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无数公司都做企业的制度化管理,但是大多数都以失败告终,要么制度变成了一纸空文,无法执行而束之高阁,要么制度变成了枷锁镣铐,人见人恨而怨声四起。

一、没有制度的文化是口号,
没有文化的制度是镣铐
2009年12月,尼日利亚一名男子企图用人体炸弹的方式摧毁美国的班机,之后美国机场启动了全身搜检的方式来提高安全系数,网上称之为“裸检”,并且限定了也门、索马里、伊拉克、伊朗及尼日利亚等14个国家公民入境强制“裸检”,由于这一制度的出台,美国一下把几亿人的穆斯林民族及非洲人民树为敌人,网上也评论这是美国自己给自己埋下的巨大的炸弹,后患无穷!
 
我们不讨论政治,但从这个事件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人处理问题的方式,很容易就进入技术路线,习惯用技术去消灭问题,但你会发现,当制度的背后没有与文化对接,制度表面上消灭了问题,但实质上却在将问题无限扩大。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中国民营企业在做企业的制度化管理,但是大多数都以失败告终,要么制度变成了一纸空文,无法执行而束之高阁,要么制度变成了镣铐,人见人恨而怨声四起。比如许多民营企业都建立了企业的KPI绩效考核体系,但几乎都无法善始善终,要么考核的员工怨声载道,要么考核的最终结果等于不考核,大家都是“良好”,完全体现不出来考核激励的意义。
 
我经常给企业家一个结论:“没有制度的文化是口号,但是没有文化的制度是镣铐。”也就是说企业制度化的前提是企业拥有制度文化,在文化的土壤上,制度才能焕发出文明。

没有制度的文化是口号,但是没有文化的制度是镣铐。
 ——洞穿执行智慧

二、制度的作用在于保护好人的利益
管理者不妨在企业内部提一个问题:制度的作用是什么?员工对这个问题的真实回答就能反映出企业制度文化的阶段。大部分员工,甚至管理者都认为制度是企业约束员工的工具,这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根源。

对于制度的本质,我们可以回归到社会法制的角度来看,如果社会没有法制,我们还会有自由吗?没有交通法,还能保护行人的安全吗?没有刑法,你晚上还敢出门吗?没有法制,你还敢放心地把钱存在银行吗?

从这个角度来看,不难发现制度首先给了我们自由,有了彼此制度的约束,我们反而变得更加相互信任,所以信任是从不信任开始的,合作是从契约开始的,正是因为有制度的约束,员工才有了自己相对的自由。

选择就是放弃,自由就是枷锁,当我们选择进入制度的约束,我们就多了一份独立和自由,所以领了结婚证,我们就获得了幸福的独立和自由,签了劳动合同,我们就获得了职业的独立和自由。不领结婚证,你的婚姻还自由吗?不跟单位签约,你的工作还独立吗?所以第一个结论是制度给了我们自由,商业化的员工应该拥抱制度。

另外,制度在保护好人的利益,你发现这个社会谁希望制度健全,平头百姓最期望制度健全,因为制度健全才有了公平竞争和交换,这是市场经济的基础。反过来,哪些人希望制度有漏洞和缺陷呢?当然是坏人和投机者,制度的空隙越大,他们的空间就越大。

所以企业中不愿意敬畏制度的员工往往是投机者和捣蛋者,你企业制度最大的破坏者要么就是业绩很好又不可一世的“能人”,要么就是不思进取的“贪官污吏”,这两类人是搞垮企业的主力军,因为他们在不断伤害优秀员工的利益。所以第二个结论是要保护好优秀员工的利益,就必须加快制度化进程。
 
所以制度文明的结论是以人为本,制度文明是人类自由的人性公理,也是公平与竞争的市场公理。员工对待制度的心态比制度本身更加重要。
中国企业的制度体系,大部分都是从西方企业管理体系中引入的,但是西方企业制度化是具备人文基础的,西方人都信仰宗教,他们认为人生而有罪,人的一生就是赎罪,再加上西方经历过200多年的工业革命,所以人们进入公司之后,具备本性的职业化。这个角度上看,西方制度化的基础是西方人民的“罪文化”,有了敬畏规则的心态和文化,制度的效能就有了发挥。
 
另外西方文化倡导的是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甚至父母跟儿女也是平等的,这就是为什么西方的晚辈可以直呼长辈的名字。美国员工很少谈企业忠诚度,美国人重视的不是资历,而是专业能力,除了哈佛、耶鲁这样的名校,美国大学生更少去选学校,更多去选专业,所以具有专业能力的律师、教师、医生在美国社会就很有地位。

美国人认为只有自己能力的卓越才能显示自己的不同,所以他们愿意去竞争,而且美国充分开放的市场环境和员工进出机制,也让员工对于“赢”的心态进化为人的一种潜能,这就是为什么KPI这样的结果导向型奖罚制度能够在美国企业高效实施的原因。
反过来看中华文化,上下五千年,我们一直处于封建帝制,封建王朝讲的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帝王多用的是均衡的愚弄百姓的权谋之术,背后是苛捐杂税的高压政策,所以中国人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权力机关和制度体系在中国人心中一直都是暴政系统,老百姓想的是如何去破解政策,这就是为什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什么中国司机因能够躲过高速公路摄像点而有成就感。

因此,在企业管理中,管理层不断在制定和修改制度,员工在不遗余力地寻找制度的漏洞和破坏制度,所以多数制度在执行过程中变形或者“流产”,根源就在于员工对待制度的认识和心态。
 
而核心的问题在于,中国进入市场经济之前,基本上是没有经历工业文明,一步从农业文明迈入商业文明,很多企业从老板到员工,都是从农村或者农村家庭出身,小农思想与商业思想的鸿沟是无法短时间填平的。

所以中国的员工上下班也会打卡,我们千万不要错以为打卡了就会认真工作,那可能是在西方和日韩的企业中,中国人认为一上一下为“卡”,上下班是人生最痛苦的束缚,对工作没有感恩之心,员工会觉得我已经给你打卡了,我干吗还要认真工作。
 
所以作为企业的管理者,不能再把精力放在如何去把企业的制度设计的多么完美,必须回归制度的本质,回归员工对待制度的认识,改造员工对待制度的心态,塑造企业制度文化,给团队注入商业人格,这才是企业制度化管理的出路。


微观哲理故事:《“不动脑子”的基辛格》
亨利·基辛格在担任美国国务卿的时候,每当需要就某些事提出建议时,他都会要求助手们提出尽可能完善的方案,然后把这些方案收集起来,让大家尽兴48小时的讨论,之后基辛格会回过头来问他们:“这确实是你们能提出的最好方案吗?”助手们就会回答说:“哦不,我们本来还可以再多考虑一下,再拿出更详尽的资料,提出其他的选择,并且指明不执行这个方案的后果吧。”
 
于是基辛格会说:“这样啊,那么继续下工夫吧。”
 
于是助手回去修改,然后再次提出方案。基辛格依然会问:“这确实是你们能提出的最好方案吗?”同上次一样,助手们仍然会找到一些微小的瑕疵。于是基辛格还会让他们回去继续修改。助手们再次带回经过加工的方案后,基辛格还是问同样的问题:“这确实是你们能提出的最好方案吗?还有没有可以改进的地方?”这时助手们说:“我们已经觉得很好了,但也许我们可以再润色一下。”

这样反复下去,直到助手们表示,拿出的方案已经经过了深思熟虑,所有的可能性、存在的后果和可替代的选择都已经考虑到了,行动的每一个细节也都有精心的策划,成为一个完善的方案时,基辛格才会说:“好吧,现在让我来看看。”
 
在有上司负责时,下属常常产生依赖性,将全面深入思考的任务留给领导。而作为领导,要想充分挖掘下属的潜力,提高组织工作效率,就要想办法让人人都负责任,个个都做准备。通过大家的深思熟虑,作出集中集体智慧的决策。



 


互联式企业系统

线下找不到客户?
线上没有流量?无法变现?
这些概念和噱头,在传统企业到底如何落地?
利润薄如刀,成本库存高居不下,优秀人才流失?
互联网转型已经进入深水区,但多数企业还是只会说,不会干。
互联网+?打造爆品?社群经济?粉丝经营?合伙人?组织扁平化?
不要互联网思维,要互联网行动!

系统管理权威陈平老师,2天1夜全程亲授《互联式企业系统》,带你玩转互联网转型,从此告别转型焦虑!

时间地点:  8月18-19日,西安;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创业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