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于一个特定时代下的理论做新时代的解析是完全可以,只是直接用“大忽悠”来形容很不厚道,颇有“标题党”的味道,只是不知道是作者本人还是小编的手笔了。既然是老广告人,显然是“定位”理论的执行者和既得利益者,现在新时代,你要与时俱进指出旧理论的局限性和不合适无可厚非,但查看更多