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袁方晨

 

  在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漫漫长河中,也许再也不会出现如徐翔般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在“私募一哥”徐翔的故事被反复提及之时,关于其案件的消息却被隔绝得严严实实,似乎无人能找到获取最新进展的渠道。8月,东方金钰(600086)与监管部门之间的信函往来,让关注徐翔一案的投资者兴奋了起来。

 

  从东方金钰近日披露的信息,徐翔的运作手法逐渐浮出水面。瑞丽金泽作为东方金钰第二大股东,其49%的股份为徐翔出资,徐翔借这一“暗仓”秘密参与了东方金钰的非公开定增,成功变身为这家公司的隐形股东。

 

  而在此之前,外界所知的东方金钰与徐翔之间的关系,仅仅是东方金钰曾是徐翔旗下私募泽熙投资的重仓股之一,和其他重仓股一样,徐翔充分展现了其出色的投资能力,获利不菲。

 

  徐翔,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徐翔类似于资本市场的卡尔·刘易斯。卡尔·刘易斯曾代表美国队获得九枚奥运金牌,可谓奥运田径赛场上的独孤求败,然而,他却被检测出服用多种违禁药物。”谈及徐翔的复杂口碑,上海某中型基金公司资深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徐翔的争议来自于其收益的来源。

 

投资手法高超还是出老千

 

  围绕徐翔真实投资能力的争议一直没有停止过。从业绩来看,泽熙在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可谓独树一帜。泽熙旗下的几只产品,长期来看远远战胜指数,最差的一个成立以来回报7.22倍,最好的一个成立以来回报42.2倍。同时回撤小,即使在市场大幅下跌时,业绩也总能保持平稳。

 

  泽熙投资的业绩,究竟来源于徐翔高超的投资手法,还是因为“出老千看底牌”,以投资之名行内幕交易市场操纵之实,根据徐翔案目前披露的信息,尚未有足够的支持。

 

  同业对于泽熙的评价,则是毁誉参半。“虽然我的业绩和规模在同业算是不错的,但你看看泽熙,那业绩才真是厉害。”上海某知名阳光私募董事长在跟时代周报记者聊起圈内同行的投资水平时,唯独对泽熙挑起了大拇指。

 

  南京某明星阳光私募曾经因年度业绩出色而红极一时,其董事长某次来上海领奖时特意赴泽熙调研。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深入了解泽熙的投研考核制度后,对其管理之严厉印象深刻。

 

  徐翔曾经说过:“股市里只有不断进化,才能不被淘汰。”这句话里浸润着满满的危机感。

 

  原泽熙总经理助理叶展曾经撰文指出,“徐翔可以算是股市里的苦行僧”。根据叶展的描述,徐翔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每天一早开始晨会,每位研究员汇报市场信息和公司情况,开盘后进入交易室,交易时间绝不离开盘面,中午一般与卖方研究员共进午餐,下午继续交易,收盘后又是一到两场路演,晚上复盘和研究股票。每天研究股市超过12小时,几乎没有娱乐和其他爱好,这种习惯已经持续了20多年。

 

  泽熙投资的交易指令完全由徐翔下达,其他人则通过模拟盘交易,换言之,徐翔某种意义上等同于泽熙,即便是泽熙核心员工,对徐翔的投资决策过程亦是雾里看花。泽熙研究员并不知道徐翔是否听从了他们的投资建议,直到年底看到自己的绩效评估。

 

  “整个市场都在盯着我们的动作,然而他还是能持续找到交易机会并获利。”另外一位泽熙资深员工则对徐翔神奇的盘感感慨不已。

 

  “说我交易能力强?什么样算交易能力强。投资没有那么简单,只靠交易就能赚钱?交易只是投资中很小的一部分,除此之外还要做很多工作。”不过,徐翔本人曾在采访中对于自己收益主要来自于强大交易能力的说法嗤之以鼻。

 

  然而,泽熙成立以来始终伴随着质疑的声音,有观点认为其高收益神话离不开与上市公司的深度勾兑,“徐翔和上市公司联袂造股价,早就不是秘密,参与定增,董秘甚至董事长帮忙消息造势”。

 

  而东方金钰近日披露的信息,让徐翔的运作手法逐渐浮出水面。

 

  8月5日,东方金钰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对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股权司法冻结事项的问询函》,称根据青岛市公安局送达的《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中登公司上海分公司冻结了犯罪嫌疑人徐翔旗下的财产—瑞丽金泽持有的东方金钰2.93亿股限售流通股及孳息,要求东方金钰说明瑞丽金泽有关股东与徐翔之间是否存在股份代持情形。

 

  8月8日,东方金钰公告回函,指瑞丽金泽成立于2014年5月13日,赵兴龙和朱向英分别持有其51%、49%的股权。瑞丽金泽系依法成立,与徐翔不存在股份代持安排,也不存在其他产权、协议或其他控制关系及利益安排。但是,朱向英女士自述“本人在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持有的股份,系徐翔出资,本人仅为徐翔代持”。

 

  当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再次发函,要求东方金钰8月11日之前对此前“赵兴龙持有的瑞丽金泽51%股权与徐翔不存在股份代持安排”的表述进行进一步核实并披露。

 

  8月11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目前瑞丽金泽及其股东正在自查资金来源,相关机构尚未提供完整资料,公司无法在 2016年8月11日完成《问询函》 的回复,公司将在 2016年8月19日前向上交所提交回复。

 

  事件起源于2014年二季度,当时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泽熙4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买入东方金钰188.05万股,占总股本0.53%。几乎同时,瑞丽金泽于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注册成立。在成立仅十天后,东方金钰拿出了15亿元的定增预案。以15.27元/股的价格向瑞丽金泽定向增发9771.83万股,锁定期36个月,换言之,徐翔以7.35亿元间接坐上了东方金钰的二股东之位。

 

  而后第三季度,泽熙又进一步加注东方金钰。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泽熙1期单一资金信托杀入,两只产品合计持有1071.05万股,占比达3.04%。截至2015年三季度泽熙清仓逃顶,五个季度的持仓,200%的股价涨幅让徐翔赚得盆满钵满。

 

  一方面是明修栈道,大张旗鼓加仓;另一方面是暗度陈仓,用“马甲”参与非公开定增。 “私募一哥”的神奇光环后面,不知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勾兑套路。

 

 高调低调切换自如

 

  2009年12月7日,泽熙投资成立。泽熙之名来源于徐翔最崇拜的两位历史人物—创立新中国的毛泽东和统领清朝盛世的康熙大帝。

 

  有趣的是,泽熙投资的股权,最早由徐翔父母持有。据上海市工商局资料显示,泽熙投资股东注册资本5000万元。其中,郑素贞、徐柏良两人的出资时间为2009年12月4日,出资额分别为2760万元和240万元;徐翔的出资时间为2013年10月24日,出资2000万元。

 

  泽熙投资成立以后,因其独特的投资手法以及出色的业绩而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实际上,徐翔的成名远远在泽熙投资之前。

 

  《中国证券报》2003年2月15日头版的一篇报道,将徐翔带入了公众视野。此文披露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存在“涨停板敢死队”,该涨停板敢死队的1号人物即为徐翔(彼时名字为徐强).

 

  经过媒体的广泛报道,宁波敢死队声名鹊起,甚至出现了“炒股不跟解放南,便是神仙也枉然”的说法。但文章见报后,当时的中国证监会宁波特派办马上组织专人对营业部是否涉嫌违规进行专项调查。

 

  据说徐翔本人亦十分厌恶“涨停板敢死队”的称号,甚至认为这是对其的侮辱和误解。

 

  跟敢死队其他成员喜欢购买炫目的新跑车摆在交易营业部前的暴发户做派不一样,徐翔却从香港买来大量的投资书籍潜心研读。

 

  即便在成立泽熙投资后,徐翔也不出席任何公开的论坛、会议,很少去上市公司调研,亦极少与媒体见面。而据徐翔本人回应,“这只是我个人的性格而已,我不是很擅长在公众场合发言,所以尽量避免出席这样的场合。但是在熟识的朋友之间,我还是很开朗的”。

 

  “因为市场上对我们的席位跟踪紧密,我们必须避免激进地大买和大卖,希望投资节奏不被打乱。”徐翔曾经在采访中提到,市场的关注有时候也会对投资行为构成干扰。

 

  2013年1月底,徐翔与安信首席分析师程定华谈话,席间谈话内容被李姓销售偷偷录音并泄露给其他券商和媒体。录音流出之后,徐翔停止了安信证券的数亿分仓。

 

  不过,在2015年股灾后徐翔的言行,在资产管理行业中可谓特立独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其“不讲政治”。

 

  2015年6月30日,王亚伟、莫泰山、但斌、江晖等13位私募大佬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专业委员会牵头之下,联合发布倡议书,全面唱多抄底行情。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徐翔明确拒绝了中基协的邀请。“只有徐翔不愿参与。宁波本地的证券业协会也找过他,请他参与救市,也被他拒绝了。”

 

  徐翔的做派还体现在泽熙经常成为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常客,而这些所谓“徐翔概念股”总能在A股掀起投机狂潮。统计显示,泽熙近五年多来一共现身了190只个股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其中沪深主板一共有108只,中小板和创业板个股有82只;不过,以中小板和创业板个股为代表的小盘股数量占比呈上升趋势。

 

  同时,泽熙也开始在上市公司控制权和治理上有所行动,积极派员工进入宁波中百、康强电子、大恒科技等上市公司任职。此外,泽熙还曾经对黔源电力和宁波联合提出高送转分配提案。根据《公司法》规定,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3%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在股东大会召开10日前提出临时提案并书面提交召集人。

 

  最终,两家公司股东大会均否决了泽熙的临时提案。但在此消息刺激下,两家公司的股价均出现了短暂拉升。

 

  有人曾这样评价泽熙:“它的高明之处是在高调与低调之间自如切换。低调时闷声发大财,高调时锋芒毕露。”

 

草根出身掌控巨额资金

 

  “我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入市炒股,当时只是一个高中生,家境非常普通,入市时只有几万元启动资金。但是后来伴随中国经济的腾飞以及资本市场的不断发展,到现在取得了一些成绩。”徐翔曾经这样描述自己的发家史。

 

  1978 年,徐翔出生在宁波一个普通家庭,1993年带着家里给的几万元入市。18岁放弃高考,专心投资股市。2005年,徐翔从宁波迁到上海,经历了2007-2008年A 股的一波大牛市。

 

  徐翔的草根背景,与其被抓捕时引发的轰动造成了巨大反差。

 

  2015年11月1日,徐翔回老家宁波参加他奶奶的百岁寿宴。尽管徐翔在资本市场成名多年,家底雄厚,但宁波的寿宴却颇为低调。他的奶奶依然住在徐翔长大的那个中产阶级小区。

 

  当日上午,微博上有个看似轻描淡写的消息,“由于突发流量控制,G15高速公路杭州湾跨海大桥所有出入口已关闭”。实际上,徐翔已在此时被警方在杭州湾跨海大桥上控制,从沈海高速公路杭州湾高速庵东出口附近带走。当晚23时50分,新华社发布此消息。

 

  徐翔被抓捕之后,其身着白色阿玛尼的照片引爆了社交媒体。而事后的一系列事件表明,徐翔案或许远远比普通的内幕交易案敏感。

 

  4月29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等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犯罪,于近日被依法批准逮捕。

 

  鉴于青岛市公安局请中登上海分公司协助轮候冻结“徐翔系”公司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表明徐翔一案在青岛审理的可能性比较大。从冻结股份的数额来看,价值较大,此案可能会交由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司法界人士认为,该案件审理可能采取的是异地调查,很可能为的是“有效排除、预防审判干扰”。

 

  泽熙成立以后,旗下产品每年均盘踞在阳光私募收益排行榜的前列。泽熙产品的高收益让人艳羡不已,却与普通投资者无缘。

 

  泽熙投资官网显示,该公司自2009年成立以来,仅在2010年3-7月集中成立过5只产品,之后一直未发行过投资二级市场的产品。

 

  据了解,泽熙的产品并未公开发售。早在2012年,有媒体记者向泽熙内部人士询问申购事宜,被告知早已不接受外部资金。

 

  有知情人士称,“跟其他公司到处找销售渠道、找投资人卖产品不一样,泽熙投资都是别人打电话问他们买产品,但泽熙不卖产品,徐翔没精力管别人的钱”。

 

  而消息人士指出,泽熙的资金多来自于徐翔自己以及利益相关者。除徐翔自有资金外,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泽熙员工,以限额的泽熙产品购买权作为激励。泽熙员工的购买权按照徐翔对员工的贡献评价和价值评估,设定限额,每份100万元,员工购买权可以让渡给亲友。据说,早年有贡献大的员工曾经获得3份产品购买权;二是当年泽熙产品代销机构高管,徐翔把泽熙产品购买权作为回报;三是其他利益往来机构。

 

  “很多人买了之后都不想退,我们必须尽快分红,让投资者退出。”徐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骄傲地宣称。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金融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