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KAB创业俱乐部点“置顶公众号”键,你就能第一时间发现我们!


他从小对电脑着迷,六年级时就学会了编程。

他23岁创业,却不小心被索债2500亿多美元。

他曾被全世界政府封杀,现在却坐拥全球估值最高的公司。

他就是全球第一大独角兽Uber的创始人兼CEO——卡兰尼克。估值达到625亿美元的Uber,是有史以来在上市前估值最高的公司。


截至今年6月,Uber已经融到超过150亿美元资金,远远超过了Facebook、Google上市前的融资规模。

人生如逆旅,他亦是行人


作为行业的颠覆者和规则制定者,卡兰尼克用了5年时间,就建立了全球化的Uber帝国。这看似顺风顺水,实际却得来不易,他也经历过艰难。


最初为了创业,卡兰尼克与许多硅谷精英一样,主动选择了辍学。退学后,1998年他创办了P2P文件下载资源搜索引擎Scour.com,但此举随后掀起了滔天巨浪。Scour.com的用户可以通过这个引擎搜索资源,且免费下载各种音乐、视频和图片。


被好莱坞盯上的卡兰尼克和他的创业伙伴,由此接到法院传票。代表好莱坞29家制作公司和唱片协会的律师团,以践踏知识产权为由,向其索赔2500亿美元巨款。

所幸的是,最后双方在庭外达成和解,卡兰尼克东挪西凑赔了100万美元,Scour.com则寿终正寝。


风波过后,卡兰尼克蛰伏了很久。2001年,卡兰尼克召集齐原班人马,与人合伙创办了Red Swoosh。这一次,卡兰尼克修正了Sour的错误,在“合法”框架下提供流媒体下载服务。


费尽周折后,当年9月卡兰尼克为Red Swoosh拿到投资。但是匪夷所思的是,投资人在坐飞机来纽约的时候,飞机被恐怖分子劫持,撞到大楼上,机毁人亡。而那栋大楼叫世贸中心,那一天正是9月11日。


投资黄了就黄了吧,大不了再找人投。只是,公司内部又紧接着出现了问题。在最混乱不堪的时候,公司合伙人带着整个技术开发团队跳槽到了索尼。


很长一段时间里,卡兰尼克只能自己一个人支撑公司研发团队的运转。

一线跑业务6年,赚回第一桶金


没人没钱的公司,越来越差。为了保证给剩下的员工发得起工资,卡兰尼克又做出了一个作死的决定:不给员工缴个人所得税。这无疑,又是往枪口上撞。


不久,法院的传票果然就来了,要么罚款要么坐牢。而为保住儿子,他爸爸只能卖了自己珍藏多年的限量版车子,还把养老金取出来给他还债。


不过,好在的是,倒霉蛋卡兰尼克并没有消沉下去。为了把公司做下去,他逼自己每天出去跑业务,并且规定每天至少要跑15家。


但现实哪有那么容易,事实证明,如果1天想要完成15家公司,头天至少要打出几百通电话预约。频繁的接线,导致经常耳鸣,甚至留下严重的后遗症,直到现在,一到晚上卡兰尼克的耳朵就会疼。


但为兑现诺言,实现梦想,卡兰尼克还是在一线坚持了近6年。为了15单业务,他每天都要被拒绝上百次。也只有这样,他才抗下了创业最难度过的阶段。后来为纪念那段时光,他还充满仪式感地在一双袜子上印上了“流汗、流血、吃泡面”,以示青春无悔。


功夫不负有心,努力之下公司终于有了起色。2007年,Red Swoosh被卡兰尼克出售,他换回了2300万美金。拿到钱的他,第一件事就去环游了世界。


创立全球第一独角兽Uber


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是,2008年的一个雪夜,结伴旅行在巴黎卡兰尼克,为打到一辆回宿处的车,苦等不来。为此,朋友坎普埋怨说,“我想在手机上按下一键,就叫来一辆车”。之后,回国的他们,就做出了Ubercab。


卡兰尼克分析过自己在巴黎打不到车原因。他拿纽约作例子,60年前纽约有13250辆出租车,2008年也差不多是。相当长的时间里,动辄百万美元,才能拿到出租车牌照。对于付出昂贵代价的司机而言,他们极力要求牌照限量、稀有,顺应这样的需求,但整个市场的运行逻辑并非按需配置。


在试错期,Uber只有几辆车,走的是高端路线,仅开放给100名乘客。不过,它已经初具雏形,移动应用,利用GPS定位,注册信用卡信息后,一键叫车,5分钟内到达,自动扣费。


因为超乎寻常的便捷以及高端服务——“所有人都可以像百万富翁一样坐车”,Uber很快通过口碑传播而广受关注。4个月后,旧金山市交通管理局和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开出20000美元的罚单,发出禁令,其中一项是不允许使用“cab”这个词。


禁令反倒打开卡兰尼克的脑洞。去掉cab这个字眼的Uber,迅速成为连接闲置车辆司机与乘客的真正共享平台,同时官方给出了“提供非盈利的搭车服务”的说法。


6个月后,作为平台的Uber,迎来了它的第3000名注册司机。而现在,在全球范围内,Uber至少有超过100万名注册司机。

被全世界政府封杀


然而,因为对既有体系的破坏, Uber还是不断受到质疑,甚至遭到禁止。


在美国本土的迈阿密、奥兰多、奥斯汀和弗吉尼亚等,法律禁止Uber这样的服务,在德国、泰国、韩国、西班牙等国家,Uber遭到全面或者部分封杀。


对于这些抵制,卡兰尼克采取的方式是反抗,对于Uber在韩国、德国的处境,他的评价分别是“首尔政府还生活在过去”,“德国出租车行业与混蛋一样”。


他给自己的行为贴上了标签“原则性对抗”,意思是,如果抵制你的人所坚持的主张是你所尊敬的,那么就不要对抗;而如果对方核心目的是保护既得利益者,就没什么好谈的。


“想当颠覆者,就难免成为混蛋”,有投资者说。这或许是zan美,但对于卡兰尼克来说,这个zan美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个麻烦。因为从公众脑海里抹掉“混蛋”这个词儿,更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


当然,随着Uber的扩张,情况发生了变化,根据一篇公开报道的整理,目前在全球,除了少数完全禁止的状况,Uber与监管之间已达成了不同程度的共识,包括纳入体系、分层监管等,都变得合规。

全球共享经济第一人


现在,很多试水共享经济的创业者,都会给自己的公司取一个“类Uber平台”的口号或宣传语,这无疑,都是在向Uber和卡兰尼克致敬。


诚然,Uber模式的想象力,不仅仅在于它能够围绕主业进行自我复制,更在于它的共享经济的理念。它打破了物品所有权的概念,让信息、物品和服务流动起来,并且通过技术驱动,实现“中心调度+按需分配”。卡兰尼克自己就曾将Uber称为——生活方式和运输方式的交会点。


而《名利场》杂志也曾对Uber背后的“大脑”进行描绘,“在位于旧金山的总部,一款名为‘上帝视角’的软件工具可以即时在地图上显示所有Uber系统上运行的车辆,而使用智能手机App叫车的乘客的位置也能即时显示出来。”


在汽车与乘客连接在一起的过程中,科技是真正推手,共享是它的模式。而接下来,更有意思的事情正等待破壳,卡兰尼克也承认,一个偶然发现的关键性创新,也许决定了Uber的未来,即如何能够让汽车的使用率提高,降低乘客的打车成本,甚至实现“用Uber打车比拥有一辆车便宜”的目标。


>>>>>中青报推荐阅读

【玩图睡】你见过这样的傅园慧吗?

奥运会上,军星闪烁


>>>>>KAB活动公告

百万创业奖金等你拿!2016年大学生微创业项目开始征集

那么多估值上亿的公司,你更看好谁?

【展示及投票】2016年零成本创业合肥站路演项目来啦!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KAB创业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