的背景下,未来的全球一体化发展方向令人担忧。

世界多极化格局将面临调整。当前各国民粹主义上升,国际局势越发复杂,英国退欧后,欧盟作为多极化世界中的重要一极,实力将被削弱,降低欧洲处理国际事务的能力。俄罗斯总统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作为欧洲近邻,一直反对欧盟东扩和北约吸收独联体的成员,可能会趁欧盟地位削弱的机会,获取新的战略利益。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主导地位将进一步强化。随着欧盟和英国在全球政治格局中的博弈力量被削弱,美国在国际政治、军事、经济和贸易等方面的话语权将会进一步强化。由于英镑和欧元都会被相对削弱,美元一家独大的地位会更为巩固,对美国强化对全球政经局面的控制力增加筹码。

对中国既是挑战也有机遇

英国脱欧将对中英双边关系、经济金融合作,以及中欧经贸往来产生综合影响,其中对我国而言既有挑战,也有新的机遇。

英国退欧对中英两国关系不会带来实质性改变,反而可能会进一步强化中英两国之间的关系。英国脱欧后,并不影响其世界经济大国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我国依然会视中英关系为中西方最为密切的双边关系之一。同时,英国为了维护其影响力,也将更为重视中英关系的“黄金时代”,优先发展对华关系来抵消脱欧负面效应,这为中英合作、“一带一路”建设、人民币国际化等创造了更大的机遇。

英国退欧将在对我国经济发展外部环境带来新的不确定性。英国退欧对我国直接的经济影响有限,中长期影响逐渐加深。脱欧以后英国经济面临衰退风险,英镑汇率大幅贬值,削弱英国对外需求,可能影响与我国的贸易往来。不过,目前对英国出口占我国总出口的比例不到3%,英国占我国外商直接投资的比例约为1%,我国对英国直接投资存量占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的1.5%。因此,英国脱欧通过直接的中英经贸联系对我国的冲击相对较小。不过,欧盟作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长期内欧盟经济因英国脱欧而增长下滑,对我国的影响会逐步加深。英国金融监管环境可能更为宽松。在金融联系上,英国对全球跨境信贷、外汇交易和风险管理都有重要意义,英国脱欧将通过投资与贸易渠道、金融渠道对全球带来冲击。

一方面,我国金融业对外投资最集中的国家在英国,目前五大国有控股银行与部分中型银行都在英国设立了分支机构,英国的汇丰与渣打两大银行是我国最重要的外资银行。英国退欧势必通过双向的金融联系对我国产生深远的影响,其程度需要进一步评估。

另一方面,英国脱欧后,英国金融监管机构很可能出于保护本国金融机构竞争力的需要而放松对金融企业的监管要求,这对我国金融业开拓英国的业务开辟了新的空间。例如,英国脱欧阵营曾指出,英国工商界认为欧盟监管法规过于繁苛。英国企业家学会也表示,其60%的成员均赞同英国政府应抵制欧盟设定的许多“监管红线”。

我国需要密切关注英国脱欧动向,谨慎应对

把握“一带一路”战略和人民币国际化新机遇。脱欧后,英国和欧盟投资贸易将受到削弱,各国需要寻找新的市场亮点。这为我国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加强中欧之间基础设施建设和货币金融合作提供机遇。英国脱欧后,英镑和欧元都面临着汇率贬值和国际地位下降的挑战,伦敦国际金融中心需要吸引更多的国际业务以维持其地位。而人民币的相对稳定,将吸引欧洲投资者更多地布局人民币资产,我国可大力发展欧洲离岸人民币等业务,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加强各国之间的沟通,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从2016年至2018年,英国脱欧进程将持续扰动全球金融市场,并与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相互交织,加剧金融资产价格波动。同时,全球风险偏好恶化,危害经济金融稳定,我国应当提前做好风险预案,一方面加强对英国、欧盟国家沟通,保障自身经济利益;另一方面采取必要的管理措施,防范金融风险。

重新调整中欧合作布局。在未来两年英国脱欧进程中,我国应当密切关注英国与欧盟经贸安排走向,及时调整中欧合作宏微观布局:一是加强对德国及中东欧等地区经贸合作,拓展中国走进欧洲通道,加快中国与欧盟投资协定、自贸协定谈判进程。二是根据英国与欧盟经贸新协定、TTIP等进展,调整中英、中欧相关经济金融合作安排,最大程度利用优惠条件。三是英国脱欧丧失欧洲单一市场通道,在英中资企业需要在机构、业务布局等方面及时调整战略。

关注政治局势的变化,做出战略性安排。关注脱欧后的英国外交优先方向,特别是英美关系走势。脱离欧盟后,英国必定会重新审视其对外策略,优先发展与其他大型经济体的关系,在经济外交上重拾传统的英美特殊关系,向美国靠拢的风险不可忽视。英国脱欧后可能会更加重视中英关系的“黄金时代”,优先发展对华关系来抵消退欧负面效应,我国应当注意把握有利因素,及时对相关政策做出调整和变化,积极争取中英关系向着更为平衡的方向发展。

欧盟对我国市场地位的承认可能迎来转机。中国是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此前欧洲议会反对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对中欧经贸关系造成了一定损害。未来,出于提升欧盟国际地位的考虑,欧盟需要拉拢更多的盟友,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强硬态度可能有所软化。其中,德国是中国在欧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应积极争取德国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为欧盟其他国家树立标杆。

本文编辑/丁开艳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清华金融评论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