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六,里约奥运会正式开幕,A股也开始进入奥运时间。

而在上周日晚的火山君看市栏目中,火山君统计数据发现,从A股开设以来,奥运会举行期间,A股跌多涨少;奥运会结束后,沪指仍将保持原来的趋势。

那么在本周里,又有哪些新情况值得留意呢?

如何破解资金近期持续流出市场?

从资金线来看,本周跌幅9%,本周5天均下跌,这表明资金在本周处于一个持续流出的状况。而从7月14日以来,资金线累计跌幅达19%,与20%非常接近了。

从去年5000点以来,沪指产生了3次反弹,在反弹期间的回探之中,出现了3次资金线跌幅20%的情况,见下图所示:

在出现3次资金线下跌20%后,当时沪指的反弹趋势还是正常的,但是后来的小反弹就出现了相同的情况,1,沪指随后的反弹期间成交量萎缩,也就是量价背离,2,沪指在关键压力位附近打横走了,意味着变盘,3,随后在消息面利空刺激下,股指展开回落。比如今年初的大跌,有熔断和大股东减持解禁的消息刺激的原因;比如在8.18大跌,是人民币汇率贬值,以及当时国家队救市政策的一些变化。

火山君列举两个量价背离的情况供大家思考:

上图是2001年到2006年的沪指,可以发现,量价背离这么一个情况,可是为什么后来大盘持续走高呢?火山君认为,有2个重要原因,1是上涨趋势是正常的,沪指一直位于120日均线上方运行,2是当时有领涨板块。

大家再来看看09年出现的量价背离情况。如下图所示:

09年的走势,用了20日均线和60日均线来描述趋势,在09年4月份之后,沪指位于20日、60日均线上方运行,一直没有有效跌破20日均线,但是出现了量价背离的情况,沪指依然不断的创新高。

这两个图和去年5000点以来的量价背离,有不同的地方。1是沪指趋势正常,并且不断的创新高,沪指没有出现打横走的情况。2是有内在的领涨板块,市场保持着赚钱效益,在06年那个量价背离的地方,当时是权重板块走强,很多人赚指数不赚钱,但还是有赚钱效应的;在09年4月份之后,出现量价背离的区间,火山君记得当时煤炭板块走势较好,保持着赚钱效应。

因此,综上所述,为了防止风险,我们注意3点,1是需要防止沪指出现量价背离,沪指打横走的走势;2是要看看A股的赚钱效益是否还保持之中,有没有持续的赚钱板块。3是看看消息面有无重大利空出现。

那么目前如何看待以上3个方面呢?

1,从筹码分布来看,2992-3017区间阻力较大。目前沪指受到60,120日均线支撑,以及一条关键支撑线的支撑,因此沪指在上有强压力,下有强支撑的情况下,沪指的反弹趋势依然延续之中。但是,资金线近期跌幅达到20%,表明资金流出幅度较大,因此对目前的市场保持必要的谨慎是有必要的,因为任何预测都不敢保证一定准确。

2,从目前的消息面来看,还没有发现重大利空。

3,目前的赚钱效应是否存在?

在无风险利率持续下行的情况下,高股息率个股获得持续关注,价值投资重新体现出活力,而涨停敢死队的模式受到一些限制。

在近期,一些上半年的大牛品种陷入了休整,如锂电池板块,而一些低位品种近期涨势还不错,个股分化逐步加大。

火山君统计一下7月13日以来的个股涨跌情况:

7月13日以来的沪指走势,见图中方框处。

7月13日以来,沪深两市下跌个股有2025只,上涨个股有664只。亏钱概率是75%,赚钱概率是25%。亏钱概率的计算方式是2025/(2025+664),赚钱概率的计算方式是664/(2025+664)。

由此可见,7月13日以来,机会个股是局部的。如果选股方法没有与时俱进,可能没有体验到赚钱的快乐。

涨幅居前基本上是新股、以及个别重组股,如新海股份是韵达快递借壳上市。随后是有消息面刺激的一些个股,如恒大举牌股,廊坊发展、万科A、嘉凯城等,以及硅锰涨价的鄂尔多斯,国企改革的太极集团、广弘控股等。这些都不是今年上半年的热点,可见新的热点板块可能在孕育了。

而从跌幅榜来看,跌幅居首的是*欣泰;随后是一些去年末停牌而出现补跌的个股,如步森股份、万方发展;随后是一些今年上半年涨幅较大的个股,如怡球资源,5月到6月,该股股价涨幅接近翻倍;一些次新股也跌幅居前,如久之洋、天顺股份、维宏股份等;锂电池板块之中,科恒股份跌幅居前。

从以上板块轮动来看,是符合以前熊市期间的结构式行情中的运行规律的,就是板块个股轮换,一只个股要想在熊市的结构式行情涨幅5-10倍的难度是较大的(同时这也意味着,熊市结构式行情之中出现这样涨幅的个股需要谨慎对待),而牛市之中要实现这样的涨幅,就没有难度了,而正所谓股价不可能无休止的上涨,终有极限,涨多了的个股风险在增加,跌多了的个股机会可能要来临。由此可见,那些还爬在低位的个股,值得进一步的研究,如爬在低位的国企改革股、高股息的电力股等。对于哪些涨幅较高的个股需要回避。牛市和熊市的操作方式是不太一样的。

后市展望

广发:市场结构热点将可能从“供给侧”转向“需求端”

本周的主要变化有: 1、年初以来30个城市地产累计同比销售增速33.2%,同比增速继续回落;2、国内工业品价格中除煤炭涨幅较大外,其他工业品价格都比较平稳;3、两融余额较上周下降0.3%至8643亿元,本周A股整体大小非净减持14.64亿,已连续17周净减持。

就市场趋势来看,近期利率下行没有带来股市上涨,这让大家感到困惑;而就市场结构来看,热点又在快速轮动,这又让大家感到疲惫。

就以上问题,我们的看法是:

1、从全球比较来看,并不是利率越低,估值就越高,因为中间还有“风险偏好”因素的扰动——利率下行不是股市上涨的充分条件。6月以来,国内代表“无风险收益率”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从3%下降至了2.75%,降幅达到8%。不少投资者关注这种利率下行会对股市的估值产生多大的提升作用。但其实从全球比较来看,并不是说利率越低估值就会越贵——从下图可以看出,香港、韩国、美国、西班牙、意大利、英国的利率水平都非常接近,但是股市PE的差异却非常大。为什么相似的利率水平,所对应的估值差异会这么大?因为还有一个更加复杂的变量不可忽视——那就是用股权风险溢价(ERP)衡量的风险偏好。股票估值水平是受利率和风险偏好共同影响的,即使利率水平很低,如果风险偏好起不来,那估值就很难提升,而A股市场目前可能就处于一个风险偏好比较疲弱的“慢熊”环境之中

2、从国内环境来看,这一次是在总量流动性没有进一步宽松的环境下出现债券收益率下行,说明是存量资金的大类资产配置在向债券资产转移——债市反而可能分流了股市的资金。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国内债券收益率的下行,往往会伴随着货币政策的进一步宽松或者宽松预期的加码。但是反观当前,首先央行的货币政策从今年3月以后便趋于稳定,并没有进一步的总量宽松;其次市场上大部分投资者也并没有预期央行会在近期降息或降准。在这种环境下债券收益率出现下行,只能说明是是存量资金的大类资产配置在进一步向债券资产转移,甚至不排除部分股市资金也被分流进了债市。

3割裂的“资产荒”——一方面是股市陷入沉闷的存量博弈,另一方面却是新股、新债发行被疯抢,这都说明了“钱多”在目前只带来了“低风险资产荒”,但没有带来“风险资产荒”。本周A股市场缩量震荡,而同时热点在快速轮动,这说明市场仍然是存量资金在不断的腾挪;而反观近期的新股市场和债券市场却异常热闹——打新股的中签率最低已经到了万分之二,而近期新发行的国债认购倍数都高达4到5倍(去年只有2到3倍),本周发行的“16株国投”城投债甚至获得了百倍超额认购。这背后都说明一个问题——市场资金对“低风险资产”的追逐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但对于“风险资产”却保持着克制。

4、“低风险资产荒”的一个好处是会带来债权融资成本的下行,照理说这有利于激发实业投资冲动。但由于实业投资的回报也在下降,因此企业的最优应对策略是“借新还旧”而不是加大投资,这使实体经济陷入了“流动性陷阱”。“低风险资产荒”压低了债券利率水平,进而降低了债权融资成本,照理说这有利于刺激企业的投资冲动。但由于目前实业投资回报过低(目前A股上市公司的ROE水平只有6.3%,而非上市公司的ROE会更低),企业其实并没有扩大投资的冲动,反而可能趁着借钱成本低,把钱用来“借新还旧”。这解释了为什么在最近两年利率大幅下行的环境下,国内制造业投资明显下行,但是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却并没有明显回落,其实这就是一种“流动性陷阱”。


5、如何同时应对“资产荒”和“流动性陷阱”?政府加杠杆自行创造实业需求,也许是唯一的出路——以日本90年代经验为鉴。今年以来,监管层大力倡导“脱虚向实”,但正所谓“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一方面是金融资产频现“资产荒”,而另一方面却是实体经济陷入“流动性陷阱”。有什么办法既能解决“资产荒”,又能走出“流动性陷阱”吗?唯一的出路也许就是“政府加杠杆”——一方面,既然目前是“低风险资产荒”,而国债又是最好的低风险资产,那么政府就可以利用较低的发债成本去大幅增发国债;而另一方面,既然民间资金进行实业投资的意愿极低,那么政府就可以利用发债融资获得的资金去加大政府投资,通过自行创造实业投资,将经济拉出“流动性陷阱”。这条路在90年代的日本被验证是可行的——日本90年代国债收益率明显下行,而日本政府就趁机大幅增发国债,并利用发债融资加大了财政刺激力度。虽然很多人说日本90年代是“失去的十年”,据此认为日本政府当时加杠杆扩大财政刺激的政策是无效的。但我们换个角度来看,如果当时没有日本政府的加杠杆财政刺激,日本经济就可能在“流动性陷阱”下出现更加灾难性的危机。只不过由于“没有人会因为事先预防了危机而成为英雄”,因此当时日本政府财政刺激政策的正面效果被明显低估了。

6、未来中国是否会走上“政府加杠杆”这一条路径还有待进一步的信号验证。但一旦得以确认,将会对A股市场既有的投资热点形成颠覆——市场结构热点将可能从“供给侧”转向“需求端”。以上分析只是我们的逻辑推演,还有待进一步的信号验证,而最重要的领先信号应该就是政府发债规模——只要在接下来的时间我们观察到国债发行规模明显放量,那就是对这条逻辑的最好验证。而一旦这条逻辑得到验证,那对股市既有的投资热点也会形成颠覆——今年以来,A股市场投资者主要的关注方向还是在“供给侧”,煤炭、钢铁等供给收缩的行业一度成为市场热点。但是如果接下来政策导向转为“加杠杆扩大财政刺激”,那么市场的热点就可能转向那些和政府投资密切相关的“需求端”行业——比如建筑、环保、铁路、汽车等。(综合:火山财富、广发策略)

长按下方二维码点击识别二维码,下载爱股票APP,盘中牛股第一时间弹窗推送给您!!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今日股市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