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优步中国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年轻人们……


文| 咚青


国内近些年科技圈的并购或倒闭案例不少,局内、局外人大都随遇而安。但一些知名外企总能造出一些声势来,甚至生产出非常具有传播力的口号:

 

2012年,谷歌收购摩托罗拉后全球裁员,中国区摩托员工抗议,喊出“用我专利,杀我兄弟”这个诉求明确、郎朗上口又杀气腾腾的口号;


2014年,微软收购诺基亚手机部门后裁员,诺基亚员工打听到补偿是N+2,和自己猜测的数额落差巨大后,愤怒集结,大喊“N+6”,掷地有声;


2016年,滴滴并购优步中国,优步上下连夜制出几张PPT,“生而骄傲”刷爆朋友圈,富有情怀和激情地呐喊:不要把世界让给自己看不起的人。

 


优步中国在与滴滴合并后发出的图片


严格来说三个案例的情况很不同:从旁人的角度,虽然觉得优步中国姿态摆得有点高,但“不要把世界让给自己看不起的人”应该还是优步那些年轻人比较真实的想法,各种情绪几乎都基于曾经热爱和奋斗事业的崩塌;而摩托和诺基亚的员工们抗议点都是挂着情怀和热爱的幌子,精确计算着自己的利益。

 

但三个案例还是有一些共性:作为被并购方,他们都表现出某种对收购方的鄙视,就像高喊“生而骄傲”的那些优步中国的年轻人,要在精神上确认自己是战胜方。

 

作为完整跟踪过三次并购,并且采访过一些当事人的笔者曾困惑地思考过这个问题:他们被自己的公司卖掉和抛弃了,但充满感激;有公司要接收和补偿他们,他们充满敌意——为什么?

 

当摩托罗拉的员工们建群,要保卫“家园”的时候,我清楚记得一个员工在园区外,抽着烟,阴沉地和我说:“都说摩托像国企?你以为是福利?说的是组织文化官僚,臃肿。”

 

诺基亚前CEO史蒂芬·埃洛普在到了诺基亚后,发现这个组织的弊病太多,比如创新实验室多产生创意,而不对结果负责;开会的时候大家看似各抒己见,貌似民主,但也没人对结果负责,那谁对结果负责呢?产品经理。


诺基亚的供应体系和市场体系当时实在太强了,所以那些产品经理考虑只是如何把既有的产品卖出,而不是试图为用户提供一个新的但可能给自己带来风险的创新产品。

 


诺基亚中国员工抗议裁员


一位早已离开诺基亚的员工告诉我们,诺基亚当时就是太强了,所以很多员工的日子过得实在太舒服,没危机感,甚至有些人就是混日子。

 

所以埃洛普要在诺基亚内部实施改革,改变北欧公司那种高度宽松、民主但低效、容易导致扯皮的组织文化和工作方式。而很多诺基亚的员工视为他叛徒,认为他是微软派到诺基亚的卧底。


埃洛普的改革固然被证明失败了,但很难说,部分员工到底怀念的是诺基亚,还是那份体面轻松的工作,在责骂埃洛普、怀念诺基亚高昂的离职补偿金时,恐怕很少考虑自己也是帝国崩塌的基因之一。

 

再如优步中国。从他们表现出来的言论来看,也是颇为“利己主义”的。这些口号传达出——颇有种几百人对抗数千人,只是在要赢的时候被坏人和小人给暗算了的不甘心。但要知道,滴滴的员工也同样的拼搏着和热爱着,优步与滴滴有着巨大的市场份额差距,也别忘了那巨量的烧钱陷阱。

 



这些声音背后呈现出来的态度,是对自己的迷信和对现实的拒绝。他们其中的一些人看不起中国公司,认为“去了就要求马上干活,而无视外企员工的学习能力和潜力是非常low的行为”。但现实是许多中国公司的员工们从来不缺学习能力和吃苦的精神。

 

人很复杂,我们很难用一个原因就解释具体的现象,但在这个时代需要重新审视的是,所谓外企曾经引以为傲的文化,在这个时代到底是优秀的样板,还是鸡汤?


编辑:邱月烨

新媒体编辑:杨松

联系作者:luodong@21jingji.com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8月新刊↓↓↓


新媒体传播合作

华南:020-83000476

华东:021-64265583

华北:010-59540804

↓↓↓订阅杂志,请猛戳

阅读原文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