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资本市场渐趋稳定

7月大事,真是目不暇接,一桩接着一桩,对经济运行的影响,或直接,或间接。

洪涝,由南及北泛滥,一些城市出门就看海。台风,伴着暴雨,从东南沿海登陆。人民币汇率前期走贬势头得到修复,开始平稳震荡。英国脱欧持续发酵,国际资本市场动荡,黄金期货一路上扬。国内热点城市房价持续上涨,地王又开始显现。

此时,对于中国经济“硬着陆”的喧嚣声逐渐沉寂下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得益于坚定不移的经济改革,中国实现了超预期的发展,为此把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的预期调高了0.1个百分点。

改革是发展的引擎。我国发展到今天,发展和改革高度融合,发展前进一步就需要改革前进一步,改革不断前进也能为发展提供强劲动力。

改革正推动中国经济结构优化升级。7月份,非制造业PMI达到53.9%,在荣枯线之上进一步攀升。服务业商业活动指数比6月上升了0.4个百分点,达到52.6。这得益于电信互联网软件、银行、证券、租赁及商业服务、旅游等现代服务业的显著增长。

改革也在培育和增强内生动力。“三去一降一补”,不是不要速度,而是要有质量的速度,以及可持续的、均衡的、健康的增长结构。7月,制造业新订单指数保持在扩张区间,达到50.4,就是一个好兆头,证明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在转型中保持良好态势。

在改革的推动下,中国经济的“半年报”依然亮丽,经济增速保持在6.7%的水平,新增就业717万人,物价也温和平稳。可以说,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不少地方颇可圈点。

中国国债正吸引越来越多的眼球。由于中国政府债券拥有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的高评级,中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目前达到2.82%,超过了发达国家各种收益债券。国有企业发行的美元债券在今年第二季度达到187亿美元,创下历史新纪录,比此前四个季度的平均水平高出80%。

资本市场也渐趋稳定。7月份,沪深两市平稳运行,沪指在3000点上下运行。万宝之争加上新进来的恒大,使万科人气大增。王石“野蛮人”说法赚足眼球,老姚“买买买”和恒大新晋,说明机构投资者对资本市场上具有成长潜力的投资标的的热衷。机构的热情参与,表明一个科学的、健康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正在为更多企业创造良好的直接融资环境。

房地产去库存初见成效。1—6月份,商品房销售面积64302万平方米,同比增长27.9%;6月末,商品房待售面积71416万平方米,比5月末减少753万平方米。

行百里者半九十。应该说,目前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存在一些必须引起高度重视的风险隐患。展望下半年,必须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和宏观政策要稳、产业政策要准、微观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实、社会政策要托底的总体思路,通过实施适度扩大总需求、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导良好发展预期的组合政策,努力保持经济平稳发展。

二、经济很可能在今后一两年成功触底

加快创新发展,正确认识形势至关重要。这就需要我们准确把握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机遇与条件。

我国正处在经济转型的关键期

当前,我国经济依然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底”在何处?从高速增长回落后前景如何?这是我们在“十三五”时期直接面对的重要问题。我国经济增速回落,直 观地看是由以往10%左右的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背后则是经济结构、增长动力和体制政策的系统性转换;从长期增长过程看是增长阶段的转换,可称之为 “转型再平衡”,也就是由高速增长的平衡转向中高速增长的平衡。这一平衡的实现,将取决于三个条件:一是从需求侧看,高投资要触底;二是从供给侧看,去产 能要到位;三是从中长期看,新动能要形成。

在经历了6年多的增速放缓后,上述3个条件逐步形成。促成高投资的三大需求,即基础设施投 资、房地产投资和出口正在趋于稳定;去产能有所进展,工业品出厂价格开始反转回升;尽管新增长动能在规模上还无法完全对冲旧动能的下降,但在提高增长质量 效益、扩展发展空间上呈现好的势头。

目前,我国经济增长已非常接近底部,正处在压力和困难较大、同时已看到转型成功曙光的时候。如果供 给侧结构性改革能够取得实质性进展,我国经济有很大可能性在今后一两年成功触底。这里所说的触底,不是说将会出现所谓的V型或U型反转,而是说增长速度不 会继续下降而是稳住了,进入L型的下边,也就是进入一个速度适当、更具创造性和可持续性的中高速增长平台。从国际经验看,这个平台有可能稳定5到10年乃 至更长一个时期,从而为我们实现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和更长远的发展目标打下稳固基础。

质量追赶阶段需要更多依靠创新发展

目前,我国人均GDP约为8000美元,发达国家人均GDP超过4万美元。我们要接近或赶上发达国家人均收入水平,大部分追赶应完成于中高速增长期。如果说过去30多年的高速增长主要是数量追赶,那么,进入中高速增长期后则主要是质量追赶。

与数量追赶期相比,质量追赶期的一个特点是外在的变化趋缓、追赶难度加大,主要由过去的“铺摊子”转向“上台阶”。与数量追赶相比,质量追赶对发展条件、体制和政策环境的要求有很大不同。

一是纠正资源错配。目前在行业之间依然存在较大的生产率差异,表明要素流动不畅、配置欠佳,其根源在于行政性垄断,要素的市场化流动和定价受阻。通过深 化改革纠正资源错配,仍然会在传统产业释放出规模可观的需求,特别是有利于提高效率的投资需求。更重要的是,它能够提高生产率,增加收益,化解潜在风险。 这也是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降成本潜力最大的领域。

二是激励产业升级。产业升级将带来专业化分工协作关系的深化、产业集中度的适当提高;将更多地开发和利用中高级生产要素,全面提升人力资本质量,优化资源配置水平;将从行业标准到工匠精神,全面推动精致生产的制度和文化建设。

三是加快创新发展。创新与产业升级的区别在于:产业升级中的大多数内容,发达国家已经有了,我们也要跟着有,也就是前面提到的追赶的含义;而创新则是从 无到有,我们与发达国家大体处在同一起跑线上。进入质量追赶阶段后,创新是否足够活跃,特别是创新成功的概率是否足够高,成为能否实现质量追赶阶段发展目 标的一个关键因素。

加快创新发展需要着力解决的问题

在尊重创新规律基础上营造创新环境。在这方面,政府应更“聪明” 地发挥作用,包括保护产权特别是知识产权,为创新活动提供有效激励;稳定企业家、科研人员的预期,使他们能够安心从事研发活动;促进创新要素流动,吸引创 新要素聚集和优化配置;提升人力资本质量,相应改革教育和研发体制;深化金融改革,为创新提供全链条的金融支持;等等。

使资源更多地流 向创新活动。尽管当前服务业所占比重已超过制造业,但制造业仍然是国家竞争力的核心所在,也是创新活动的重心所在。必须牢固确立制造立国、实体经济为本、 创新驱动的理念和政策导向。服务业中的房地产市场和金融市场等极易形成经济泡沫,吸引大量资源脱实向虚,削弱创新发展的能力,甚至导致金融和经济大幅波 动,严重破坏经济社会发展环境。必须高度警惕、及时抑制各种形态的经济泡沫,把资源尽量引导到有利于促进创新、提升要素生产率的领域。

鼓励各地开展创新竞争。创新要素是流动的,只有吸引到更多创新要素的地方,才会拥有更多创新成功的机会。所以,大量创新出现在创新型城市或区域创新中心。 但是,创新型城市或区域创新中心并非人为指定的,而是在竞争中形成的。地方竞争是我国以往发展的重要动力,新阶段应使改善创新环境成为地方竞争的新元素。 应给地方和基层更大的创新试验空间,鼓励形成各有所长、特色鲜明的创新模式。

三、负利率吹出大宗商品市场泡沫 或终将破裂

近期,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国际原油市场以及黄金市场出现大幅上扬。表面上看,大宗商品市场似乎又迎来了一次繁荣。然而从本质上说,这未必为市场回暖的信号,不排除是危机的征候。

今年以来,彭博商品指数显示投资者对大宗商品市场的投资已逾500亿美元,为7年来每年2月至7月最高水平,总回报率逾14%。英国“退欧”、美联储暂缓加息也进一步推升黄金的避险保值功能。2016年初至今,黄金价格上涨接近30%。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西得克萨斯中质油原油期货价格从今年1月份低点的27.5美元/桶升至目前的43美元/桶,涨幅高达56%。

不过,这种价格上涨并非需求扩大所致。在全球经济增长停滞,各大经济体持续货币宽松,主要央行步入负利率时代的大背景下,追逐短期利润,甚至生息资产回报是一种必然趋势。沉寂了几年的大宗商品市场再现价格上升,以及黄金等避险资产获得了国际资本的高度青睐,意味着新一轮资本流入卷土重来。究其根源,则是负利率时代特征下造就的大宗商品市场虚假繁荣:由于流入市场的货币量增加,加之市场的不稳定性上升,使得大宗商品的避险属性进一步凸显。

为了遏制通缩,推动本币贬值,欧洲、丹麦、瑞士、瑞典和日本央行先后实行了负利率政策。今年以来,实施负利率政策的国家和地区在扩大,负利率程度在增加,其覆盖范围从商业银行在央行的存款进一步扩展到银行间市场和国债市场,而且更多的国家还在酝酿减息,或者考虑执行负利率政策的可能性。目前,中央银行采取负利率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的23.1%。

负利率政策长期供给廉价资金,大大增加了资产泡沫和投机风险。负利率政策是在全球经济增长停滞以及通货紧缩的双重压力下产生的,其背后的结构性问题是长期资本和投资回报率的下降。一方面,这使得资金大都淤积在金融体系内,银行剩余资金转向投资资产投报率较高的高风险领域,或是从事较高风险资本操作来实现短期的资本利得。如果负利率政策持续下去,还将通过实体投资回报率的下滑降低长期实际利率水平,并导致名义利率进一步下降,形成一个相互影响、相互加强的“负向循环”。

另一方面,负利率政策还将通过汇率和国际资本流动渠道释放出来,“放水竞赛”俨然已成囚徒困境。特别是在逆全球化趋势以及负利率政策预期影响下,各国竞争性货币政策还会卷土重来,这使得全球资产价格的波动变得更加动荡。如果当前全球危机救助形式不发生根本性改变,这种“制造泡沫—刺破泡沫—再制造泡沫—再被刺破……”的循环还会周而复始地上演。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财联社晚间内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