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城市规划和建设的需要,“拆迁”一词就这么进入大众的视野。一说到拆迁,就不禁会让人们联想到暴力和暴利。当今的拆迁确实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拆的人头疼怎么尽快拆,被拆的人头疼怎么多要点补偿,一言不合就可能发生强拆甚至是暴力拆迁。




这不,东叔今天就关注到一个发生在浙江温州长达两年半拉锯战的强拆事件,17户村民新盖的楼房在2014年1月被强行拆除,在将镇政府和县国土资源局告上法庭并胜诉后,前不久申请赔偿时却遭拒绝。双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目前来看,可能还要继续走法律程序。此事件的前因后果有点长,东叔就不在这里赘述了,毕竟还要给大家讲故事的,有兴趣的可以自行去搜索一下。接下来东叔又要给大家普及历史知识了,今天故事的主题就是:史说拆迁。


诗经里说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的河流山川、一草一木都是君主的,君主想要点什么,就是一句话的事。按这个套路,古代的拆迁应该是简单粗暴的,一声令下,推倒即可。所以现在的不少征地官员会抱怨说:“现在征块地、拆间房,咋就那么难呢?要在过去,那还不是皇帝一句话、官府一张纸的事?”古代的征地拆迁,真的是“皇帝一句话、官府一张纸”那么简单吗?事实上,并没有那么简单。


宋神宗:已有拆迁补偿条例


早在宋朝,古代版“拆迁与补偿条例”就已出现,比现代社会早了近千年。北宋元丰六年(公元1083年),即宋神宗在位时,开封外城向外拓展,需要占用民宅。开封府推官祖无颇起草了一部拆迁补偿条例,宋神宗批准执行。



该条例规定,拆迁户可以得到实物安置或者货币补偿。实物安置就是在别处建同等面积住房,供拆迁户居住;货币补偿是估算待拆房屋的价格,取房契上原价和房屋时价,折中作为补偿标准。经协商,多数愿接受货币补偿,120户共获得补偿20600贯(一千文为一贯),平均每户能补偿171.16贯。


什么概念?举个例子,苏辙被贬至循州时,用积蓄的50贯钱就买了10间民房。当然京城开封作为一线城市,房价必然是其数倍,不过171.16贯的拆迁款也足以在开封买得起房子。怪不得大多数都愿意接受货币补偿呢。


顺治:最温情的拆迁


顺治在位时,为稳定民心,避免满汉两族的矛盾纷争,准备推行满汉划城而居,城内几乎所有汉族官员和民众要进行一次大搬迁。顺治五年(1648)八月十九日,下令规定:除编入八旗的汉人外,所有汉族官员及商民,一律迁移南城。原来居住的房屋,拆去重盖或者将它卖掉。户部、工部查实房屋间数,每间给予四两银子的补偿。补偿银须由各拆迁户亲自到户部衙门领取,不得让有关官员发放,以防止这些官员克扣、吞没拆迁补偿银两。


不仅如此,在搬迁后期,顺治又多次强调关于对拆迁户的补偿事宜,一定要先给银子,什么时候搬迁,悉听其便,不得催逼,只要在半年以内迁走就行。作为皇帝,细节考虑周到,设身处地为迁户着想,又给于充分的尊重,实在罕有。汉人们感动不已,一次本来极易引发风潮的拆迁不到两个月就完事了,也被后人称为“史上最温情的拆迁”!


少林寺:史上最牛钉子户


有拆迁,便会有钉子户,在历史上,也不乏这样拒不搬迁的主儿。跟现在媒体动辄冠上“史上最牛”前缀的钉子户相比,少林寺才是真正的史上最牛。




大唐武德五年五月,皇帝李渊下诏,责令拆毁少林寺,解散众僧。接到诏书后,全寺上下数百僧人都不肯服从诏书的意见。少林寺在十三立功僧的率领下,以一年前少林寺刚刚为大唐平定夏国和郑国的战事立下大功,并被秦王李世民亲书嘉奖并赐寺田四千亩,慧玚、昙宗、志坚等十三立功僧被晋封为将军僧为由,抗旨不尊,不肯拆迁。  


上座善护还把少林寺僧劫救秦王并助唐军擒拿郑王、攻克轘州的功绩裱出来,命少林寺代表前往觐见秦王,并恳乞留置少林寺。少林寺上下团结一心,集体抗令,李渊没有办法,毕竟唐朝刚刚建立不久,根基不稳,不能因此得一个残暴不仁的名声,于是默许了少林寺的“留置”。少林寺内有一块《唐太宗赐少林寺主教碑》,便记述了这一段历史。


在1500年前的帝王绝对专制时代,皇帝亲自下诏,寺院和众僧竟敢不听从,不拆迁,不离寺,而且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堪称史上最牛钉子户。


故事讲到这里,东叔想说,不论古今,拆迁都是一件大事。拆迁者与被拆迁者之间往往存在着必然的利益纠葛。如何解决这种纠纷,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个时候,需要双方好好沟通,多站在对方角度想想,互相退让,强势的一方要体恤弱者的艰难,再不济还有那么多成功案例可以学习。事情处理得当,岂不是皆大欢喜,又哪里会趟官司这浑水呢?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东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