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谷君语:

周六奥运会开幕,巴西成为全球最受关注的国家。从2009年申奥成功的风光和“金砖四国”的荣耀,到眼下低迷的经济和混乱的政局,巴西这几年的国运经历了戏剧般的转变。


国人对巴西的了解并不深,其实,虽然文化传统差异甚大,但中国和巴西也存在诸多共同之处:人口多、地域广、经济体量大、政经体制的现代化尚在途中......巴西的遭遇和治理经验,无疑也是中国通向未来的一面镜子。



◎文马也

来源丨扑克投资家(puoketrader),已获授权



北京时间8月6日早上7点,2016里约奥运会正式开幕,全世界的聚光灯聚焦于此。这本应是在国际舞台上展示大国形象的最佳机会,但在此之前的巴西和里约热内卢却陷入了重重危机中:政局动荡、经济萧条、预算削减、寨卡病毒、治安堪忧、部分场地水污染等等。


粗略统计,巴西奥运会面临的主要问题如下:




1申奥成功的金砖巴西  


2009年10月2日,巴西里约热内卢击败西班牙马德里,获得2016年第31届夏季奥运会的举办权,而在这之前,巴西已经拿下了2013年FIFA联合会杯、2014年世界杯主办权。


当时,巴西上至联邦政府,下至地方政府和企业、商人,都希望借主办几大赛事凸显巴西昌盛的国力和良好的发展势头,同时借“大赛经济”改善巴西国际品牌形象和基础设施。


虽然当时世界还笼罩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中,但在这之前,巴西经济已经历经几年高速增长,对巴西影响并不算大。而如今的情况却与当初的憧憬背道而驰,巴西经济迈入寒冬,而经济萧条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也消耗着巴西人民对于奥运会的热情。


从2009年时申办奥运成功的意气风发,到如今面对政局动荡、工程延期、财政紧张的举步维艰,巴西在这7年里经历了什么?


2无法逃脱的“资源魔咒”  


昔日金砖一夕衰退,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联储加息预期导致外资流出、雷亚尔贬值固然不容忽视,但透视巴西经济,“命门”之一依然是大宗商品。


作为自然资源极为丰富的“未来之国”,巴西自然资源丰富,尤其是铁矿石和石油。目前已探明的铁矿砂占世界总储量9.8%,居世界第五位,产量居世界第二位。而其石油储量在南美仅次于委内瑞拉,是重要的收入来源。全球第一大铁矿石生产和出口企业淡水河谷就位于巴西。淡水河谷铁矿石产量占巴西全国总产量的80%,被誉为巴西“皇冠上的宝石”和亚马逊地区的引擎。


自1500年葡萄牙航海家佩德罗·卡布拉尔抵达巴西起,甘蔗、黄金、咖啡、石油、铁矿石、大豆、牛肉等大宗商品都曾轮番驱动出口增长,这也造成了巴西的出口商品结构中,铁矿石(16.3%)、农产品(16.8%)和石油燃料(8%)占比最大,而这种出口结构很容易受到外部经济低迷引发的需求疲软以及价格下跌的影响,从而导致整体经济的不景气。


至今巴西经济也仍未走出“成也商品,败也商品”的怪圈。事实上,正是2000年后中国经济超高速发展等国际需求带来的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缔造了巴西长达10年的“黄金时代”,但随着2011年后中国经济逐步迈向“新常态”,商品熊市也随着国际需求放缓悄然降临。


巴西经济主要的支撑来自于基础矿产品、大宗农产品原料、禽畜肉产品以及少量原油的出口。随着全球经济进入调整期,特别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放缓,且美元回归强势,导致了国际大宗商品需求的下降和价格的大幅回落。虽然雷亚尔已经大幅贬值,但并不能弥补商品国际价格腰斩,以及需求连续低迷对巴西出口的影响。


中国对资源的需求一旦放缓,巴西产业结构的问题就立刻暴露了出来。


巴西内部供需结构的不合理长期存在,本身产业结构就有问题——大宗商品相对发达,但是制造业比较弱。巴西国内工业体系不完整,除了直升飞机、卫星等面向国际市场的产品可以出口外,其他产品基本都是面都向国内市场以及周边邻国的消费产品,包括汽车、家电等。巴西并没有完整的冶金、机械制造、化工、电子、信息行业等,大量的基础产品,包括很多轻、重工业产品严重依赖进口。


暴跌的大宗商品价格给了巴西经济致命一击。


3“未来之国”并未投资未来


大宗商品一枝独秀,制造业踟蹰不前,正是商品繁荣的幻梦消磨了诸多结构性投资、改革的动力。


至今,巴西的交通基础设施仍较为落后。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4年巴西全国范围硬化路面占比仅有13%,但约60%的货运和45%的客运都需要通过国家高速公路网络进行运输,直接导致塞车、拥堵时有发生,不仅拉低物流效率,商品的交货时间和交货质量也难以保障。


同时,作为 “未来之国”,巴西也并没有对真正的未来——年轻一代的教育付出足够的投入。根据OECD的数据,尽管2013年巴西教育投资占公共投资比例已经达到17.2%,但巴西为基础教育阶段学生每人每年的花费为3000美元,几乎只有经合组织国家平均水平的1/3。巴西的辍学率也非常高。2013年,在25岁至64岁的巴西人中,有54%没有完成高中教育,受高等教育的比例也仅有14%。


教育和科研的落后抑制了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相形之下,中产阶级的“收入膨胀”多少也掺杂了一些水分。2006年,巴西工人的平均收入大致与墨西哥相同,但是到了2012年二季度,巴西劳动力成本已经超出墨西哥80%。在2000年以来的大宗商品超级周期中,巴西政府获得的大量出口收入使其有能力进行转移性支出。本身的收入增长加上社会政策,使得巴西的中产阶级规模迅速扩大。遗憾的是,在当下的巴西经济基本面中,过去10年成长起来的中产阶级可能将面临代际传承的困境,甚至存在回归贫困的风险。




巴西的GDP似乎一直处于足球场上带球过人的状态,连自己都难预料下一步会走到哪里,经济增长极其不稳定。受金融危机影响,2009年GDP变为负增长(-0.24%),而次年经济则走出7.57%的高速增长,此后一路走低,直到2015年跌至令人咋舌的-3.8%。


美国、阿根廷和中国一直是巴西的三大贸易伙伴,而中国从2008年超越美国和阿根廷,成为巴西最大的国际贸易伙伴,占巴西贸易额的18%(2015年)左右,无论是农产品还是铁矿产品,向中国出口额都居第一位。因此,中国的需求也很大幅度上影响着巴西经济。






与巴西GDP对比分析看,2009年,在中国推出4万亿救市计划后,铁矿石价格上涨(最高至187美元/吨),巴西经济又飞一般地起来。但没过多久,就被2011年后的铁矿石和石油价格的“腰斩”(目前跌至52美元/吨)击落,中国需求开始萎缩,这也直接影响巴西经济一路下行。


产业结构单一的国家,依然逃脱不了“资源魔咒”。丰富的矿产资源,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候,为经济锦上添花;而经济萧条的时候,则雪上加霜,这正是巴西经济显而易见的脆弱之处。


4“万万税”与17次加息背后


对于外国投资者而言,除了拉美第一大经济体的地位,巴西最大的吸引力就在于2.01亿人口所构成的庞大市场和消费潜力。但如今,失去了这一最重要的吸引力,在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指数中全球排名仅为120位的巴西恐怕会赶跑许多的投资者。


号称“万万税”的税收制度和常常达到30%的借贷成本正是巴西经商环境的缩影。巴西历来是全球资金成本最高的国家之一,国内信贷资金匮乏且借贷成本极高,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年息高达30%十分普遍,个人信用卡消费贷款的年息更有高达250%。因此巴西经济还有个很有效的观察指标,就是外资进出巴西的平衡情况。不幸的是,美国和欧洲近几年对巴西的投资一直在减少,甚至不断撤出巴西市场,一直以稳健著称的汇丰银行今年宣布出售其所有在巴西和土耳其的资产,由此可见一斑。


当然,巴西政府也有自己的苦衷。税收复杂和利率高企,恰恰证明了巴西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捉襟见肘。巴西税率本来就已经不低,但由于财政赤字巨大,罗塞夫政府甚至还酝酿着提高税收。经济基本面不好和大宗商品的出口收入的急剧下降,卡住了财政的收入来源。最近几年巴西又计划用保护手段发展国内工业也加剧了财政支出。在目前的情况下,罗塞夫提高税收的努力无异是杀鸡取卵,因此财政政策已经没有空间。


同样迈入死胡同的还有货币政策。巴西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实施的货币政策就是盯住通货膨胀。所以在当下通胀高企的情况下,提高利率的目标其实就是降低通胀。


尽管与通货膨胀严重的拉美国家相比,巴西的情况要好些,但它的压力也不小。2013年通胀率为6.2%,高出其目标值4.5%,而在2015年更是飙升到10%。尽管巴西从1996年实行通货膨胀目标制,但巴西经济应对内外冲击的脆弱性和较高的负债,使得货币政策变得复杂化。在大宗商品出口收入骤减,美联储加息预期强烈的国际环境中,大量外资出逃导致的雷亚尔贬值,反而加剧了输入性通胀的压力。高利率非但没能降低通胀,反而增加了企业和消费者的借贷成本。


经济下滑也催生了国内诸多问题,失业率在今年5月已爬升到11.2%,通胀率也到了9%左右。




为了抗击高通胀,2013年3月至2014年4月,巴西政府连续9次加息,银行基准利率达到了11%,而从2014年10月至2015年6月,又连续8次加息至如今的14.25%,创下2006年以来的最高点。两年加息17次,更是罕见。




虽然加息能提高贷款成本,减少流动性以压低物价,但也抑制了消费和投资,投资的减少又会减少就业机会,带来一系列负面影响。也正是从2014年开始,巴西失业率开始直线上升,至今已经上升到11.2%。




5高负债与贫富差距扩大化  


巴西在1990年实现了市场化,但并不彻底。与委内瑞拉相似的是,巴西将两大资源出口公司巴西淡水河谷公司(Vale)和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划归国有,上市后政府也占有大多数股权。这种未竟的私有化,导致了巴西企业寡头丛生,也让巴西经济没有足够的能力参与21世纪全球的竞争,而国企又是腐败的高发地。


巴西政府将这两大公司当成了摇钱树,将其利润分配给了社保、教育或医疗等政府支出。有媒体指出,巴西政府开支占GDP的比例,从2000年已经十分臃肿的18.6%,扩大到了2014年的20.2%,相比之下,2014年墨西哥才达到12.2%。


巴西增长的巨额政府开支,大部分都花到了社会福利项目和公共养老金上。巴西政府支付的养老金更是离谱地相当于GDP的12%,要知道比巴西有钱得多、人口也老得多的日本,比例都没这么高,可能只有经济跌入谷底的希腊,比例会在巴西之上。


前总统卢拉在任时推行了社会福利项目“家庭津贴”,超过5000万人受益。但是该计划推行12年,只有12%的受益者能够跨入中产阶级,收入不均和地区发展不平衡致使巴西贫富差距严重分化,城市中的贫民窟到处可见。



巴西城市贫民窟


2011年罗塞夫上台后,非但没有采取措施限制,反而变本加厉,扩大社会福利项目的支出,比如提高退休金标准。卢拉任内每年创造146万个工作岗位,但大多数都是不稳定、收入微薄和非熟练的岗位,轮到罗塞夫上台,这个数字还降到了82.9万(其中2014年才15.2万)。一系列失败的恶果就是,巴西政府赤字从2010年的2%,飙升至2015年的10%。


在巴西收支失衡、贸易赤字的同时,巴西的负债开始增加。受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巴西负债市值的增长高于资产市值,其金融部门的权益规模下降。截至2014年,巴西外债总额约5568亿美元。



从上图中看出,巴西的外债较大,且大于外汇储备,一旦发生金融危机,其外汇储备很可能在短期内消耗掉(从2013年已开始下降),导致原本就脆弱的债务体系直接步入更危险的状态,成为引爆经济危机的推动力量。


与此同时,巴西的家庭负债也处于历史高位。截至2013年6月,巴西家庭债务已高达44.8%,而在2005年6月,这个数字还仅仅是20%。超过60%的家庭从2013年开始就背上了某种债务,包括信用卡、支票、个人贷款和医疗保险等。而其中又有21%的家庭没有偿清他们的债务,声称完全没能力偿付的家庭占到了7.2%。



6月27日,里约警察集会大喊要求改善劳动条件


高负债,加上物价暴涨,导致巴西家庭整体消费下降,而消费的下降又导致企业更加不敢投资,经济陷入恶性循环中。


6奥运会能拯救巴西经济吗?  


短期来看,里约奥运会无疑会给巴西经济带来一段时间的上升势头,但这只是“昙花一现”,并不能解决巴西面临的根本性困局。


奥运会对东道主经济并不是完全有利可图的,实际成本超出预算20倍的加拿大蒙特利尔奥运会,是体育赛事运营史上最失败的案例之一,但这并不妨碍世人将奥运会视为东道主实现经济增长的“助推器”。



6月17日,赶工中的里约奥林匹克公园 


以2012年伦敦奥运会为例,这场花费93亿英镑的奥运盛会赛后一年通过由其带来的贸易和投资收回了成本。据英国政府估算,到2020年,伦敦奥运会将为英国带来280亿至410亿英镑的总增加值。


就里约奥运会而言,预计将有50万名游客和1万名运动员前往里约,能带来不错的旅游和经济收入。此外,因奥运会而得到改善的里约交通体系,也将成为重要的“奥运遗产”。从2009年申奥成功到2016年举办奥运,仅仅7年时间,里约可以使用高质量公共交通的人数比例从16%上升到63%。



6月17日,等待修建的轻轨路线 


根据里约市政府公布的数据,本届奥运会预算387亿雷亚尔(目前约合680亿元人民币),只有74亿雷亚尔(约合130亿人民币)是用于奥运会和残奥会运行的,其余资金都是用来建设奥运会所需的各项基础设施,以及改进巴西的交通、环境等永久性基础设施。


短期看里约的旅馆业、旅游业、体育、商业和服务业是从奥运会受益最多的行业,但这并不能为其支柱性产业带来多少收益,对整个巴西的经济影响只是“一笔带过”,况且受寨卡病毒和治安环境的影响,游客数量可能比预计的要少得多。



5月3日,巴西贫民窟Tiki旅馆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就在刚结束不久的“百年美洲杯”期间,焦头烂额的巴西人居然又将2019年美洲杯足球赛的主办权抢了回来,真可谓伤疤未好疼已忘,只能且痛且珍惜了。




荐号



海外掘金

ID:gold1849

人类第二次淘金运动已经开始

海外资产配置第一门户

长按并识别上方二维码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智谷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