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能源经济与财务分析研究所

 

在过去几年里,印度的能源政策发生了根本转变,自从莫迪政府2014年上台执政后这一转变愈发明显。

 

政府目前的倡议中包括一个庞大的可再生发电扩建项目,旨在2022年前增加175吉瓦(GW)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其中100吉瓦来自太阳能发电。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在早期阶段已展示极大潜力:2015年3月至2016年3月这一年期间,印度的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就翻番至7吉瓦,而且太阳能电价自2010年以来下降幅度超过65%。

 

印度电力部门转型的其他关键环节包括:在2022年前增加国内煤炭产量至15亿吨/年——这一改变意味着将完全摆脱动力煤进口——该倡议还旨在通过提高效率和电网改造以及提高现有电厂利用效率并关停老旧低效电厂来满足需求增长。

 

2016年6月记录了整个电力行业转型的重要时刻:据报道,印度电力部曾提出放弃在恰蒂斯加尔邦(Chhattisgarh),卡纳塔克邦(Karnataka),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以及奥里萨邦(Odisha)的四个超大型燃煤电厂(UMPP)计划。

 

自从2005/06年超大型燃煤电厂项目发展政策首次提出后,这是政府第一次取消该计划,这一决定表明政府明确承认大型煤电厂发展存在诸多困难。

 

取消这些超大型燃煤电厂项目同时也反映出政府旨在通过提高印度国内煤炭开采能力和停止对动力煤的进口以保证长期能源安全的决心,这一政策转向的信号清晰无疑。

 

然而,尽管最近印度的能源政策出现了如此重大的变化,政府已经对位于奥里萨邦的Bhedabahal和泰米尔纳德邦的Cheyyur的两个超大型燃煤电厂项目进行了招标。在2014/15年,私营投资者从这两个项目中抽身,部分原因是怀疑这两个项目的设计-建设-融资-运营-转让(DBFOT)模式将对招标设限。另外,招标准则给投资者造成的主要担心是开发商将上升的燃料成本传递到电费上,无疑给投资者带来燃料价格和汇率风险方面的顾虑。

 

从项目性质上来看,超大型燃煤电厂项目无疑会因为审批和建设的复杂性而导致延期。而延期带来的一个明显的影响是工厂建设成本的上升。其结果之一是资本成本攀升,这使得此类项目的可行性降低,并且增加了项目成为搁浅资产的风险。


在印度,超大型燃煤电厂项目的可行性的其他障碍还包括:过去四年里,煤炭税三次翻番,而且印度的电力部门过度杠杆化,再加上印度银行业面临巨大的压力,使得超大型燃煤电厂项目很难进行债务融资。

 

尽管最近对超大型燃煤电厂项目准则的修订为私营竞标者扫清了一些募集资金的路障,一些重要的问题仍然存在。项目的土地收购法律法规模糊不清,诉讼的纠纷很可能造成项目再次延期,而且超大型燃煤电厂的电价有可能推动电力价格上涨。另外,泰米尔纳德邦(Tamil Nadu)电力供应的显著改善减少了对诸如Cheyyur超大型燃煤电厂项目的需求。

 

能源经济与财务分析研究所(IEEFA)的研究表明,通过改善泰米尔纳德邦发配电公司的财务状况,关注消除技术和商业层面的综合性损失而不是一味地扩大发电产能,可以更好地服务消费者。Cheyyur超大型燃煤电厂等项目的另一个核心问题是依赖过时的超临界技术。

 

一方面研究显示了煤电扩能的轻率,另一方面印度太阳能扩产已带来可观的电价回落。太阳能发电所需的电价近期已从12.5卢比/千瓦时(19.0美分)回落至4.4卢比/千瓦时(6.5美分),下降幅度多达65%。其他国家的太阳能发电的成本也在下降,如迪拜,墨西哥和秘鲁。

 

能源经济与财务分析研究所指出,太阳能发电最大的优势是其通货紧缩的本质。因为太阳能发电站的运营成本非常小(阳光是免费的),项目生命周期的总体成本整体是不变的。相比之下,基于化石燃料的电厂需常年支付容易发生通货膨胀而每年都可能上涨的燃料成本。

 

今天,印度的某些燃煤电厂的电价比太阳能发电电价还要贵。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度越来越多的燃煤电厂将比太阳能电厂运营成本更高。

 

基于对所有这些问题的考虑,能源经济与财务分析研究所建议印度认真重新考虑超大型燃煤电厂项目计划。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南方能源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